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蒋介石的一个操作,让国军加速崩溃,只有陈纳德盆满钵满


  1948年初,新五军被东北野战军出其不意的全歼,国军在东北局势恶化,陈诚马上称病辞职,再三要求南京蒋公换人,理由是他的胃病十分严重,必须出国治疗。蒋公还在考虑人选,陈诚急不可耐,让他老婆私下去找宋美龄说项,请求赶紧换人。

  在新五军被全歼的时候,陈诚本来要求廖耀湘率兵增援,但廖耀湘怕被围点打援,拖拖拉拉,不肯增援,坐视新五军被全歼。这是东北战场上,国军第一次被全歼的军,对东北国军震动很大。廖耀湘也被千夫所指,认为他见死不救,是罪魁祸首,东北将领纷纷要求将廖耀湘严肃处理,以正军法。

  蒋介石亲自到沈阳主持开会,在会上批评廖耀湘一番,就让他戴罪立功去了,并没有严肃处理。会后,又特地找廖耀湘私下谈话,透露出要放弃东北,让东北国军入关,协助华北傅作义集团保卫华北。廖耀湘听到后,大感震惊。

  再三考虑之后,蒋介石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这就是他的八大金刚之一的卫立煌。卫立煌成名较早,在围剿红军鄂豫皖根据地时表现优异,一度将根据地的金寨县改名为立煌县,以彰其功。到抗战时期初期,卫立煌在二战区担任战区副长官,实际负责战役指挥。

  卫立煌的人生巅峰则是,在抗战后期的滇西反攻中,他担任远征军总司令,负责指挥在滇西的各部队反攻,先后收复腾冲、龙陵、松山等要地,和驻印军会师,打通了滇缅路。滇西反攻结束后,卫立煌被明升暗降,出任陆军副总司令,是何应钦的副手,但实际上处于赋闲状态,离开了一线指挥。

  卫立煌有个“黑历史”,被蒋公的黄埔学生范汉杰抓住了。在抗战初期担任第二战区副长官的时候,八路军一度归卫立煌指挥,当时八路军粮弹两缺,朱德报告了卫立煌,请求拨派一部分弹药,以利作战。卫立煌大笔一挥,给了八路军八十万发子弹。这就成了卫立煌通共的铁证。

  


  实际上,卫立煌之所以如此慷慨,是因为在日军进攻之下,国军纷纷溃退,弹药库和枪炮等武器装备也无法转移,只能扔给日军。所以,朱德请求拨派的时候,卫立煌就做了个顺水人情。但在国军将领中,这就成了卫立煌的一大黑历史,失去了信任。

  滇西反攻时期,东北军出身的五十三军与五十四军同属第二十集团军,集团军总司令为五十四军原军长霍揆彰。因为五十三军出身于杂牌部队,所以备受歧视,在武器弹药发放、补给等问题上,百般为难。卫立煌到任后,视察部队时了解到这一情况,批评了霍揆彰,要求把五十三军的弹药,按规定发放补齐。

  时任五十三军师长的王理寰后来回忆说,在卫立煌离任时,曾私下对他说过,国军上下贪腐成风,派系斗争纷繁复杂,而共产党能吃苦耐劳,艰苦奋斗,国民党是斗不过共产党的,天下早晚都是共产党的。

  抗战结束后,杜聿明给蒋介石献计,抢占东北。因为国军部队多数都在西南,来不及赶往东北接收,因此只能请美军协助,将远征军所属部队海运东北,其中就包括五十三军、五十四军、新一军、新六军、十三军、四十九军、六十军等部队,主要是远征军和驻印军所属部队。因为杜聿明曾任第一期远征军副总指挥,人事较为熟悉,所以先派杜聿明去抢占东北。

  杜聿明在东北吃了几次败仗之后,蒋介石走马换将,改派时任总参谋长的陈诚前往,东北收拾局面。之所以派陈诚去,也是因为陈诚是土木系的大BOSS,除了五十四军是土木系骨干,新一军和新六军的三个师也是从土木系调过去的,也和陈诚有渊源,指挥起来较为便当。陈诚本来夸口要三个月结束东北战事,却被打得丢盔卸甲,损兵折将,只好请求换人。

