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军事趣闻

日俄战争迫在眉睫,日本海军战略如何考量?东乡平八郎这样想的


  日俄战争的爆发已是迫在眉睫,海上作战计划就必须确定下来。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围绕对俄作战问题,军令部总长伊东子爵在12月15日向东乡中将提出了一些他自己的看法。

  根据《日本战史极密版》,军令部的总体想法是:先努力确定俄军的动向,然后先发制人进行遏制,其主要目的是重创敌军舰队,进而让己方在最初阶段就获得优势。在确立了“主动出击”的指导思想后,他们又进行了如下分析,以供东乡中将参考之用:“俄国将把舰队主力集结在旅顺,并把我国海军吸引至此,他们不仅会选择一个有利的地点开战,还会让我方舰队疲于奔命。”

  这一点似乎意味着,虽然日方想速战速决,但他们也看到了行动方案的固有弊端,那就是它一方面会消耗日本海军的进攻能力,同时还会把战场的选择权交给俄国人,并让战斗在敌人控制最严密的地方打响。另外,考虑到煤炭和补给品短缺的状况,俄军也不会把出击目标选为朝鲜南部的遥远海域。

  海军军令部的第二个假设,是由于俄军已在海参崴部署了4艘巡洋舰和6艘鱼雷艇,他们可能会以此为基地,让这些舰船单独行动,骚扰小樽和函馆(Hakodate,位于津轻海峡沿岸),并迫使日军舰队分散兵力。

  最后,海军军令部还认为,“如果机会允许,俄军会让旅顺和海参崴的舰队会合,以迎击我国海军。”而把这一点同第一条假设放在一起分析,似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旅顺舰队很可能会在黄海采取避战态势,并希望在两支舰队会合后再展开决战。至少,这也是东乡本人当时的解读。

  在回复中,东乡将军显然认可了军令部局势分析中的一部分:即俄军会主动出击,吸引他的舰队离开朝鲜海峡,并使得日军暴露出通往釜山的航道;同时,在两支舰队会合前,他们还会避免决战。在无法决战的状态下,日军将不能控制黄海,陆军的运输也将出现危险。对于上述情况,军令部似乎认为,只有通过发动传统的海上进攻来摧毁敌军舰队,才能让日军对海域的控制程度达到其期望的水平。

  


  但东乡中将的看法不尽相同。关于前两个议题,即旅顺和海参崴舰队可能的行动,他认为,军令部的观点“非常接近事实”。但关于两者会合的问题,他回答说:“这是我希望的,因为这会尽早决定制海权的归属。”随后,他开始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其中的内容可以表明,他脑海中始终把这场战争看成是一场联合作战,没有孤立地看待海军问题。根据分析可以看出,他的观点来自这种理论:如果地理环境有利,为保障部队安全航渡,通过常规决战谋求绝对制海权的做法是毫无必要的。这种理论对当前作战也完全适用,当下日军只需要保持必要的局部制海权即可,而这一点仅凭防御就能够实现——因为此时,敌人并不具备彻底击败防御舰队的优势,也很难把后者赶出其主动占据的关键区域。

  在回复中,东乡首先提到的是海参崴舰队。他解释说,除了派遣横须贺的驱逐舰队守卫津轻海峡之外,他不打算采取任何措施来应对俄军的威胁。他这样写道:“我们最好对敌人在小樽的行动置之不理。”

  然而,如果局势需要,东乡仍会积极地抵御海参崴舰队的袭扰,此时,他会向北方派出一支舰队,并像我们后来看到的那样,为朝鲜海峡的陆军调动提供掩护。它将包括一些老旧舰船,由片冈将军(Kataoka)指挥,并由从中国缴获的二等战列舰“镇远”号、三等战列舰“扶桑”号(Fuso)、3艘二等巡洋舰以及竹敷港的对马水雷艇队组成。

  至于俄军的旅顺舰队,东乡认为它们目前不会主动求战。根据这一假设,日本陆军可以在决定制海权的决战打响前便开始调动,不仅如此,他还相信,日方可以通过某些防范措施赢得充分优势,以保护陆军抵达目标区域。

  为夺取局部海域的控制权,东乡认为,有必要采取如下行动:首先,他们应当在济物浦正南方的牙山湾(Asan Bay)建立先遣基地,同时在西北方向70英里外、巡威岛(Suni-do)附近的荒串池(Rooper Harbour)建立驱逐舰基地,并铺设连接舰队基地的通信电缆。利用这些前沿阵地,舰队将对旅顺外海展开不定期的武装侦察,并以此吸引敌人。如果对方仍然选择避战,那么,日本就可以直接向朝鲜派出陆军。

