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江户女武士悲歌:生在富贵家,长于薙刀技,22岁殒命会津战场


  “在所有著名的武士之中,我并不敢将自己算作其一,即使我同有一颗勇敢的心。”

  对于很多人来说,一提到“武士”,最先想到的大概就是剃着月代头,身穿饰有家纹的羽直,随身携带武士刀的男性形象。事实上,虽然日本历史上的武士群体以男性为主,但也不乏“女武士”的存在,其中的一些人,更因为她们的勇敢、忠诚等品质,成为后人敬仰的对象。

  著名的女武士有源平时代的巴御前,据传武力可以“千人敌”,13世纪时还有另一位女武士板额御前,则以一流的箭术为人称道。今天我们来讲德川幕府时期,有“日本武士女王”之称的中野竹子的人生传奇。

  


  01 成长于武士世家,习武又擅文的中野竹子

  中野竹子,1846年出生于会津藩的武士世家,家境优渥,用今天的标准来看,也算是含着银汤匙出生的白富美了。

  


  先来说说竹子的家乡会津藩,在整个德川时代,会津藩的地位都相当重要。

  早在关原之战前,会津就站在了德川家康一派,其藩主成为亲藩大名,可以使用德川旧姓松平。到了第二代将军德川秀忠时期,其颇受信赖的庶子又入封会津。19世纪后半叶,在尊皇派与保幕派的斗争中,会津藩自始至终都效忠于幕府。会津武士向来以骁勇善战、忠于主上而闻名,对武士的教育往往从幼童时期就开始了,成立于1803年的藩校日新馆,更是培养了一大批优秀武士。

  在这样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中野竹子,从小对武士之风耳濡目染,在丰厚家庭财力的支持下,她被早早送到武学名师赤冈大助处学习剑道。毕竟,若是底层武士家庭出身的女子,满足日常生活就已不易,往往很难有余力支撑其习武的费用。

  与男性武士常用的武士刀不同,竹子使用的武器有两种:一种是长柄、刀刃弯曲的薙刀,另一种是短刀。薙刀讲究速度和技巧,更适合女性使用。短刀方便收纳,多藏于袖口或腰间,可以用于贴身近博,更重要的是在遇到可能的侮辱、俘虏等极端情形时,可以用它来切腹自尽,以保全自己的名声。

  


  在习武过程中,竹子展现出了令人惊讶的武学天赋,她不仅迅速掌握了使用薙刀的要领,还开始协助老师指导更年幼的女学生们,其中就有她的妹妹中野优子。

  随着剑道技艺的不断精湛,竹子对文化方面的修养也在日益提升,在练习诗歌与书法之余,她通过大量阅读各种书籍,对日本历史上的女性武士故事,以及武士道精神有了更加深刻的领悟。在留下的遗物中,人们还发现一张草书条幅上,写着“白发三千丈”等字句,其性情中豪迈的一面显露无疑。

  不过,竹子父母送两个女儿学习剑术的初衷,并不是要送她们到战场上厮杀,而是希望她们能够修炼自身,在婚后当丈夫及家中其他男丁外出作战时,能够抵御强盗入侵,忠诚地守护家园与财产。许多武士家族的女儿出嫁时,陪嫁里就有薙刀,被郑重地摆在入门处的架子上,是女性在家庭中“守护者”角色的具象化呈现。

  


  02 生逢幕末乱世,走上沙场的会津女武士

  如果早生100年,中野竹子和妹妹优子大概会像大多数武士女儿一样,到了一定年纪,被许给门当户对的夫家,结婚生子、料理家事,幸福安稳地度过一生。但是,在她生活的年代,德川幕府的统治已经是风雨飘摇,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局面。

  在外部,1853年,美国海军准将佩里率领舰队,来到日本江户湾合浦,幕府在压力之下,签订了《日本亲善条约》,自此日本闭关锁国的状态被打破,之后英国、俄国等纷纷涌入日本攫取利益。

  在内部,幕府统治的无力,以及对外势力的妥协,引发了民众的强烈不满,倒幕势力打着“尊王攘夷”的旗号开始活动。效忠幕府的会津等藩,与倒幕派不仅在下一任将军等问题上争议不断,后来更是升级为武力对抗。

  


  在倒幕派与保幕派的战争中,前者在武器方面装备有来自西方的现代步枪与火炮,很快就占据了上风,而会津藩的武士们还有很多人在使用冷兵器时代的武士刀。后来,会津在瑞士人施奈尔的牵线搭桥下,他们试图从海外购买枪支,但由于地处内陆, 途径的港口被敌人所占据,所以这一计划最终以失败告终。

  


  1867年,最后一任幕府将军德川庆喜宣布大政奉还,幕府的统治走向尾声,一些原本效忠幕府的藩领纷纷倒戈,但两派之间的斗争并未完全终结,战争依然在持续,即后世所称的“戊辰战争”。

  会津藩作为幕府统治最坚定的支持者,自然选择奋战到最后,但无论是战斗实力还是时代潮流,都已倒向了新政府军的一边。

  战争在若松的鹤之城打响,会津武士们在前方严阵以待,中野竹子和妹妹优子(一说还有她们的母亲),以及一众女武士并未坐以待毙,而是毅然决定来到战场杀敌。

  女武士们的举动一开始并未得到将士们的认同,在他们看来,让女人上战场,战争胜利所带来的荣耀将会大打折扣,对武士来说不啻于一种莫大的羞辱。但竹子据理力争,并且提出:“如果不允许我们上阵杀敌,我将当场剖腹自尽。”面对如此强硬的表态,武士们也只得点头应允。

  


  竹子和她的“娘子军”们,被委派了一个颇具“自我毁灭式袭击”色彩的任务:以贴身战术,强力袭击配有火枪的敌军,进而打开一个缺口。

  长期以来接受的武士训练,在这一刻得到了充分发挥,竹子奋力拼杀,不少士兵竟无法与之对抗。然而,冷兵器与火器的对决中,薙刀还是落于下风,竹子被火枪射中而死。为了避免姐姐的尸首被侮辱,妹妹优子抢在敌人之前,含泪砍下竹子的头颅,并将其带至家族寺庙中,委托住持代为安葬。

  


  03 英雄挽歌:特殊时代所造就的悲剧英雄

  一代传奇女武士的人生,在战场中彻底落幕。她为之献出生命的会津藩,不久在战争中失败,若松城堡被新政府军接管,终结了武士占据统治地位的时代,明治时代悄然开启。

  


  类似于中野竹子的故事,在德川时代,尤其是幕府末期并非个例。有历史学者在考古过程中,发现幕末一些战场的遗骸中,有30%左右的死者为女性。换句话说,那些看似柔弱不经的江户女性们,在默默地用自己的方式,做着守护家园的举动。

  从时代大势来说,中野竹子们的选择无异于是逆时代潮流而动,是螳臂当车式的无用功。但是,从个体的角度而言,中野竹子的一生,都在践行她自幼所接受的“武士道”精神,对家族、主人的无限忠诚,即使最后要牺牲自己的生命也毫无惧意。这种精神也感染了后人,在今天的日本,还树有一座中野竹子的石碑,用来铭记这位会津女武士短暂而光辉的人生。

  概而言之,中野竹子的一生,更多是幕末乱世所成就的一位悲剧英雄,是日本千年武士传统在末途时的一次微光闪烁。

  参考资料:纪录片《日本武士女王中野竹子》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