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楚雄人民对抗日战争的贡献,那些你应该了解的历史

  在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中,地处边疆民族山区的楚雄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结成了广泛的爱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各民族群众在生活十分艰苦的条件下,万众一心,团结抗日,承担了征兵、交粮、纳税、修建军事工程设施等项任务,数以万计的爱国青年走向抗日第一线,抗击日寇侵略,数千将士血染疆场,为国捐躯。在整个抗日战争中,楚雄地区的各族人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图自百度图片一、修建军事设施,保证运输畅通


  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的召唤下,云南边疆的各族人民投入到抗日救国运动之中。楚雄地区各族人民积极投身抗战,参与滇缅公路、滇缅铁路路基及军用机场的修建和维护工作。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日本帝国主义为了阻止盟军对中国的援助,封锁了中国北方及沿海的水陆通道,由此云南成为抗战大后方,滇缅公路成为当时陆地上的主要国际通道,外国援助的战略物资都要通过此路源源不断的运入中国内地。1937年11月,云南省政府决定紧急拨款200万元,用一年的时间修筑滇缅公路(起至云南昆明,经楚雄、大理、保山、德宏,连接缅甸北部城市密支那)。为保证这一西南大通道的修建,1937至1938年,楚雄境内的禄丰、广通(今属禄丰)、楚雄、镇南(今南华)、姚安、牟定、双柏等县,先后征调民工4万余人,参加修筑滇缅公路禄丰至祥云云南驿段202公里的过境路段。数万民工面对高山绝壁,在没有任何现代机械设备的情况下,用锤子、钻子、锄头和扁担不分昼夜地苦干,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完成了这一艰巨任务,为全线950公里的滇缅公路在8个月内全线贯通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为了保证军事运输的需要,1940年至1943年,滇缅公路先后进行了三次扩建、改建,楚雄地区各县又先后上阵3.25万人参加了工程的改建和扩建。

  1940年8月,为了缓解滇缅公路的运输压力,国民政府又作出了修建连接滇缅公路到四川的西(昌)祥(云)公路。西祥公路全长540公里,楚雄境内有198公里。在修建西祥公路过程中,永仁、大姚、姚安三县共征调民工2.95万人投入公路建设,经过九个月的艰苦努力,于1941年8月完成公路修建任务。1942年8月,滇西重镇腾冲、龙陵相继被日军占领,为了阻止日军继续东进,国民政府下令破坏西祥公路,永仁、姚安、大姚、镇南等县再次征调民工3000多人参加了破路工程。

  1938年秋,由于通车不久的滇缅公路负荷沉重,已不能满足军事运输需要,国民政府筹借款项,在昆明成立了“滇缅铁路工程处”,决定修建从云南昆明经滇西出境缅甸的滇缅铁路。1938年至1939年滇缅铁路楚雄境内段开工之时,罗次、禄丰、广通、盐兴、楚雄、牟定、镇南、姚安等8县共征调民工3万多人投入修筑路基工程。1939年12月,滇缅铁路第二次开工之时,仅牟定一地就征调民工4000多名参加了一平浪段的施工。此外牟定、永仁、楚雄、双柏、镇南、姚安6县还征调民工参与了至萨尔温江两岸路基工程的施工。在修建滇缅铁路的过程中,楚雄境内各县先后组织民工投工三次,总人次达七、八万,死亡数百人。

  1938年初,国民政府训令各县扩修和新建部分机场。至1939年,楚雄州境内先后扩修和新修了楚雄坝子、永仁杀牛坪、武定五凤山、元谋大塘子、禄丰官场等5个军用机场。后因战事变化,多数机场未投入使用。其中楚雄机场因所处战略地位重要,耗资较巨,设施较全而成为中美两国空军的中继补给机场,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及飞行训练机均有起落。

  公路、铁路、机场等军事设施的修建,保证了抗战时期军用、民用物资的运输。在修建这些军事工程时,各县人民群众负担之重,牺牲之大是历史上少有的。在修建滇缅公路时,仅南华县就累计出工615万个工日,平均每户达412个工日。由此可见,在抗日战争期间,楚雄人民对保证西南战略通道和机场的军运畅通所做出的贡献和牺牲是巨大的。

