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从《红楼梦》里的“金镶玉”,看古代贵族的奢华配饰,大开眼界了

  


  在《洛神赋》里屈原这样描述洛神的装扮:“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在《孔雀东南飞》中也有对刘兰芝的描述:“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珰”。

  由此可见,我国人民自古以来对美的渴求和对精致生活的追求,但配饰的意义又不仅仅在此,它同时也是拥有者身份、财富、审美、格调、修养以及荣耀的象征。

  尤其满族作为少数民族,男女老幼不分尊卑均有佩饰之好。一些配饰或代表神灵之庇,或象征神勇果敢,或反映智慧灵巧,或有计岁祈福等功能;但也有一些佩饰是单纯为了装饰,使着装更加艳丽、奢华,体现人物高贵的地位和脱俗的气质,而有些则成为权力、身份、地位、财富的象征。

  清代承袭了满族的佩饰传统,因此在《红楼梦》中提到的佩饰的种类多达十余种,充分体现了清代贵族佩带饰物的审美习俗,且作者对每一种配饰都有非常详尽的表述,“金镶玉”即为其中一种。

  民间也常用“有眼不识金镶玉”来比喻见识浅陋,缺乏识别事物的能力。那么什么是完美的“金玉之合”?什么是真正的“金镶玉”呢?

  


  在《红楼梦》中第三回中贾宝玉首次出场的装扮:“束发嵌宝紫金冠,额上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第八回中又写宝玉来到梨香院看望薛宝钗时,宝钗初见宝玉时宝玉的装扮:“头上戴着累丝嵌宝紫金冠,额上勒着二龙捧珠抹额,身上穿着秋香色立蟒白狐腋箭袖,系着五色蝴蝶鸾绦,项上挂着长命锁、记名符,另外有那一块落草时衔下来的‘宝玉’。金玉良缘的故事由此正式拉开序幕。

  《红楼梦》中贾宝玉佩带的“通灵宝玉 ”,大如雀卵,灿如明霞,莹润如酥,正面刻着“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背面刻有“一除邪祟,二疗实疾,三知祸福”。“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由此可见宝玉的“通灵宝玉 ”是由五色丝绦通过“上头有现成的穿眼”(袭人语)系在一个专门的圆形金项圈下戴在脖颈上的。

  《红楼梦》第三回王熙凤出场: “凤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 ,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一个朝阳五凤挂珠钗,把王熙凤的奢华艳丽衬托的淋漓尽致。尽管荣国府大管家的首饰琳琅满目,但只有这支凤钗,最能代表王熙凤的风采。

  此处“嵌宝紫金冠”,“二龙抢珠金抹额”、“金丝八宝攒珠髻”、“朝阳五凤挂珠钗”均体现了清朝累丝镶嵌和“金镶玉”的工艺水平。

  体现《红楼梦》配饰审美和象征意义的其他如贾元春。元春出场不多,省亲之时佩戴“金烧蓝镶宝凤钗”。这只凤钗精美绝伦,充分体现了皇家气象,据说凤尾高耸,是《红楼梦》中最大的一只凤钗,与贾元春皇妃的身份正好相符。

  


  清代的累丝镶嵌,与明代不同,它不仅有宝石镶嵌,也增加了点翠、烧蓝等工艺,令黄金的色泽看上去更加明艳。到了清康熙年间,宫廷养心殿成立了为清宫内务府所属、专门负责制造皇家御用品的造办处,“造办处”属有“银作”,内分“化银”、“炼金”、“累丝”、“錾花”等十个门类,专制金银首饰、器皿等。

  “造办处”集中了全国技艺卓绝的工匠,加上各地官府进贡上来的金属珍品,承接了明朝优秀技艺的“金镶玉”花丝镶嵌工艺进一步得到繁荣发展,其中“金镶玉”和“累丝”"工艺更是达到登峰造极的顶峰。

  累丝工艺是金银器手工制作能达到的精细之最,其奇巧、规整、和富丽丰饶的色泽体现出艺术珍品的精致而华美。其中立体累丝的制作最难,须事先经“堆灰”的手续。

  所谓“堆灰”,即把炭研成细末,用白芨草泡制的粘液调和作为塑料,塑成人物或走兽等所要制作的物象,然后再在上面进行累丝,用焊药焊连,之后置于火中把里面的炭模烧毁,即成立体中空剔透玲珑的精美艺术品。

  87版《红楼梦》中,薛姨妈戴了孔雀开屏式的烧蓝簪,零星点缀几个造型不一的烧蓝小花,鬓边还压着紫花。这里的“金镶玉”工艺就经过了“点翠、烧蓝”等复杂工艺,恰到好处地配饰将一个富贵典雅的中年贵妇形象跃然纸上。

  


  在《红楼梦》“攒珠累丝金凤”事件中,作为贾府二小姐的贾迎春,因为性格懦弱,她的首饰“攒珠累丝金凤”竟然被下人拿去赌钱,当探春和诸姐妹丫头们都想要为她讨回公道,只她却一味想着息事宁人不去追究,胆小怕事的怯弱个性。最终唯命是从地被贾赦嫁给一个“中山狼”,殒命恶人之手。

