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赵子龙师”悍勇攻塔山,蒋军绝对异类,李天佑评价:极为少见

  1948年10月13日,惨烈的塔山阻击战已经进行到了第8天。阵地前尸横遍野,一片寂静,空气仿佛窒息了一般。有经验的老兵都知道,双方均在调整部署,调遣生力军,一场更加残酷的恶战即将到来。

  天亮了,铺天盖地的炮火又一次覆盖了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的阵地。炮击2个小时后停止,在硝烟弥漫的4纵阵地前出现了让战士们感到惊讶的场景——

  发动进攻的蒋军采取了罕见的营团规模集团冲锋,摆着密密麻麻的队形,潮水一般地涌了上来。军官冲在了最前头,后面跟着赤膊上阵的敢死队,他们头缠红布条,人手一挺轻机枪,迎着对面暴雨般的子弹呼啸而上,仿佛身体里还有另一个生命似的,对死亡毫不畏惧。

  


  表现塔山阻击战的油画

  这支部队是人称“赵子龙师”的独立95师,声称没有“赵子龙师”攻不下的阵地。该师之前在华北作战,这一次被装船海运到葫芦岛前线,在攻击塔山最关键的时刻被投入了战斗。负责督战的华北战区督战主任罗奇是该师的老师长,由他亲自建立督战队,对后退者杀无赦。同时拿出50万元金圆券,以图重赏之下有勇夫。

  “赵子龙师”的悍勇程度令人咋舌,让久经战阵的东野官兵开了眼界。

  独立95师以营为单位分成3个冲击波次,一波接一波发动进攻,目的是不给我军任何喘息的机会。负责正面防御的4纵10师28团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作战经验丰富的他们早已构筑好严密的梯次防御阵地,在600米宽的阵地上部署了8挺重机枪、11挺轻机枪、9门迫击炮、4具火箭筒和2门战防炮,最大限度强化一线火力。

  28团的机枪和手榴弹构成了密不透风的火力网,将冲到眼前的敌人像割稻草一样层层收割。身后的炮兵不断提供强有力的炮火支援,让兵力处于弱势的步兵有恃无恐。

  独立95师几次突破阵地,但随即又被28团夺回。激战三天之后,自称在华北没有丢过一挺机枪的独95师伤亡惨重,军官损失了七成以上,残余的士兵只够凑成三个营,全师兵员不足建制数三分之一。

  在整个塔山阻击战中,独95师给东野部队的压力是最大的。时任东野1纵司令员的李天佑对该师有很高评价,认为该师官兵的勇敢“极为少见”。

  


  塔山阻击战前,4纵组织战前动员

  在战斗意志普遍薄弱的蒋军中,为何会有如此凶悍的部队呢?说起来是源由的:这支部队的前身,来自于西北的马家军。

  1926年,马鸿逵归顺冯玉祥,加入革命军行列,率宁夏子弟兵一路攻入山东。

  马鸿逵的部队和马步芳一样,装备很一般,但白刃格斗能力极强,再加上是一伙嗜血如命的亡命之徒。这样的部队,谁碰上了都会胆怯。

  


  马鸿逵(1892—1970年),西北军阀“四马”之一,任宁夏主席长达十七年,集军政大权于一身,被人称为宁夏的“土皇帝”。

  中原大战战败之后,冯玉祥众叛亲离,其部下纷纷投蒋。马鸿逵被蒋氏任命为宁夏主席,其部队编为陆军第35师,驻守信阳,改番号为河南剿匪军第1纵队,从此脱离了宁马建制。

  1934年秋,河南剿匪军第1纵队和新编40旅合编为陆军第95师,全师辖2旅4团,唐俊德、李铁军和罗奇先后担任师长。

  罗奇在该师任此职长达6年,对该师的建设和作风影响极大。

  广西容县人罗奇,早年曾是法律专业大学生,大革命期间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由于对蒋氏忠心耿耿,加上文化底子深,罗奇受到蒋氏悉心栽培,1937被授予少将军衔,1948年晋升中将军衔,辽沈战役时任总统华北战地视察官,负责督战塔山之战。