  二、交粮运粮保证军需民食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云南成为全国抗战的后方基地,一批军政机关和学校陆续迁至楚雄。1942年8月,日军侵占腾冲、龙陵等8县,楚雄成为滇西抗日前线的前沿,一时之间各路大军云集楚雄。为了满足军需民食,1937年至1940年,全地区田赋、捐税等负担逐年增加。1941年起,田赋改为征实,并逐步在田赋以外增加了“征借”、“军购”等项紧急措施。1941年征集军粮为0.6万公石(均以稻谷计),次年就增到5.83万公石,1943年又猛增到18.7万公石。所征田赋折实及征借、军购等粮食,绝大部分都要由当地民众人背马驮长途运到交通沿线的兵站。武定县民众除交足运出本县的田赋、军粮外,1941年还承担了武定兵站从各县征收的30万公斤军粮(稻谷)的加工、集运。1944年起,又承担了把从西康运到元谋县城兵站的10万大包(1000万公斤军粮),从元谋运到武定兵站的任务。为此,武定县成立了“康米运输办事处”,两年共动员民工30万人次运送军粮。

  除了逐年增加的田赋、军粮外,还要负责征集新兵、支援驻军、供应过境军队等所需要的多项粮、款、柴、草等。1943年至1945年间,南华县城附近,驻军就有第53军3个师及直属队约2万人,第36补充兵训练处所属一、三团及处直机关5000人,监护所所辖3个大队约3000人,以及通讯团、铁警队、运输团等部,还有美军一个营500多人。在当时总人口不满10万的一个小县,驻有五、六万军队,各项负担可想而知。1943年6月19日,陆军49师从滇西返昆明路过南华,仅这一次,县上就供应大米8000斤、木柴1.2万斤、马料2000斤、马草2万斤以及大量蔬菜、菜油等。

  当时的楚雄城,大军云集成了一座兵城,除地方军队驻扎以外,相继有滇军第五旅、补充二团、护路队、滇军第六旅、宪兵连、陆军总部补充团第一集训处、53军348团、高炮49团三营、陆军54军198师、中缅运输局、远征军司令长官部、陆军辎重兵第五团、空军兵站、美国空军招待所、空军军官学校初级班航校、陆军112后方医院、99后方医院、第九后方医院、预备第二野战医院等军队和军事机构驻扎,兵员达数万,过往兵员更是不计其数。数万军队,除粮食供应按令调拨外,大部分副食、蔬菜、柴草,草席、木料、工具等都由楚雄县摊派供应。其它突击性支援任务更难以数计。如1938年冬,一架国内军用飞机迷航降落在子午坝子,上级即令县、乡当局当即征集民工,花费3.2万工日,连夜赶修便道20多公里,将飞机护送到楚雄机场。1941年12月23日,两架美国军用飞机坠落在双柏县大庄乡(当时称庆和乡)柏子村。省政府派员到现场,由双柏县摊派9000多元并征集民工修路、购买棺木,将飞机残骸和牺牲的机械师抬运到昆明。

  三、楚雄将士英勇抗敌

  征集兵员,组织、扩大、补充抗日军队,是楚雄地区各县人民对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又一突出贡献。据有关资料统计(只收录到9个县资料,其中有1个县缺4—6年资料):从1937年—1945年,全地区征集入伍兵员达25743人。在抗日战争中牺牲将士仅6个县的统计数字就达2418人。

  据记载,1935年—1943年,镇南(南华)征兵3277名。抗战期间,镇南的数千健儿先后随国民第60军、58军、新3军等部,赶赴前线,浴血疆场,涌现出许多抗日英雄。大姚县在1935—1945年,共征兵52次4598人,补充60军或编入58军。《大姚抗日阵亡纪念碑》碑文载:“民国26年秋,抗日军起,实为民族兴亡所系,滇军万里裹粮,以三万人赴难。而吾乡应从戎者五百余人,闻风赴义者又五百余人。皆吾祖宗乡党之子弟也。”大姚县第一批出征的五百名壮士在台儿庄战役中就牺牲了422人。1937年—1945年,楚雄县从军6530多人。为国捐躯者数以千计,仅1938年台儿庄战役,楚雄籍军人随60军参战的300多人,牺牲了206人(有名录者)。姚安县:1934年—1945年,共征兵5408名,阵亡764人,加上下落不明者30人共计796人;牟定县:1937年—1940年,共出兵1986名,仅徐州会战和台儿庄战役中,就阵亡155名;双柏县:1944年征兵两次共60名,1945年,征兵四次共527名。1937年—1945年阵亡161名;武定县:截止1945年止,共征调兵员2648名,连同原参军者和已在部队任职的军官及入军事学院学校学习受训等总数约4000余人。在八年抗日战争中楚雄地区涌现出了莫肇衡、黄人钦、潘尔伯、王树云、李玉林、和中立等抗战英雄。在强大的民族精神和不屈民族意志的感召下,楚雄人民与全国人民同呼吸、共患难,为捍卫祖国尊严,抗击日本侵略者,作出了不懈努力和巨大的牺牲。

  来源:中共楚雄地方史(第一卷)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