  再次换人的时候,蒋公于是想起了已经赋闲好几年的卫立煌,让他去东北指挥。这同样是因为,卫立煌在滇西反攻时期指挥过远征军和驻印军,人事比较熟悉。在卫立煌出发去东北之前,蒋介石也找他谈话,对东北前景表示悲观,暗示让卫立煌准备放弃东北。

  但卫立煌到了东北,到处考察了一番,却认为东北局面并未恶化到必须放弃的程度,还可以挽救一下,没必要放弃。

  


  首先是部队的情况,东北还有六十多万部队,虽然新五军被意外全歼,但无碍大局,主力仍在。只要调整部署,将部队收缩到铁路沿线的重点城市,依托城防工事,据险坚守,解放军缺乏重武器,攻坚能力不强,能奈我何?只要能给他争取一些时间,让他训练出三十万部队,就可以扭转东北局面。

  既然要坚守,那么重中之重就是物资补给。五六十万大军龟缩在几个重点城市,吃什么,喝什么,武器弹药哪里来?这些都是问题,解决不了这些问题,要说坚守东北,就只是一句空话,毫无意义。

  传统上来说,国军并没有比较完整的后勤体系,都是走到哪里吃到哪里,部队驻扎在哪里,哪里的行政部门就要负责筹措解决部队的粮食问题。也就是说,由地方行政部门去从老百姓那里征收粮食,供应给军队。比如冯小刚的电影《1942》里,河南遭受严重旱灾,饿死了三百万人,省主席李培基去和驻军的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商量,请求减免军粮,被蒋鼎文一口拒绝。

  当然,这只是理想状态。实际情况是,因为国民政府治理能力低下,完全不掌握基层实际情况,所以从老百姓手中征粮也十分困难,很多时候都是由地方保安部队协助,政府下乡去从老百姓手里抢粮。如果遇到比较困难的情况,地方政府指望不上了,军队就只能亲自下场,派部队下乡抢粮。

  这不算是国军首创,也是红军出现之前的各种旧军队的传统艺能。尤其是在战乱时期,兵荒马乱,军队都没有统一的后勤供应体系了,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物资供应。而军队作为暴力机器,最熟悉的当然是直接动手去抢粮。所以,在古代老百姓对军队都是很害怕的,因为对他们来说,官军和土匪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要抢他们的粮食的。

  只有建立了稳定的根据地,并且建立起高效的行政体系,才能以相对比较温和的方式去征粮,然后供应给军队。因此,历史上比较有远见、有长远打算的军事领袖,往往会严格约束自己的军队,都会先建立稳固的根据地,依靠官吏去征粮,而不是直接纵兵抢粮。

  抗战结束之后,国军就开始逐步按照美军的模式进行整编,除了我们比较熟悉的将军改编为整编师之外,一个很重要的变化就是后勤体系的变化,建立了联勤司令部,统一筹措和供应部队的后勤物资,不再是军队直接从地方上抢粮了。

  全国统一的后勤体系,无论是物资的筹措还是供应,必然都要严重受制于运输能力,一些重要的公路、铁路节点城市,往往都是联勤司令部囤放物资的地方,供应也严重依赖于铁路和公路。在1947年之后,国军的重点进攻和重点防御,都只能沿着主要交通线进行,同时还必须投入庞大的兵力去保护交通线,都是这个原因。

  


  在抗美援朝时期,李奇微接替沃克担任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的时候,发现了志愿军的弱点是“星期攻势”,因为志愿军在进攻出发时携带的干粮,只能支持七左右的连续作战,十天是极限,再打下去,志愿军就没饭吃了。如果猛一看,可能会觉得这时候志愿军的后勤补给能力确实很薄弱,但事实上,在离开后勤补给线之后,志愿军的这种连续作战能力,已经是相当强了。

  国军一旦离开补给线,和解放军进行野战,正常情况下只能坚持三天,就是因为国军自己在开始攻击的时候,携带的粮食只够吃三天,三天之后就要饿肚子了,士气就要下降。之所以国军在凭城坚守的时候,往往表现还可以,也是因为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后勤供应往往没有太大问题,不用挨饿。

