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雍正王朝: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面对“家贼”,雍正很无奈

  防火防盗防闺蜜,但最难防的还是家里的贼——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雍正王朝》中,雍正刚刚继位便经历“诺敏案件”,威望和心情跌落谷底。可雍正没料到,更揪心的事情出现了,考题泄露。

  


  对于恩科,雍正可谓寄予厚望,一来可以选拔几个嫡系人马,以此抗衡八爷党;二来可以重振朝纲,重新树立科举的公信力。因此,雍正极为重视,亲自跟上书房的大佬开会,考官人选集思广益,考题是自己出,然后自己密封。在召见考官时,雍正又苦口婆心地劝说,你们要刚刚干,然后非常不舍地将考题交给张廷璐。

  弘时知道雍正的为人,自己老爹油盐不进,想从他那里捞出点“有效信息”基本不可能。但雍正不可能天天抱着考题睡觉啊,不管怎么说,考题都要发给考生,而且需要经过主考官这个中间人。因此,弘时只能寻找其他突破口,手握考题的张廷璐也就成了“猎物”。

  


  张廷璐是张廷玉的亲弟弟,这两人是桐城老张家的代表。张廷玉又是上书房首辅,位高权重,还是雍正的亲信。弘时攀上了张廷璐,对于他未来的夺嫡之路可谓大有裨益,同时还能搞定考题,可谓一举两得。只要张廷璐上钩了,两人再共同做一件“缺德事”,何愁对方不效犬马。

  弘时作为一个皇子,按照清朝的规定,不能越格接见大臣,但对比风险和收益,还是值得铤而走险。他一大清早,就以请教书法的名义,把张廷璐收入麾下。整个合作过程,完全是点到点交流,根本没雍正什么事。雍正即便有所察觉,那也是后来的事。张廷璐家教良好,又是进士出生,难道他不知道科场舞弊的危害吗,为何还要上弘时的“贼船”?

  


  其实张廷璐心里比谁都清楚,只要是读书人,都知道科举公平的意义,这是国家选拔人才的基本途径。正是因为通过科举,就能吃皇粮,能够鱼跃龙门,进入统治阶层,所以,就有人掏空心思走歪路,破坏科举的公平性。历朝历代,各种科举舞弊层出不穷,连张居正也曾利用职权为儿子走捷径。到了康熙晚年,这一科举弊端不仅没有得到遏制,反而愈演愈烈,邬思道就曾深受其害。

  张廷璐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各种陈规陋习早已经烂熟于心。多年的弊端和约定俗成的惯例,他不仅无力改变,而且只能去适应。亲朋好友、门生故旧都是朝堂上绕不开的裙带关系,张廷璐平时面对各种人情世故,人家的请求,也不能全部驳回,何况之前夹带的考生,朝廷也默认了。所以,张廷璐对于科举的严肃性,有所懈怠。

  


  自己的思想出现动摇,外界稍微有点诱惑就会“上船”。当弘时抛出“橄榄枝”时,张廷璐早已轻车熟路。当然,这也是由弘时的价值决定的,换作其他人来要考题,张廷璐也不会买账。

  一、弘时是天潢贵胄,身份摆在面前,张廷璐即便有胆,面对人家的要求,他也不敢造次。

  何况,张廷璐自己也有求于人。他跟张廷玉都是张英的儿子,眼看哥哥位列阁老,他心里捉急啊。只要帮弘时把事情办成了,张廷璐就能安稳地晋升为督抚,缩小与哥哥的差距。否则,人家弘时不高兴,各种“小鞋”就会等着你来穿。即便没有这种竞争意识,张廷璐从此多了一个靠山和人脉,对于仕途也会有所帮助。

  


  二、弘时是皇子中年龄最大的一位,有一定的夺嫡优势,万一将来继位了,提前上船的张廷璐就有从龙之功。

  秋媚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雍正只能防止考题不从自己手中泄露,无法防止下面的人作奸犯科。他不该让八爷的人担任主考官,更不该提前那么多天下发考题。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