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战区司令顾祝同,心生毒计,借日军之刀杀新四军,结果出人意料

  新四军于1938年初编成后,被划归第三战区战斗序列,军部移驻皖南云岭。虽然名义上达成了合作抗日的共识,但蒋军却总想将新四军困于皖南狭窄之地,限制其发展。不过,新四军第1、第2支队却想办法,绕开了蒋军对新四军施加的诸多限制,先后挺进苏南,开创了江南抗战新局面,自身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面对既成事实,恼羞成怒的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心生一计,下令调新四军1个支队前往青弋江,接替蒋军防务,与日军正面硬碰硬。这一招确实毒辣,新四军若不遵从,便会给人“不遵军令、擅自行动,破坏抗战大局”的口实。可打阵地战并非兵少力弱、装备极差的新四军之所长,蒋军希望借日军之手,消耗乃至消灭我军的意图昭然若揭。

  新四军政委项英思前想后,最终将这个棘手的任务交给了第3支队。该支队是由闽北、闽东红军游击队编成,由新四军参谋长张云逸兼任支队司令,副司令是谭震林。所辖的第5团由闽北游击队编成,团长饶守坤,副团长曾昭铭。第6团由闽东红军游击队及闽西游击队一部编成,团长叶飞,副团长吴焜。两个团加起来只有约2000人左右,尚不及蒋军1个团人数,装备更是没法比。

  


  顾祝同给新四军指定的接防阵地,夹在蒋军144师和98师之间,为湖沼地带,水系河网如蜘蛛网般密集,日军汽船往来自由,对防御十分不利。张云逸、谭震林勘察地形后,决心采用运动防御,只在正面配置小部兵力守要点,将支队主力配置在侧后,以便对突入之敌实施侧击和反突击。具体部署是:6团3营位于夫子决、上杨杵、马家园、十甲村一线,担任正面防御,营部设在十甲村。支队部率5团2营进驻西河镇。5团3营7连、9连位于主阵地左侧,8连位于主阵地右翼。5团1营、6团2营为支队预备队,配置在蒲桥、青弋江一线。

  第3支队是1938年10月中旬进入青弋江防御阵地的。当时,正在进行“武汉攻略战”的侵华日军华中派遣军,为掩护长江航运,分出部分兵力,打算攻占大青、青阳,以解除中国军队沿江炮兵对其长江补给线的威胁。为配合其在铜陵、大通沿江的“扫荡”,驻湾沚的日军改守为攻,打算向青弋江进犯,以牵制、分散中国军队的兵力。

  


  10月30日,驻湾址日军出动一个约500人的步兵、骑兵混编大队,兵分三路,向新四军第3支队防区内的红锡镇发起进攻。其中,第一路由芳山由芳山渡河,经滩头,攻红花铺;第二路由芳山向红锡镇进攻;第三路由崔山头经姚王渡向红锡镇进攻。

  当天早晨6时许,我6团3营8连前哨班在清水潭地区与来犯日军接触。这个班以2人受伤的代价,迟滞该敌约1小时,为我军调整部署争取了时间。为减少不必要的伤亡,该班随后按战前预案放弃清水潭,转移至主阵地。8时许,八连指导员率1个班兵力增援往红花铺。该班进至陶家附近时,与从红花铺退回的1个班相遇。2个班决定兵合一处,重返红花铺,力争迟滞日军渡河速度。由于敌众力量悬殊,这两个班与日军激战约1小时,虽毙伤敌10余人,但自己也蒙受了伤亡殆尽的损失。

  


  11月3日,日军又增兵400余人,和先前进攻我是青弋江阵地之敌又重新划分了战斗编组,改为四路围攻我马家园、十甲村等地。其中,第1路主力由红花铺、姚王衬向十甲村进攻,这路敌军中的炮兵在跑马山放列,猛烈炮击马家园、十甲村,掩护步兵进攻。

  第2路主力由红花铺经清水谭,进攻攻十甲村东面的仓里十甲村,一部分兵力直扑十甲村,打算得手后再继续向马家园进攻。第3路日军从红花铺出发,经滩头进攻夏高桥。第4路日军从芳山出发,经虾鱼沟进攻夫子决。

  我第3支队驻清水谭、夏高桥的守备部队与强敌激战约2小时后,主动放弃阵地撤回陶村。位于右侧翼的5团8连为拉平防线,也奉命撤董村。日军随后进攻陶村,与6团3营9连展开激战。久攻不下的日军随后呼叫增援,而9连则赶在增援之敌赶到前向西撤离陶村。此后,日军又先后攻占了马家园和三甲村。直到此时,第3支队主力才对敌施行猛烈的侧翼反击。日军因战线拉得过长,兵力分散,便收缩回红花铺、红锡镇两地,3支队得以收复马家园。

  


  11月4日天刚蒙蒙亮,和3支队5团参谋长桂蓬洲率该团3营,经崔山头向驻守红杨树之敌发起反击,全歼日军1个小队。几乎与此同时,5团2个小分队分别袭击了湾沚和九里山。不明就里的日军以为新四军意在乘虚端其老巢,便急令外出进攻的各路日军部队立即回援。到当天下午,新四军第3支队青弋江防御阵地又恢复到了战前态势。

  据统计,10月30日、11月3日、4日的战斗中,新四军第3支队总计伤亡33人,毙伤来犯的日伪军百余人。青弋江一带群众见新四军如此神勇,自发募集了3000余元钱慰问第3支队。顾祝同接到新四军军部上报的青弋江防御战战斗详报后,连称:“没想到,没想到!”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