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丈夫入狱,她把女儿丢给婆婆一走了之,36年后,女儿却因她而死

  1929年,21岁的谢冰莹与丈夫符号有了爱情结晶,女儿出生,夫妻二人对这个孩子喜爱不已,给孩子取名“小号兵”。

  


  谢冰莹,湖南新化人,出生于书香门第,10岁之时,与二哥谢焕文一同上私塾,后来又考入湖南第一女子师范学校,在这里,接触革命思想。

  1926年,在二哥谢焕文的支持下,谢冰莹考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不久参加北伐战争,被分配到叶挺的独立团,在这里她与特务连战士符号相识相恋,然而,二人的结合,却并不容易。

  北伐之后,武汉分校解散,20岁的谢冰莹也回到老家,此时儿,她的二哥谢焕文已在北伐之中牺牲,谢冰莹老母亲为了让女儿安安稳稳留在身边,便为谢冰莹再老家张罗了一桩婚事儿,未婚夫谢冰莹早年间便认识,名字叫萧明成。

  


  虽然相识,但谢冰莹对此人并不感冒,可最终,还是拗不过老母亲,含泪相嫁。

  洞房夜,谢冰莹没干别的,苦口婆心劝说“丈夫”萧明成,经过三天三夜的劝解,最终,谢冰莹取得胜利,萧明成放她离开。

  离开老家,谢冰莹辗转找到符号,二人结为夫妇,可当时的符号,也是穷困潦倒,夫妻二人过的很寒酸,谢冰莹生孩子,几乎花光二人全部积蓄,月子中的谢冰莹是饥一顿饱一顿,面黄肌瘦,女儿小号兵,也是皮包骨,经常半夜饿的嚎啕大哭。

  实在没办法,符号决定去一家书店上班,很不巧,这家书店是地下党开的,一进书店,便被特务逮了个正着,稀里糊涂被判5年关进狱中。

  


  得知丈夫入狱,谢冰莹是伤心不已,想尽办法与符号相见,自己的情况,符号也清楚,于是对谢冰莹道:“我们是革命伴侣,结婚是没有条件的。我们不能生活在一起,你愿意采取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有你的自由......”。

  此时的谢冰莹,与符号爱意正浓,哭着道:“我带‘小号兵’回武汉,抚育孩子,奉养老母,我等你一辈子。”。

  因为这句话,符号在狱中苦苦煎熬,时刻盼望与妻儿相聚,可5年后出狱,符号辗转回到武昌老家,见到的只有老母亲与女儿小号兵。

  


  符号根本不相信妻子已经离他而去,带着女儿苦苦等待谢冰莹回归,这一等便是8年,直到小号兵13岁,这才在母亲的张罗下另娶。

  他不知道的是,谢冰莹在把女儿送回老家后,见符号的母亲,也是穷困潦倒,为了不拖累人家,把女儿留下便离开,后来谢冰莹误信流言,以为符号已经死在狱中,便另嫁他人。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身在日本的谢冰莹愤而返国,投身革命,组织“战地妇女服务团”。

  1942年,时隔12年,谢冰莹找到了符号、小号兵妇女,希望带小号兵离开。

  


  可自从谢冰莹把小号兵丢给奶奶,便对小号兵不闻不问,母女二人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小号兵怎么可能跟她走?

  无论谢冰莹怎么劝说,小号兵都只是摇摇头。谢冰莹无奈,只能含泪离去。

  小号兵虽然小时候身体不好,但却冰雪聪明,符号给她取名“符冰”,可见对谢冰莹用情至深。

  长大后的符冰,对文学很有兴趣,深受柳亚子喜爱,还曾在《大千杂志》发表文章。

  但可惜的是,1966年,浩劫来临,因为谢冰莹的原因,符冰被活活打死,年仅36岁。

  


  从把小号兵(符冰)送回老家,谢冰莹几乎没有再尽过母亲的责任,而在36年之后,符冰却因自己而死,此事儿,也成为谢冰莹心中一根刺,得知女儿离世消息,谢冰莹抱着与符冰合影,泪流不止。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