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内阁的三人最佳搭档,其中一人被迫与“狼”共舞

  刘健、李东阳、谢添三人是孝宗朝的内阁大臣,三人各有所长,密切配合,精心辅佐明孝宗朱佑樘,合力开创了“弘治中兴”的盛世局面。当时的人们这样评价三人:“李公谋,刘公断,谢公尤侃侃。”意思是说李东阳善于谋划,刘健善于决断,谢添善于辞令。对李东阳和刘健的评价有点类似“房(玄龄)谋杜(如晦)断”,不过他俩的成就赶不上唐代老前辈。谢添的“尤侃侃”不是说他只会动嘴皮子,是指他读书多,才思敏捷,能言善辩。

  

刘健剧照论年龄,三人中刘健是老大哥,他比李东阳大15岁,比谢迁大17岁。论脾气秉性,刘健和谢迁比较接近,都是学问深厚、自律严谨、嫉恶如仇的忠直之臣,眼里揉不得沙子,对于皇帝、大臣和宦官的过失,敢于进谏,不怕得罪人。明孝宗有一段时间宠信宦官、消极怠政,刘健和谢迁联袂上书,尖锐指出皇帝过失,阐明危害,督促朱佑樘及时改正,重回贤君之路。


  

李东阳剧照明武宗继位后,宠信以刘瑾为首的宦官“八虎”,耽于玩乐,荒废朝政。刘健、谢迁直言进谏,要求铲除刘瑾一伙。武宗非但不听,还把刘瑾提拔成司礼监掌印太监,任其胡作非为。刘健、谢迁多次劝谏无果,只好愤而辞职。他俩回乡后,都受到了刘瑾的迫害,被诬为奸党,并被剥夺一切封号。刘瑾倒台后,两人先后复职,并以长寿之年,一直干到嘉靖皇帝继位执政。两人的刚直性格丝毫未改,给嘉靖皇帝提出了很多劝诫。刚继位的嘉靖皇帝还能听得进两位老前辈的话,给了他俩极高的礼遇。刘健、谢迁都是高寿之人,一个活到94岁,一个活到83岁,是名副其实的长寿宰相。


  

谢迁剧照跟刘健、谢迁相比,李东阳的脾性秉性有点特殊。他为人洒脱,生性幽默,没有朝廷官员的一本正经,而是喜欢开玩笑、逗乐子。这点在他初入官场时,被很多人看不起,再加上他模样比较丑,导致他升迁的速度比较慢,基本上9年才上一个台阶,跟刘健、谢迁的官场“加速度”没法比。但李东阳肚里有锦绣,写的一手好诗文、好书法,是茶陵诗派的核心人物,备受天下士人推崇。他进内阁秉政以后,虽然贵为内阁大学士,但他依旧平易近人,广交朋友,经常在家举办论坛,海内名流、文人雅士还有他的学生都争着参加,他们谈诗论文,交流创作心得,决口不提官场之事,成为风靡一时的文坛盛会,李东阳是当之无愧的文坛领袖。


  

明孝宗与张皇后李东阳在文坛上独树一帜,但在官场上却没有刘、谢两人那样鲜明的政治主张,被人讥讽为“伴食宰相”。他为官比较圆滑,喜欢打哈哈,不喜欢跟人争斗,跟大臣、宦官、外戚等各方面的关系处理得都不错,以至于权宦刘瑾都认为李东阳很不错。当时刘健、谢迁等人多次上书,要求武宗朱厚照清除刘瑾一伙,朱厚照不答应,刘、谢两人无奈之下,就提出辞职回乡,李东阳也一并上了辞呈,但皇帝和刘瑾商量后,批准了刘、谢两人的辞呈,但执意将李东阳留下。


  

明武宗剧照客观点讲,笔者认为李东阳是一个圆滑怕事、明哲保身的人,缺少与奸邪斗争的精神,但不是一个坏人。他最为人诟病的一件事,就是刘瑾在朝阳门外建了一座玄真观,李东阳亲自为其撰写了碑文,碑文中极力赞美刘瑾的功德。这被很多人看做李东阳攀附奸佞的证据。但笔者认为这毕竟是表面文章,判断一个人是好是坏、是奸是忠,还要多维度审视。李东阳并不愿意“与狼共舞”,他先后上过19次辞呈,这在古代官员中估计是创了纪录的,但无论是孝宗皇帝还是武宗皇帝,就是不答应,极力挽留他,给了他很多的慰勉和赏赐,让圆滑有余、刚性不足的李东阳卸不了担子。


  

刘瑾剧照李东阳尽管走不了,必须“与狼共舞”、与虎谋皮,但还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干了不少事,尽力减轻刘瑾等人的为恶程度。平江伯陈熊拒绝给刘瑾“上供”,刘瑾想除掉他。李东阳就对刘瑾说:“陈熊有免死铁券,杀了他岂不让天下武将寒心?”这番话救了陈熊一命。都御史杨一清被构陷下狱,李东阳想尽办法营救,使他无罪释放。后来杨一清在诛灭刘瑾的过程中立下大功。这样的事还有不少,李东阳能在夹缝中干好事、不干坏事,表明他虽然说了一些违心的话,但本质上还是一个好人。1512年,李东阳上了第20次辞呈,终于得到了批准。隔了4年后,69岁的李东阳因病去世,走完了富有特色、让人褒贬不一的人生之路。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