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希特勒因何极端仇视犹太人?600万无辜者化为累累白骨

  编者按: “命运带给他们的长期压迫使犹太人成为一个英勇的民族、一个精明的民族、一个成功的民族。”杰克·罗森在《犹太成功的秘密》书中如此评价。的确,长达 1800 多年的犹太散居史既是一部充满歧视与迫害的血泪斑斑的苦难史,也是犹太人为维护生存权、信仰权的可歌可泣的抗争史。而这中间,堪称“空前”的浩劫,来自一个名叫希特勒的德国人。他为什么如此仇视犹太人?必欲灭其族才甘心?又给犹太人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以下文字及图片均选摘自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犹太人3000年》“第五章 空前的民族浩劫”,为您详解其中奥秘。已获出版方授权,转载务请注明。

  

《犹太人3000年》 张倩红、张少华 著,全景式呈现犹太民族的荣辱与兴衰,北京大学出版社2020年7月出版德国所发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仅是一场针对欧洲大陆的侵略战争,也是纳粹分子处心积虑所发动的一场种族灭绝战争。这场以消灭犹太人为目标的种族战争与常规战争同步进行。“ 最后解决”“ 特别行动队”“ 集中营”等这些并不露骨的字眼之下掩藏的却是 600 万无辜犹太人的累累白骨,文明被拷问、理性被质疑,人们不得不反思: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如此巨大的人间悲剧?施虐者为何如此狂妄凶残?受虐者为何如同羔羊般任由宰割?旁观者又为何铁石般冷漠?


  希特勒的犹太观

  古往今来,犹太人受到迫害的事例比比皆是,但把反犹主义发挥到极致的乃属以希特勒为首的纳粹德国,在“ 种族优越论”“ 生存空间论”的喧嚣声中,无数冤魂飘荡在“ 卐”字旗之下。长期以来,希特勒的反犹动机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综合其所处的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可归纳为以下几点:

  第一,种族主义的世界观。20 世纪前后的现代反犹主义与历史上的宗教反犹主义、经济反犹主义相比,带有明显的种族主义色彩。种族主义与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有密切的联系,认为只有优等民族才能对历史发展做出积极贡献,劣等民族则是社会的寄生虫。为了让社会文明更快发展,需要逐步减少劣等民族的数量,清理他们对社会的危害。在种族主义的语境下,犹太民族被定义为“ 欧洲社会最大的毒瘤”。

  

19 世纪反犹漫画——“ 我们从所有人那里索取。”1879 年,一位名叫威廉·马尔的德国记者出版了《犹太教战胜德意志精神》的小册子,在书中,威廉·马尔将 anti(反对)和Semite(闪米特人)这两个词组合在一起,创造出“ 反犹主义”(anti-Semitism)一词。“ 反犹主义”带有强烈的种族主义色彩,这个专有名词的出现对犹太人来说则预示着更大的灾难即将来临。1899 年, 休斯顿·张伯伦出版的《19 世纪的基础》被称为是种族主义的代表作,该书声称雅利安人和犹太人的斗争将贯穿于整个人类历史。


  尽管种族主义在欧洲多国都有市场,但在德国最为嚣张。德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惨败为种族主义的发展提供了广泛的群众基础,同时,德国种族主义的发展对社会民众心理、舆论导向,特别是国家的政治走向产生了重大影响。历时四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最终让与世界为敌的德国以失败而收场,帝国的荣耀一夜间灰飞烟灭, 德国社会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与无序状态。是什么让最初的胜利转为最终的失败?是谁在前线士兵背后放黑枪?巨大的仇恨该往哪里宣泄?德国社会的出路在哪里?这一系列问题困扰着德国社会的各个阶层。

  德国一些狂热的政客、军人和民众认为,战败是因为犹太投机分子和在犹太人中占相当比例的社会左派人士从中捣鬼造成的,是他们在前线士兵“ 背后捅刀子”。有人指责是国际犹太社团发动了战争,并从中牟取暴利,从而达到犹太人控制世界的目的;也有人说德国左派人士是犹太人的代言人,魏玛共和国的宪法就是犹太人起草的。甚至在战争还未结束时,就有传言说要对贪生怕死、不积极参战的犹太人进行清算。在这样的背景下,犹太人成为替罪羊, 种族反犹主义最终扭曲了这个具有理性传统的文明国度,驱逐犹太人、杀死犹太人的口号不绝于耳。