  罗奇治军严厉、恩威并用,各级军官均为其一手提拔,因而成为95师说一不二的绝对权威,被戏称为“罗千岁”。

  抗战期间,95师隶属嫡系92军,后来改隶37军战斗序列,作为革命军正规部队,先后参与淞沪、徐州、武汉、长沙会战,在与日军的残酷搏杀中,部队得到极大锻炼。

  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95师283团一个连在横田镇一个树林里与日军荒木支队一个大队突然遭遇。双方均来不及开火,直接进入白刃战。经过一个小时的惨烈厮杀,日军被毙杀94人,而283团则阵亡60多人。

  


  长沙会战中的中国军队

  在抗日战争初期和中期,中国军队在白刃格斗中经常处于下风,在一对一的格斗中能取得伤亡小于对方的战绩,这是不容易的。

  此战轰动了整个第九战区。由于95师驻守当阳,而当阳又是当年赵子龙长坂坡单骑救主的地方,因此“赵子龙师”的名号从此叫响。

  到这个时候,该师早已完成大换血,马鸿逵时代的西北老人已然所剩无几,下层官兵多为湖南人,各级军官大多是黄埔生,已经完成了从杂牌军到半嫡系的转变,只是敢于硬打死拼的老传统没有丢。

  日本无条件投降后,台岛光复。中方需要派一支部队前往岛上驻防,这光荣的任务落到了95师的身上。该师跨海东征,在台岛接受日军投降。这是该师历史上最为荣光的一刻!

  纵观95师在抗战中的表现,该师的战斗力可圈可点,但为何没有跻身“五大主力”呢?

  除了血统出身不够高贵这一因素外,95师战术水平不高,恐怕也是主要原因。解放战争中,该师奉调华北作战,在和华北野战军的作战中从未吃过大亏,但一旦加入东北战场,面对战力强劲的东野部队时,其致命弱点就会彻底暴露出来。

  面对以重机枪为骨干火力的防御工事,步兵发起密集冲锋无异于自寻死路。这一点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就早已证明。独立95师在进攻塔山时采取的人海战术尽管气势逼人,但实战证明是愚蠢的。

  和华北野战军相比,东野部队的装备和训练水平要强很多。固守塔山的主力4纵是来自山东的老八路,经新开岭一战之后成为东野主力。全纵队装备1100多挺机枪,下属炮兵团拥有26门山炮,10门野炮,3门美式105mm榴弹炮和10门高射炮。配合4纵作战的11纵是新部队,装备不如4纵,但也拥有24门山炮。

  


  我军炮兵阵地

  这个火力强度,是要胜过非美式装备的独立95师不少的。

  此外,东野在塔山方向配属了强大炮兵,按照团、师、纵队三级配置,构成严密火力网,再加上步兵轻重武器,筑起一道严密的铜墙铁壁,可以最大限度杀伤敌军步兵。

  从军事常识上讲,攻击坚固设防阵地,进攻方至少需要3倍以上的兵力。但进攻塔山的蒋军总共11个师,相比防御塔山的东野8个师,兵力优势并不大。更何况,在4纵和11纵的身后,还有1纵作为总预备队,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至于所谓的海空火力优势,其实都是蒋军方面的夸大。投入塔山之战的飞机也就几十架,重庆号巡洋舰尽管主炮威力惊人,但炮弹总共也就几十发,不可能影响整个战局。

  


  东野部队在坦克掩护下发动进攻

  所以,对于兵力火力都不占优势的蒋军来说,打下塔山是根本不可能的。独立95师的表现不可谓不勇敢,但人海终究不敌火海,在付出巨大伤亡后彻底失去战斗力。

  撤回华北的独立95师残部在平津战役之前从海路撤至上海,编入75军,担任上海守备任务,不久又从上海撤退到宁波,最后退往台岛,逃脱了在大陆覆灭的命运。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