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赵一曼儿子结局,拒领母亲抚恤金,自缢而死,遗言感动无数国人


  “勤将一腔忠烈血 满门倾出做长虹。”中国抗日战争期间,有些人屈服于淫威,有些人受利益迷惑,成为了卖国贼。但是国家为难你之际,一定少不了为了祖国抛头颅洒热血的忠贞之士。

  


  一个人为了国家献身,尚且感天动地,更遑论一个家族的人都成为了民族英雄,该多么受人敬仰。赵一曼,原名李坤泰,出生于1905年10月,是四川白花镇人,在家里排行第七。她的父亲是乡里的郎中,知道读书的重要性,家里的女孩都先后上了私塾,赵一曼也不例外。

  1924年,她的大姐夫郑佑之将她介绍进了社会主义青年团,赵一曼也从此开始了革命事业。而她的丈夫陈达邦和小姑子陈琮英都是革命烈士的一员。1931年,抗日战争开始后,赵一曼就任要职,号召人民群众抗日,并组建了抗日游击队。

  


  当时的人民群众就叫她“李姐”,同志们则称呼她为“我们的女政委”,就连日伪报纸都给了她一个封号“红枪白马”。1935年11月,赵一曼在战场上手上不幸被俘虏,日军对其进行了长达9个月的折磨,却没有从赵一曼嘴中撬出一丝情报。

  “赵一曼就是一块铁,不管怎么折磨,到最后我们就连她的真实身份信息都没有得到。”当时主要行凶者吴树桂曾这么回忆道。1936年8月2日,赵一曼英勇就义。行刑前,日军问她还有什么遗言,赵一曼留下了一纸遗书便牺牲了。

  


  而此时,她的家人们甚至连她已经遇害都不知道,她在遗书中声声呼喊的“宁儿”也才7岁年纪。“宁儿”陈掖贤出生于1929年,是赵一曼给丈夫陈达邦留下的唯一的孩子,但是因为父母两人都在干革命,陈掖贤从小便被寄养在了大伯家里。

  在长期的寄人篱下的生活中,陈掖贤变得阴郁沉闷,不仅不爱与人说话,自己的生活也处理得乱糟糟的。直到1950年,陈掖贤的姑姑陈琮英才费尽波折寻到他,并把他送到中国人民大学读书,而他的父亲陈达邦也终于联系上了他,只是一直都没有盼到母亲的消息,一家人都很着急。

  


  陈琮英拿着赵一曼作为李坤泰时的照片,寻到了她当时的战友,终于确认李坤泰就是1936年牺牲的赵一曼。得知这个消息,本来准备迎接新生活的陈掖贤如遭五雷轰顶,痛哭不已。1954年,陈掖贤才在东北烈士纪念馆里看到了母亲留给自己的遗书,不由又大哭一场。

  


  他将这份母亲对他的嘱咐抄写了下来,又留给了后代。为了能时时刻刻记住为国牺牲的母亲,他甚至自己用钢针在手背上刺了“赵一曼”三个字。《赵一曼》的电影,陈掖贤想看,又不敢看,每一次观影完毕,陈掖贤都会陷入深深的苦思。

  


  1955年,国家通知他去领取赵一曼的抚恤金,陈掖贤拒绝道:“这是我母亲的鲜血钱,你们是想让我用来吃还是穿?”不仅如此,陈掖贤还拒绝办理先烈子女证明,他不愿意用自己母亲鲜血给自己换取一分福利。

  


  陈掖贤的日子过得十分艰难,1982年8月15日,他在房间自杀了。除了给自己的女儿留下了赵一曼当年对他的那份嘱托之外,陈掖贤还写了一份对自己女儿陈红的嘱咐:“不要以烈士后代自居,要过平民百姓的生活。不要给国家添麻烦,自己的事情自己办。”

  


  “奶奶是奶奶,你是你!否则就是对不起你奶奶!”陈红至今还记得父亲那振聋发聩的白纸黑字,即使之后的生活困难,也没有以赵一曼后代的名义获取一分钱财,而她的后代也将这份精神传承了下去。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