  受社会环境的影响,希特勒年轻时就广泛地涉猎各种各样的种族主义理论,他在《我的奋斗》一书中指出:“ 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一切人类文化,一切艺术、科学和科技果实,几乎全是雅利安人的创造产物。”在书中,希特勒大骂犹太人是一个劣等民族,如同一种病毒,正在侵蚀着德国这个肌体。雅利安人是人类进化的顶点,是最先进的民族,雅利安人必将统治世界,雅利安人最大的敌人就是犹太人,为了保证这个民族的纯洁性,防止优良的血统被感染,必须要将犹太人从这个国家甚至是地球上清理干净。

  一直对犹太人怀有恶感的希特勒把犹太人当成了转移矛盾的靶子,把种族反犹主义上升为官方意识形态。在 1930 年 3 月举行的德国国会上,纳粹党议员就提出一项以禁止犹太人与雅利安人混居为目的的立法。纳粹党正是在“ 解决犹太人问题”、纯洁民族血统的宣传中夺得了政权并稳固了基础。

  

被神化的希特勒第二,把犹太人与共产主义运动联系起来,利用犹太问题的国际性来制造影响。在希特勒发迹的时代,“ 犹太—布尔什维克主义”恐惧症在欧洲有很大的市场。众所周知,20 世纪初期,许多犹太人热衷于社会主义革命。尤其在俄国,沙皇政府长期推行民族压迫政策,犹太人不能在政府机关工作,所允许从事的职业与享受高等教育的权利被严格限制,低下的地位使他们急于改变现状,也易于接受激进思想。他们许多人崇尚马克思主义,较早地走上了革命道路。


  希特勒大力渲染犹太—布尔什维克主义对世界的威胁,把马克思主义理论说成是犹太人企图破坏人类文明、征服整个世界的工具。

  自 20 年代以来,希特勒一直强调犹太人问题的国际性,并提出要用“ 国际性的措施”来解决“ 国际性的犹太人问题”,号召欧洲国家建立一个控制犹太力量的联合阵线。1920 年 8 月 13 日,在霍夫布劳斯的群众集会上,希特勒第一次公开攻击犹太人的“ 国际阴谋”,强调纳粹的反犹目标不只是为了德国的利益,而是为了全人类,这表明希特勒的反犹外交理念正在形成。1933 年,希特勒上台以后,随着反犹运动的步步升级,犹太人问题已由内政问题变为德国对外政策的中心问题之一。希特勒宣称,犹太人问题已经成为“ 划分朋友或敌人、潜在的同盟或对手的标准”,德国制定外交政策必须考虑这一“ 标尺”。在这一外交背景下,希特勒以“ 防止欧洲出现第二个犹太—布尔什维克主义基地”为理由,对西班牙内战进行武装干涉,帮助佛朗哥建立了法西斯政权,他还向欧洲卫星国施加压力,迫使他们在反犹问题上与德国采取一致行动。

  第三,把犹太人视为外来资本家的代称,掠夺犹太人的财产, 为发动战争做准备。希特勒对犹太人的迫害,还有不可忽视的经济目的,即通过排挤犹太人来迎合德国本土垄断资产阶级的愿望,以“ 雅利安化”为幌子,把犹太人的财产窃取到德国政府与德国资本家手中。

  在战前,大约有 50 万犹太人生活在德国,占德国总人口的 1%, 但他们的财产却远远超过了这个比例,约占国民收入的 1/16。对于急于重整军备、扩大经济后盾的希特勒来说,能使犹太人的财产直接服务于纳粹的战争经济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第四,希特勒的反犹还有着明显的个人因素。年轻时的希特勒曾流浪于维也纳街头,是一名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艺术青年,得不到社会的认可。相反,当他看到犹太富人招摇过市、得意忘形时,内心中难免充满了失落与愤怒,这些都让他对犹太人的憎恨之情逐渐升级。希特勒性格执拗、狂暴,他认为自己早年的落魄经历是所有德国人生活的缩影,上帝的宠儿雅利安人不能再忍受犹太人的压迫, 卑鄙狡诈的犹太人正在腐蚀这个国家和民族,只有消灭他们才能让这个社会干净、纯洁起来。

