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颠覆中国人认知的伪书,中国历代王朝禁止传播,现今只有抄本


  儒家学说从一开始就推崇“复古”,认为只要恢复了古代的社会秩序和礼仪教化,天下便可太平,不用再打打杀杀,百姓自然可以安居乐业。我们都知道孔子是春秋时期人士,他所说的“古代”肯定是比春秋更古老的时代,具体所指就是尧舜禹的“三代之治”。

  在儒家的著作里面,尧舜禹都是贤明的君主,经过长时间的考察后,没有把自己的王位留给儿子,而是禅让给挑选出来的优秀继承人。这种以天下为重,不搞家天下的高风亮节,让后世无数帝王汗颜。

  可事实真是如此吗?尧舜禹应该确有其人,但是到东周时,史书早已散失,或许那个遥远的时代根本没有史书,他们的所作所为很有可能是后人想象出来,最多也只是听说而已,谁能保证儒家的说法一定就是历史?

  


  从“三代之治”一提出,便有人对其质疑过,但大家都没有证据,谁也无法反驳。西晋时期,从一座战国魏王墓里出土了一批竹简,彻底颠覆了“三代之治”的说法。这是晋国和魏国史官写的史书,侥幸逃过秦末战乱,保存了下来,有人将此书称为《竹书纪年》。

  在这本书里,尧本来打算传位给儿子丹朱,结果被女婿舜抢先一步,夺取了王位,并把尧和丹朱都流放到外地。禹取得王位的过程也同样如此,从来没有温情脉脉的禅让,只有比拼权谋和实力的篡位。

  如果《竹书纪年》才是真实的历史,那儒家学说从根本上就失去了基础,崇礼尚道的社会从来没有存在过,更无法证明能够实现,那儒家的一切说教还有谁会相信?

  因此,儒家以及历朝历代一直认为《竹书纪年》是本伪书,完全否定其真实性,并且禁止其出版和传播。传到宋代后,原本《竹书纪年》已经散失,今天见到的是宋人抄本,真实性更加值得怀疑。

  


  换一个角度来说,《竹书纪年》记载的史实倒是与两千年的帝王史一脉相承。为了夺取皇位,可以无所不用极,没有道德的束缚,只有成王败寇的现实。

  尧舜禹是中华民族刚刚诞生的时代,应该还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只是一群部落的联盟。这三位是联盟的领袖,对各部落有一定的管束能力,但至高无上的王权还远没有形成。

  也正是这个原因,他们对前任领袖都没有斩尽杀绝,因为各位领袖很有可能分属不同的部落,如果下手太狠,会引起对方部落的仇恨,权力的交接反而不顺利。

  


  这种现象直到周朝仍然存在,原先臣服于商朝的东夷方国,在商朝灭亡后,虽然表面顺从周朝,却经常勾结商朝遗族,一有机会就造反。周朝花了很大的精力,才把这些东夷给灭掉,但也给了北方游牧民族可乘之机,西周因此而灭亡,周朝从此走向衰落。

  在部落联盟时代,维持平衡是最重要的。大禹的父亲鲧本身就是一个部落的首领,治水失败而被舜处死。禹应当是继承了鲧的首领地位,再接到舜继续治水的命令。其实鲧和禹的部落可能是联盟里最擅长治水的一个,除了他们,舜也没有其他人可派。

  禹通过治水,积累了足够的人脉和实力,终于能够和舜一较高下,年迈的舜自然不是他的对手。而禹在位期间积累的威望太高,以至于没人敢再挑战他的权威,于是他的儿子启顺利继承王位,成为夏朝的创始人。

  


  以上这些都只有推测,上古时代的历史其实是一笔糊涂账,没有权威的记录。儒家为了推广自己的学说,弄出个“三代之治”。而《竹书纪年》的出现,加重了人们对儒家的怀疑,也使历史迷雾更加浓重。

  除此以外,让现代中国人头疼的是,古人的文言文太过精练,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却只用很少的字来描写。里面的某些动词、名词到底包含多少内容,只有书写者自己才清楚。这可能是因为竹简太重,让写书的人总想用最短的篇幅来写下最多的事情吧。

  


  不过,我们也不用太过忧虑,与外国相比,中国的史料是最丰富的,许多本以为是传说的事情,后来都得到证实,由此可见,中国的历史还是靠谱的。随着考古工作的深入,没准哪天又有新的研究成果出来,使我们的历史更加准确。

  不像一些欧洲国家,所谓的历史看上去很精彩,却往往是后人编造的,真实性经不起严格的推敲。反正没有证据,你也不能说他不对,是不是?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