  与此同时,东乡还计划派出巡洋舰和驱逐舰巡逻成山角海域,另外,在八口浦至济物浦主航道正南方的大共拱岛(Baker Island)之间,他也计划设立一道类似的巡逻线,以进一步保障陆军运输的安全。为减少掩护行动的破绽,东乡中将还计划把前面提到的特别舰队部署到对马岛上的竹敷港,以便对付俄军的海参崴分舰队。

  事实将证明,东乡的掩护措施可谓非常有力,尤其是两个前哨基地的设置,几乎杜绝了敌方发动奇袭的可能性;另外,如果敌人的旅顺舰队试图接近登陆地点,就一定会遭遇日军的2支驱逐舰队,并在撤离时遭到日方的追击。换言之,如果他们要截击日军的运输船,就必须先击败日军舰队。

  另外,这项计划的好处远不止于此:它不仅能令陆军尽快投入战斗,后者还充当了海军的诱饵,如果敌人被吸引,那敌人就将在不利的环境下与日军交战——其战场不仅远离俄军的基地,而且舰队的活动也会严重受限。这时俄军将陷入一个困境:他们要么只能坐视济物浦和汉城落入日军手中,要么将在日本控制最严密的海域迎战东乡舰队。虽然实际情况还无从知晓,但也许正是这一点,成了俄方没有阻止日军登陆的原因。

  当然,东乡将军也在回复中谨慎地指出,这种部署也存在弱点,因为它会导致兵力显著分散。他相信,旅顺舰队迟早会出动,所以必须未雨绸缪,保证己方舰队能迅速集结在一起。然而,这并不是他唯一希望采取的防范措施,为保证区域制海权万无一失,他希望在部队完成调动之前,尽可能剥夺敌军出海的能力。为此,他将毫不妥协地指挥舰队以发动一次果断的攻击。

  虽然东乡做好了舰队决战的打算,并采取了种种准备措施,但他还是不希望它变成现实。如果敌军不太可能主动出击,那么,最好的做法是让他们继续待在港内,这样一来,就可以确保舰队的防御行动能顺利掩护陆军的运输——正是这种考虑,引出了后来东乡对旅顺的大胆突袭。

  虽然东乡的根本想法是让舰队保持守势,但他同样希望保持高度积极的姿态。我们认为,这种做法可以算作为阻止敌军进攻而发动的小规模攻击。尽管得到了明确的指令,除非两国宣战,不能开展任何军事行动。但东乡还是积极敦促将他的驱逐舰派往八口浦,并确定敌人的部署,一旦政府正式宣战,他就可以攻击任何位于旅顺港外或大连的俄舰。

  作为突袭行动的补充,东乡还建议,可以考虑让麾下的工作母船装满水泥和石块,自沉在旅顺港狭窄的入口处。最后,他还简明扼要地提到,如果上级愿意把赌注押在一场大规模的舰队决战上,那他们可以直接沿用自己在1900年提出的作战构想。虽然具体内容我们无从得知,但很明显,东乡并不愿看到这种情况。

  


  东乡将军对其职责的看法表明,他对局势的把握自信而全面,这也暗中契合了日本海军的传统。诚然,从长期以来的实践来看,如果承担主攻任务的是陆军,那舰队理论上的主要职责就是防御,然而,在具体部署中,如果不摧毁敌方舰队,我方海军将未必能够顺利完成使命——在对手表现活跃、行动大胆的情况下更是如此;另外,即便敌人的表现相对消极,或是受制于地理因素而无法干扰陆军的行动,此时绝不会消极避战,相反,我们一定会发起精心筹备的攻势,以求取得决定性胜利。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这样的胜利是不可或缺的,但在战争初期并不属于当务之急。这一点同样适用于日本,对他们来说,当时最重要的是陆军能旗开得胜,而不是在海上发动攻击。

  在东乡将军提出作战计划后的大约一到两天,日本方面再次试图购买“凯旋”号和“敏捷”号,但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们最终购买的是阿根廷的2艘巡洋舰。

  同一天,也就是12月23日,他们也对俄国的照会做了言辞坚决的答复,备战工作立刻随之开始。正如我们所见,由于俄国的远东总督仍然坚持立场,战争已注定无法避免。于是,东乡将军开始命令舰船装载威尔士煤,这也是海军准备行动的一个重要信号,同时,海军大臣的私人秘书也抵达了,并向将军秘密透露了谈判的情况和紧张的局势。

  在这个高度紧张的时期,军令部一直在反复斟酌作战计划,并把大量精力投入到了完善东乡将军的方案上。虽然其内容刻意迎合了陆军需求,使得这样的作战计划很不受欢迎,但从这时开始,它还是成了日本海军的指导纲领,同时,它也和库罗帕特金将军提出的、双方舰队为争夺制海权而打响序战的猜想不谋而合。另外,东乡将军提出的两个设想,即在宣战前发动鱼雷攻击,随后对港口实施封锁——也在原则上被接受,日本海军已做好了执行这些任务的准备。

  本文摘自《日俄海战1904—1905》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