  

希特勒时代德国的反犹教育从儿童抓起,一本浓重反犹色彩的儿童插画书,将犹太人塑造成丑陋矮小、恋童贪财的丑陋形象

书中一则故事里,德国女孩在候诊,犹太医生探出身子,“ 他两只犯罪的眼睛在镜片后泛着光,肉质的嘴唇上露出一丝笑容”1933 年 1 月,希特勒当选总理后,对犹太人的迫害逐渐成为德国的国策。希特勒极力强调要把低劣的犹太人从优秀的雅利安民族中隔离出来,要隔离犹太人首先要剥夺他们的社会权利。4 月 7 日, 纳粹德国的第一个反犹立法——《恢复公职人员法》——颁布,它规定非雅利安人的文官必须辞职,名誉职位也要废除,根据这一法令不少人被解雇。在此后的一年中,纳粹德国采取多种措施,极力从新闻、文学、音乐、戏剧、广播、电影等多领域清除犹太人的影响。


  

柏林剧院广场的焚书现场1935 年,希特勒自恃在国内的统治地位已经巩固,于 9 月颁布了臭名昭著的反犹立法——《纽伦堡法案》,该法案剥夺了犹太人的公民权。希特勒还给“ 犹太人”这个概念重新下了定义,凡曾祖父母中有 3 人是犹太人的均为犹太人,并根据祖辈中犹太人的多少把他们分成几类, 如 3/4 犹太人、1/4 犹太人、1/2 犹太人等。


  受《纽伦堡法案》的影响,1938 年底,纳粹政府取消了犹太儿童享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后来又强令犹太人佩带黄色大卫星标记。从 1939 年 1 月 1 日起,犹太牙医、兽医、药剂师的执业许可证均被吊销。总之,纳粹上台以后,先后颁布了 400 余条针对犹太人的法律、法规,犹太人被剥夺了一切公民权利。至于这些反犹立法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希特勒曾有过这样的表述:

  不给他们活干,让他们滚回他们的隔都! 把他们关起来,让他们罪有应得地死掉! 让德意志人像看野兽那样看着他们去死!

  

佩戴大卫星标志的犹太人在德国这样一个自称具有上千年基督教文明与人道主义传统的国度里发生这样的倒退行为,必然会引起世界舆论的谴责。而希特勒又因为全世界的这种反应而恼羞成怒,更加认定这是犹太人的世界阴谋,对犹太人的迫害也步步升级。


  20 世纪 30 年代中期以来,德国就一直酝酿着对犹太人的驱逐政策,并美其名曰移民政策。1938 年,担任国家银行总裁的沙赫特曾提出了一项让犹太人有秩序地移居国外的计划,但德国必须要没收犹太人估价为 15 亿马克的资产。同年,在维也纳的欧根亲王大街20—22 号设立了“ 犹太移民总局”,由阿道夫·艾希曼任领导。他手下的工作人员都是干劲十足的“ 驱犹战略家”。同年年底,德国外交部向外交使团与领事馆发出了一份通知,宣布将“ 实现在德国领土上的全体犹太人的移民作为德国对犹政策的最终目标”。

  1938 年 10 月,大约有 1.7 万名犹太人被德国强行驱逐到波兰边境,由于波兰政府拒绝接受他们,大量的犹太人滞留在边境,最后经过德国不断斡旋,波兰才接受了这批犹太人。 赫舍尔·格林兹本的家庭成员就在这些人群中,赫舍尔·格林兹本当时身在巴黎,家人信中述说了他们在被驱逐过程中的恐怖经历,年轻气盛的赫舍尔·格林兹本十分气愤。他曾求助于德国驻巴黎使馆的工作人员帮助他的家人,但并没有得到回复。11 月 7 日,愤怒、绝望的赫舍尔·格林兹本决意报复,向大使秘书冯·腊特连开三枪,9 日冯·腊特不治身亡。