  还有87版宝钗出场的配饰,是“鸡心元宝坠银凤钗”,右鬓是“烧蓝镶宝的偏凤簪,”正中是朵烧蓝小花,戴着“赤金镶红宝的坠子”。一点油金簪固定发髻,旁边插着烧蓝凤凰金步摇,发髻中间烧蓝折枝金花,旁边是水蓝色花的,珍珠碧玉的耳环,充分说明宝钗其人的个性特点,走圆润对称风格和温柔活泼形象。

  “烧蓝镶宝的偏凤簪,”正中是朵烧蓝小花,戴着“赤金镶红宝的坠子”无不体现出“金镶玉”的制作工艺。

  我国把“金镶玉”的琢玉工艺上学名称作为“金银错嵌宝石玉器”,它的历史悠久,据说与和氏璧颇有渊源。相传王莽篡位后胁迫皇太后交出那块战国时期用和氏璧做成的传国玉玺,皇太后一怒之下将玉玺摔在地上,崩掉一角。王莽只好命能工巧匠进行整修,用黄金镶上了缺角,从此该玉玺也就被称为了“金镶玉玺”。

  锤音千万响,花丝分毫嵌。“金镶玉”中之花丝镶嵌工艺又称细金工艺,是“燕京八绝”之一。传统的花丝镶嵌工艺用金、银等为原料,用料珍奇、工艺繁杂,采用掐、填、攒、焊、堆、垒、织、编等8种工艺。

  这8种工艺在实际操作中细分起来每个都是千变万化,工匠们要倾注匠心,趁热打金,把手儿指粗的金银杵锤打成粗线,然后把这些粗的金银杵穿过孔填上直径不一的拉丝板,用力拉伸,借助金属的延展性,拉成比头发线还细的金银线,制成千姿百态的造型,并采用锉、锼、镂、闷、砍、崩、挤、石、戗、镶等技法,将金属片做成碗或爪型凹槽,镶嵌不同种类的宝石。

  


  累丝工艺包含掐、填、攒、焊、编织、堆垒等传统技法,镶嵌工艺则包含挫、锼、捶、闷、打、崩、挤、镶等技法,将金属片做成托和爪子型凹槽,再镶以珍珠、宝石。它看起来金碧辉煌,奢华绝伦,其中最贵重是金质累丝,即以纯金丝制造,其次是银质鎏金累丝,银累丝、铜鎏金累丝等,金属本是片状材质,将它们处理成花丝,再进行各项精巧的编织造型,且细节处理到极致,可见难度之大。

  据说乾隆皇帝尤其欣赏和钟爱这种金玉相嵌的工艺制品,他为了彰显皇家至尊的地位和风范,下令所有金镶玉制品为皇家所独有,由内务府造办处制造,民间一律不准私自制造、佩戴、使用。这样一来,金镶玉在民间几乎绝迹。

  到了清末内忧外患之际,该工艺也就渐渐失传。好在上世纪40年代,玉器界“四怪”之一的潘秉衡大师将此工艺恢复。后来该工艺被继承下来,工匠们以优秀品质的玉石为原材料,镶嵌入黄金,经过多道工艺精雕细琢,最终制成美轮美奂的金镶玉。花丝镶嵌制作技艺是中国宫廷工艺的代表,2008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黄金的价值不言而喻,其在贵金属中的至尊地位无可替代。而玉石也是被中国传统文化赋予了丰富内涵的一种宝石,它致密坚硬,莹润光洁,可说是生成于自然之间,集天地精华于一体,似乎通体散发着一份连通天地,感应万物的灵性。如此观念之下,金镶玉制品自然成了既纯洁高贵,又具有深厚人文内涵的珠宝之一。

  


  也因此累丝金工自古以来便不是价格亲民的物件,到了当代更是变成名副其实的奢侈品。而这份贵重,除去金银的本质价值,当中珍贵的,该是那巧夺天工的技术和师傅们点蜡驻坐,一丝不苟亲手雕琢的虔诚心意。

  白居易在《长恨歌》里写杨贵妃“宛转蛾眉马前死”时,“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这里的金雀,在西安出土文物资料里能够看到,就是黄金做的一只鸟雀,身子和翅膀上镶嵌有各种宝石或玉块,极其华丽。

  隔着遥远的岁月,仿佛那些佩戴着精美配饰的女子,在久远的时光深处微笑向暖,忽然,大幕落下,如梦幻泡影,天地间一片苍茫,而寂寂的原野的雪地上,赫然躺着一枚金钗,在零度以下的空气里,在苍白而绝望的阳光里,像凝固了的天地洪荒。

  他和她都走远了,但是曾经属于她们的配饰却依然还在,因为它们那么美,美到敌得过时间的审判,因为美而拥有永恒的生命,因此它们会一直在,及至后来,很久很久的后来,一个浅笑嫣然的女子,对着镜子,在浓密如云的黑发里,郑重地戴上它——价值连城的爱情信物,夜来幽梦,朝来微风,在那些美到极致的静谧里,带着某种神谕一般,有着佛前轮回的光芒。

  时光荏苒,那些佩戴着精致的“金镶玉”的皇亲贵胄们早已经烟消云散,而那些曾经被能工巧匠们细心打磨的配饰却还在尘世间光影流转,被珍藏着依旧珍贵阙如,金玉灼灼艳桃李,簪花结发如自生,然匆匆生不带来,空空殁不带去,生命来去如红尘枯骨,而它们仿佛自带光阴的故事,依然惊艳如昨。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