  杜聿明集团在撤离徐州的时候,携带五天的粮食,五百公里的油料,这已经是国军大兵团长途运动时,携带后勤物资的极限水平了。在被包围之后,杜聿明集团还能持续攻击作战十天以上,这在当时的国军中,也是非常少见的情况,更多的情况下是一星期之后就吃不上饭了。

  那么卫立煌怎么解决东北几十万国军的物资供应问题呢?他想到的第一个办法就是,派兵到沈阳周边的农村地区去抢粮,结果出去转了一圈,一无所获。为什么呢?因为这时候国军不断向大城市收缩,广大的农村地区都已经变成了解放区,在国军下乡抢粮的时候,老百姓早都把粮食藏起来了,军队也找不到,只好空手回城。

  一计不成,卫立煌又生一计。他认为,东北土地肥沃,沈阳周围的土地全部都种高粱米,足够供应。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否决了,因为根本没有可行性,就算可行,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且,当年东北遭遇大旱,收成只有往年的百分之二十。

  无奈之下,卫立煌只好又拿出了老办法,找“美军朋友”帮忙,协调空运。卫立煌邀请一位驻华美军顾问的上校,到沈阳来考察了一番,提出要美军协助,从华北傅作义那边空运粮食和弹药等物资到沈阳来。这位美军上校询问了沈阳的机场状况等,然后就拍胸脯,一口答应了卫立煌。

  但实际上,在卫立煌到东北之后,一直到辽沈战役结束,也没有空运多少物资到沈阳来。美军上校为什么放了鸽子呢?原因也很简单,国军没钱。

  在1947年国军建立起华而不实的全国联勤体系之后,各地的守军一旦被包围,交通线被切断,就只能依赖美军协助空运,而负责空运的就是陈纳德的航空公司。

  现在许多人提起来陈纳德,都会感念他在抗战期间组建飞虎队,但他来华完全是被高薪所吸引,在抗战期间名利兼收,抗战结束后,陈纳德的运输队就改组成了航空公司,国军的物资空运基本上都由陈纳德的航空公司负责,他在此期间大发中国的国难财。

  对陈纳德来说,国军越是依赖铁路线和公路线,局面越是被动,就越是有求于他,他的生意就越好。

  


  1948年,国军在各战场的局势都开始恶化,到处起火,被包围的守军都需要空投物资。对陈纳德来说,这就是发财机会。按照有些资料的说法,整个1948年,国军军费中的一半都被陈纳德赚走了,就是因为这一年国军越发依赖空投,陈纳德的航空公司忙得不可开交。

  陈纳德的航空公司运力也十分有限,所以大规模空运物资实际上并不可能。尤其是要保证几十万大军的物资,更加超出了运力极限。这也就是在辽沈战役、淮海战役期间,被包围的各个国军部队都只能指望空投,但实际上都等不来的原因。

  究其根源,则是在抗战之后的中美关系蜜月期,国军上下过高估计了美国对蒋介石政权的支持程度,而国军自己又没有能力来维持交通线,也没有能力自主扩大空运能力,却把自己的后勤运输体系改成了美军模式,不仅没有让国军的战斗力提高,反而加速了国军的崩溃。

  而在朝鲜战场上,美军的后勤供应体系也是一样的,但却运转顺畅,一些部队在被志愿军包围之后,也能就地建立阵地,组织抵抗,美军则可以一边空投物资,一边提供空中支援,协助其突围。这就是美国的工业实力让美军已经成了现代化军队,而国军只是伪现代军队,却要用一套自己玩不转的后勤供应体系,我们也很难理解,蒋公究竟是怎么想的。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蒋公在解放战争期间,盲目信任美国人,完全脱离了自己的实际情况,导致各个战场都出现了卫立煌在东北的困局,联勤体系靠不住,交通线守不住,空运指望不上,野战能力急剧退化,连下乡抢粮这样的传统技能也退化了,自然也就走到头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