  纳粹当局以冯·腊特事件为理由,于 11 月 9 日晚在德国等地掀起了大规模的反犹活动,400 多个犹太会堂被烧毁,财物被抢劫, 上千家犹太商店被袭击,约有 100 名犹太人被杀,伤者不计其数,数千名犹太人被关进了集中营,当天犹太人的财产损失为 600 万马克左右。由于许多犹太人房屋上的玻璃被砸毁,这次暴行还得到了一个凄美的名字—“ 水晶之夜”。事后,德国却责令犹太人支付10 亿马克的赔偿金,仅此一项就相当于德国犹太人全部财产的 20%。此外,他们还要修复被暴徒毁坏的全部实物。“ 水晶之夜”事件导致德国遭到许多国家的抗议与谴责,美国甚至召回了大使。

  


  

被驱赶的犹太人

“ 水晶之夜”被打砸的犹太商店1939—1941 年,纳粹德国采取了以驱逐为主的反犹政策。随着纳粹战争机器的推动,这一政策的实施范围也由德国本土扩大到所有被占领国的土地上。据统计,从纳粹上台到战争爆发前,有20 多万名犹太人从德国本土迁走,有 8.2 万人从原奥地利领土上迁走。纳粹政府的目的是:犹太人要离开德国,但财产必须留下。当纳粹德国占领了波兰、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卢森堡之后, 极力在被占领国土上推行其反犹政策。


  随着战争的进行,德国迅速占领了大量的领土,扩张的步伐远远超过了驱逐的速度,广大的占领区内生活着数量庞大的犹太人群,为了真正一劳永逸地解决犹太人问题,对犹太人有组织的屠杀便开始了。

  1941 年 5 月,苏德战争爆发前,海德里希已从党卫队中抽调了大约 3000人,组成 4 个特别行动队,准备跟随前线部队去执行特殊任务,消灭“ 布尔什维克主义的后备军”——东方犹太人。6 月 23 日,即苏德战争爆发的第二天,特别行动队便倾巢出动,500 万俄国犹太人成了他们的猎物。而当时,犹太人根本没有意识到死神已经来临,对屠杀行动毫无准备。

  在周密系统的策划之下,集体屠杀便开始了:犹太人往往被召集在一起,然后用卡车或者马车运到事先选好的峡谷、沟渠边,在抢劫了他们的财物之后,男女老少被无情地杀害,屠杀的方法有活埋、烧死、枪杀等,许多万人坑是在多年以后才发现的。在短短的四个月中,约有 30 万犹太人被处死。到 1942 年初,特别行动队的“ 功绩”如下:A 队消灭了 24.9 万,B 队消灭了 4.5 万,C 队消灭了 9.5 万,D 队消灭了 9.2 万。

  耳闻目睹或者亲身所为的残酷行径使不少刽子手们被恐怖的噩梦搞得神志恍惚,甚至精神错乱。为了不使这些人精神陷于崩溃而丧失杀人的勇气,希姆莱不放过任何机会在思想上给他们打气:

  你们中间的多数人一定明白,100 具尸体、500 具尸体或者 1000 具尸体排列在一起,这意味着什么。坚持这样做的困难之处,除了人性的弱点以外,就是如何能够长期坚持下去。这是我们前人的历史上未曾有过的也难以描述的光辉的一页。

  由于对苏战争受挫,德国意识到战争必须延长,这就需要庞大的武器储备与战争经济,希特勒命令一切服务于战争。于是,纳粹德国改变了立即杀死犹太人的做法,而是在集体屠杀之前,让他们从事各种劳动,以弥补德国劳动力的不足。1942 年 1 月 20 日,纳粹当局主持召开了“ 万湖会议”。会议指出:

  在最后解决的过程中,犹太人要有组织地到东欧参加适当的劳动。把他们按性别分开,有劳动能力的人被领到需要劳动力的地区去修路,在这里,大部分人会“ 自然淘汰”。最终能幸存下来的无疑是那些抵抗力最强的人,他们当然要受到特别的处置,因为这些经过自然淘汰剩下来的人一旦获释,就会成为犹太人重新崛起的祸根。

