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薛延陀汉国的亡国之路:一门亲事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命运


  薛延陀是东部高车一部落。曾经于南齐永明五年,随阿伏至罗到准噶尔盆地建高车国。南北朝时,游牧于阿尔泰山西南,额尔齐斯河一带,少数留在于都斤山。

  隋大业元年(605),铁勒诸部奋起反抗西突厥暴政,共推契苾部首领契苾歌楞为易勿真莫何可汗,又推薛延陀部首领乙失钵为野咥可汗,于是,乙失钵率部立庭燕末山(阿尔泰山支脉)遂成为铁勒中强部。

  


  大业七年(611)西突厥射匮可汗立,势复盛,契苾歌楞与乙失钵自动取消汗号,于是,迄于隋唐之际,薛延陀与其它铁勒各部又受突厥统治。到了唐太宗时期,薛延陀国首领不满唐王朝在西域的一些做法,就找机会死磕大唐王朝。

  只是对手太强悍,没讨到丝毫的便宜。薛延陀这个国家倒也不笨,硬的不行,赶紧服软,于是,又是遣使又是朝贡,表明想娶唐朝公主。这时主政大唐的正是唐太宗李世民,他相当重视西域,一直琢磨着如何解决北方边境问题。

  对此,李世民心里早有盘算,前朝的历史在那搁着呢,西汉很长一段时间就和匈奴和亲,结果又如何?人家得了好处,还不是一样来犯边境,所以,太宗皇帝压根就没真正考虑过和亲事宜。不过,这时西域时局还挺微妙,所以,还得先稳住薛延陀。

  


  最终,李世民在和大臣们商议之后,决定答应薛延陀首领的和亲。后面的势态发展,可以说是一门亲事决定了一国的命运。

  太宗皇帝答应的这门和亲,常被后人拿来“调侃”。《新唐书》这么说:李世民拉出一张很长的聘礼单:马、牛、羊和橐驼需备齐10多万头,并且,还得由首领夷男亲自赶到灵州。如果夷男做到了,太宗皇帝才会亲自护送公主去成亲。

  那么,这个条件苛刻么?

  倒也谈不上。

  薛延陀的畜牧业还是很发达的,问题就是如何运输。那时全靠“步行”啊,这一路若是遇上个什么恶劣天气,或者水草供应不上,牲口数量肯定会大大折损。后人就说太宗皇帝这招真高,先是给人一糖块,结果,刚含在嘴里没多久,才发现糖芯居然是苦的。

  


  夷男高兴啊,唐王朝尊他为真珠毗伽可汗,又许公主给他,太宗皇帝还答应亲自送嫁,这是何等的殊荣,于是,“搜赋诸下羊马为赀”,很快就收集到了足够数量的牲口。但是,等赶到灵州时,由于各种原因,只剩下了小部分牲口。

  这时候,太宗皇帝倒也干脆,直接绝婚,理由就是:聘礼不足。夷男气的够呛,但是,他也没辙。大唐就是想用这事挫挫薛延陀的张狂劲,效果出奇的好,但是,这还不够,大唐要的是长治久安,所以灭薛延陀是必定的,只是现在还得留着,因为有个东突厥。

  此后两年中,每次薛延陀和东突厥有纠纷时,太宗皇帝就替东突厥说话,说夷男的种种不对。夷男内心有气,但是又敢说,没过几年就病故了。不久,夷男的嫡子拔灼自立为王搞出很多事,搅得薛延陀国内不得安宁,于是,李世民认为这时机会正好,遂出兵。

  贞观二十年(公元646年),唐军出击薛延陀,终于将该部落彻底剿灭了。到了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居于漠北的契苾、回纥等部,因薛延陀灭亡,无所依附,也相继归附唐朝。于是,唐在漠北设置十三州,以归附的少数民族酋长为都督、刺史,又置燕然都护府,来管理这些边州。

  


  这里,我们再来看看薛延陀和唐朝的“爱恨情仇”。

  可以说,薛延陀兴于唐,又亡于唐。薛延陀自称“我铁勒部人”,《新、旧唐书》记载,他们的先民曾和“薛”姓部落杂居,后来,又并了“延陀”部众,于是,号称“薛延陀”。那时,太宗皇帝的关注点更多的是东突厥,恰好这时,薛延陀威信力的暴涨,让太宗看到了机会,认为联合夷男有利于反击东突厥,于是,暗地里联系夷男,封其为可汗。

  于是,便有了薛延陀汗国和东突厥鼎足而立的局面。

  


  太宗皇帝扶持薛延陀,就是想先解决东突厥这个问题。但他并不希望西域再出来一个强势王国,所以,等东突厥败亡后,李世民转而扶持回纥,抑制薛延陀做大。

  贞观十二年(公元638年),李世民做了一事,引起了夷男的恐惧和猜忌。太宗皇帝下诏封夷男的两个儿子为小可汗,这明摆着是要分了夷男的权力。第二年,太宗皇帝又将东突厥的一个族人封为了可汗,明面上是管理东突厥的旧部,实质是让其看着薛延陀。

  对此,夷男能没想法么?他也没硬来,因为,他见识过李世民的厉害,所以,他在等,等李世民去了东边才发兵,结果,在山西被唐军打败了。所以说,谈李世民对边疆的治理经略时,平定薛延陀就是一个经典教范。投入少,成效却是奇佳。

  西域政权众多,对于成立不久的唐王朝始终都是威胁,不过,李世民不惧这些,他有太多的战斗经验,但是,他不认为战争就是解决纷争的最佳手段,时而怀柔、时而震慑、时而离间,关键时刻绝不吝啬兵力,始终都掌握着主动,以最小的代价平定了漠北。

  也有人以此将唐太宗和秦始皇、汉武帝以及魏太武帝比较,这三位皇帝更多则是武力解决问题,而唐太宗却是巧妙的运用了外交手段。

  


  西域的那些政权,何时才开始见识到中原王朝的厉害?

  秦朝有点短,其实,是从汉朝开始的,在通往西域的道路打通后,西域各国就知道了大汉王朝。外交的前提就是实力。至于修长城一事,这就涉及到主动防御还是被动防御了,唐朝后来最大的问题就是藩镇,李世民是不修长城的,但是,他就得在边境多部署兵力,后来又如何呢?再看看明朝,又开始修长城,想来其中的利弊已见分晓了。

  参考资料:

  【《新唐书·回鹘传》、《磨延啜碑》】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