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日军为何穿白衬衣上阵?王耀南发现异常,观察良久发现原因

  1939年6月19日,八路军独立支队在支队长陈士榘率领下,从灵石县的段纯出发,经双池、康城前往川口。上午10时许,部队抵达双池,听跑反的老乡说,康城已被数千日军占领。为防不测,陈士榘亲率前锋2团2营走在队伍前面,为全支队探路。

  不久,2团2营果然遭遇700余日军骑兵。陈士榘没有丝毫犹豫,急令2营就地展开,抢占河滩阵地和公路两侧山坡上的部分窑洞,凭借有利地形死死顶住敌人。但战斗刚开始,陈士榘就被日军掷弹筒打倒在地,生死未卜。一时间,成立不仅8个月的独立支队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地。

  


  独立支队是由343旅补充团与晋西3个游击大队合编而成。部队中老兵很少,大多数是参战半年多的新兵。他们手中不仅有鸟铳火枪,甚至还有大刀梭镖。虽说部队战斗热情很高,但毕竟缺乏实战历练。有鉴于此,支队政委林枫当即决定,将支队的指挥权交到职位不高,但在团以上干部中资历最深、实战经验最丰富的1团副团长王耀南手中。

  危难时刻,王耀南也顾不上谦虚,他迅速观察了一下战场地形,便下达了一连串命令:1团1营立即掩护支队机关向西泉撤退;2团1营、3营沿公路左侧山沟运动至敌后,对日军实施反包围。1团2营保护2团2营侧后,防止该营被日军“包饺子”。自己率1团3营、警卫连和支队特务连抢占公路左侧高地。鉴于对手是骑兵,王耀南特别告诫各部:咱们支队家底薄,弹药不多,要充分发挥特等射手作用,对敌实施精确“点名”。若日军骑兵冲锋,千万要注意利用地形阻滞,别让敌骑兵近身。若日军骑兵下马作战,则派出小分队袭击其战马集中看管地,迫其回援。只要坚持到天黑,日军就拿独立支队没辙了。

  


  由于王耀南部署得当,当面的日军骑兵虽然占据了机动性和火力的双重优势,但却没办法在占据了地形优势和人数优势的八路军打开局面,双方就这么在战场上僵持不下。

  不久,附近2个地方游击大队闻讯赶来,加入了战团,有效地分散了日军的火力。这时候,王耀南派人给随1团1营行动的副支队长黄烨送信,要求他在妥善安顿好支队机关后,率1团1营折回,于天黑后绕至当面日军侧后,对其军马集中看管地实施突袭。届时,王耀南将令1团2营出击,配合1营的偷袭行动。

  


  这个命令,是在当天中午时分送出去的。不过,此后王耀南观察战场,发现了一个此前未曾注意过的细节:日军官兵纷纷脱去土黄色的军装上衣,穿着白衬衣作战。在山西那种地形地貌环境下,土黄色的军衣无疑有较好的环境适应性,而白衬衣就显得太扎眼了。为什么日军要这么做,而且还不是个别现象?

  王耀南想了一会,始终不得要领,但当他用望远镜照向顶在2团2营侧后,死死保护兄弟部队不被日军合围的1团2营指战员们的背影时,见他们军衣后背湿了一大片,显得颜色较平日里深得多时,登时明白了:6月的山西,进攻之敌在太阳暴晒下热得受不了,这才顾不上战场隐蔽,一个个穿着白衬衣上阵了。

  


  要换作一般人,也就想到这里为止了。但是,身经百战的王耀南却没有满足于此,而是进一步往深处想:天气这么热,对于进攻方来说更耗体能。目前双方僵持不下,日军攻不上我军阵地,却也害怕阵前撤退会被我军粘上或实施火力追击,导致兵败如山倒,所以对方也在咬着牙拼命坚持。那么天黑之后,疲惫不堪的日军必然要向后收缩,转入防御。届时如果1团1营、2营按原计划突袭日军侧后,岂不是往人家枪口上撞?这可不行,得马上通知黄烨,务必要带部队提前出击。

  16时许,1团1、2营较原计划提前4个小时向日军侧后杀去。这一下,当面日军的火力明显减弱了不少。王耀南察觉到对手这个变化,立即令2团各营死死粘住对手,不让敌人脱身回援。

  17时,当面日军的火力突然增强了,而且开始朝公路左侧高地实施火炮试射。敌人这是要不管不顾自己的后方,和独立支队决战吗?不,王耀南判断对手这是要虚晃一枪,准备实施阵前撤退。于是,他传令各部队:越是在日军战斗意志动摇时,越是要粘住对方不放,一定要打疼他们。

  不过,由于独立支队装备落后,弹药奇缺,日军若破釜沉舟决意撤退,还真未必一定能拦得住他们。此时1团1、2营已开始出击,若是撞上日军主力,最理想的情况下也将打成一个得不偿失的遭遇战、消耗战,而这恰恰是处于弱势地位的八路军需要极力避免的。

  


  于是,王耀南急忙派人给1团1营、2营送信,要求他们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处置,发现苗头不对立即撤下来,万勿对敌硬拼。与此同时,他又派1团1个连立即接应2团2营后撤,并派专人到战场上寻找下落不明的陈士榘,务必要做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王耀南发出这一系列命令后,他的指挥部被日军炮弹击中,他本人腹部中了块弹片,连肠子都流出来了。好在通信员们及时将他的最新指令传达到各部队,因此大家都及时撤了回来,并找回了受伤仍在昏迷中的陈士榘。知晓这些好消息后,一直在勉力支撑的王耀南这才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此次凶险的双池遭遇战,独立支队共计毙伤日军200余人,但自己也付出了牺牲200余人,400余人负伤的代价。以独立支队人员、装备和战斗力的实际情况看,能打出这样的交换比,而且最后能在强敌面前全身而退,已然是个奇迹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