  随着会议记录被秘密发放到帝国各地,“ 最后解决”一词很快便成为死亡的代名词。事实证明,所谓的“ 最后解决”就是从肉体上消灭犹太人,对犹太人进行大屠杀。具体来说,就是先屠杀苏联犹太人,再把欧洲各地的犹太人驱赶到东欧,迫使其从事劳动之后再处死。铲除犹太人的想法早已经在希特勒的脑子里产生。1939 年

  1 月 30 日,希特勒在一次国会演讲中说道:

  今天,我要再做一次预言家:如果欧洲以及欧洲之外的国际犹太财团再次挑起世界大战的话,那么,其结果不是全世界的布尔什维克化,不是犹太人的胜利,而是犹太种族在欧洲的消亡。

  

1942 年乌克兰某处屠杀点在希特勒的命令下,德国设立了许多集中营。纳粹德国的集中营分劳动营、转运营、战俘营、政治犯营、儿童营、医学试验营、死亡营等。集中营是纳粹政权实行统治的主要措施之一。集中营的历史可以分为三个阶段:1933—1936 年,主要是对付德国共产党、社会民主党等政治反对派,以稳巩纳粹党的地位;1936—1941 年, 集中营主要围绕着德国的战争机器而运转,集中营里的犯人在德国的战争经济中起着重要作用;1942—1945 年,集中营除了补充德国劳动力需求之外,成为完成德国种族计划的主要工具,死亡营成为实施“ 最后解决”政策的主要场所。


  在众多的死亡营中,比较著名的有:切尔诺、索比堡、贝尔塞克、特来布林卡、麦达内克与奥斯威辛。这些死亡营主要设在波兰, 知情者寥寥无几。死亡营四周有几公里宽的不毛之地与外界完全隔绝,死亡营的界口上还挂着“ 严禁入内,违者格杀勿论”的招牌。作为一个整体,这些屠杀中心被笼统地称为“ 东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 6 个集中营屠杀的人数大约在 320 万到 476 万之间。

  在所有的集中营里,以规模最大、杀人效率最高而出名的是奥斯威辛。奥斯威辛集中营位于波兰南部,它实际上是集劳动营与死亡营于一身的集中营。因为这里有用之不竭的劳动力,德国的一些工厂也纷纷迁到这里。一批又一批的犹太人被送到这里之后,先进行挑选,有劳动能力的人在身上刺上号码后被送去做工,平均寿命为 3 个月。那些“ 落选者”很快就会被处死。毒气室与焚尸场的外表被装饰得非常典雅,周围是修整完好的草地与争奇斗艳的鲜花, 入口处写着“ 浴室”字样的招牌,一批批不明真相的人在音乐声中被送进了“ 淋浴间”,勤务兵一接到命令,便把紫蓝色的氢氰化物投下,二三十分钟之后,人就完全死亡,紧接着就是秘密收尸。各个集中营曾展开竞争,看谁消灭的犹太人数量最多,结果是奥斯威辛排名第一。历史永远不会忘记奥斯威辛所创造的一天毒死 6000 人的最高纪录和超过 100 万人在这里被屠杀的恐怖事实。

  “ 最后解决”一直进行到 1945 年,由于行凶者的狡诈和系统周密的组织,许多文件和证据都被销毁了,究竟杀害了多少犹太人,这个数字存有争议,一般认为在 600 万左右;此外,各国家和地区被屠杀的犹太人到底有多少,大屠杀研究者的推测数据见下表:

  


  

奥斯威辛集中营里被用于医学实验的儿童事实上,在战后的审判中,大屠杀的谋划者们都极力地为自己辩护,千方百计地推卸责任。不得不说,纳粹分子毁灭证据的行为也确实为战犯审判及学术研究造成了极大的困难,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甚至直到今天仍有一些别有用心的激进分子否认大屠杀,但是历史真相终究要告白于天下。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犹太总人口的锐减,大屠杀幸存者的亲历,部分档案文献的发现等等,点点滴滴地复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大屠杀的真实画面,也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人类本性中最残忍冷血的一面。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