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被名媛妻子劈腿,掏空家产,逼成脑溢血:一代传奇的唏嘘情史

  1916年。

  上海某公馆。

  徐悲鸿问蒋棠珍:“我准备去法国了。你要一起去吗?”

  蒋棠珍说:“去。”

  徐悲鸿接着问道:

  “你可想好了,这可不是儿戏。那里可是远在天涯的巴黎。我身上只有一点留学官费,你一个大小姐,能跟我受得了这个苦么?”

  蒋棠珍笑:“有什么不可以的。有你在,我不怕孤单,也不怕吃苦。”

  他们作出决定:“私奔”。

  这一年蒋棠珍17岁,徐悲鸿21岁。

  


  那时,徐悲鸿刚刚丧妻。

  17岁,他受父母之命,跟同村一名少女结婚了。

  妻子漂亮贤惠。

  但他就是看不上。

  他嫌弃对方是个裹小脚的女人。但还是和她同房,生了一个儿子。

  


  年轻时的徐悲鸿 图片来源:网络

  婚后第五年,徐悲鸿扔下妻儿,只身一人来到了上海,用一副画,敲开了仓圣明智大学的大门,成为美术系教授。

  这一年,蒋棠珍的父亲蒋梅生,被聘请为复旦大学教授。举家来到了上海。

  命运的画笔,正悄然将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连在了一起。

  


  1916年,徐悲鸿收到噩耗——妻子病入膏肓。

  他连夜赶回,见妻子最后一面。

  虽然对妻子没什么感情,徐悲鸿依然心痛不已。

  不过很快,他的悲伤就被一段新恋情彻底覆盖。

  剩下的只有兴奋,意乱情迷。

  这一年,他被邀请到了蒋梅生家做客。

  徐悲鸿闻着箫声进门。

  一个女子走向前来,灵动可爱。

  女子名叫蒋棠珍。

  两人四目相对。

  那一刻,时光停止流转。

  徐悲鸿问道:“蒋小姐,刚才是您在吹箫么? 真好听。”

  蒋棠珍笑道:“是啊。不过,比起我父母来说,真是滥竽充数了。”

  徐悲鸿惊叹不已,接着对一家老少一顿猛夸。

  夸完了艺术,夸美食:“天下第一菜,宜兴蒋公馆。”

  蒋棠珍父亲喜欢吟诗作画,只要他念出一句诗,徐悲鸿马上能接下一句。

  一唱一和,好不快乐。

  临走前,蒋棠珍请徐悲鸿为匾额“引凤楼”,即兴。

  做画

  徐悲鸿一气呵成,完成大作 。

  情商高,又有才华,这样的徐悲鸿,让蒋棠珍心动不已。

  多年后,蒋棠珍在传记中写道:

  “徐先生闯进我的家庭,给我带来了新奇的感觉,秘密的喜悦。”

  徐悲鸿对充满朝气的蒋棠珍, 更是心醉神怡。

  


  徐悲鸿和蒋棠珍两人,第一次就给彼此留下深刻印象。

  此后,两人常常找各种机会见面聊天。

  一来二去,暗生情愫。

  蒋梅生看在眼里,心领神会。

  他对徐悲鸿感慨道:“要是我再生一个女儿, 就把她许配给你了。”

  为什么要再生一个女儿?

  为什么徐悲鸿不能和蒋棠珍在一起?

  原来蒋棠珍早就和查家公子订了亲。

  那时的观念,只要是订了亲,就一定要结婚。

  何况两家都是名门望族。这婚事,可不能马虎大意。

  万一出了差错,不仅家族名誉尽失,更不好向查家交代。

  虽然蒋棠珍的心在燃烧,但是想想问题严重性,还是克制住了情感。

  然而就在关键时刻,查公子做了一件非常不靠谱的事情。

  当时,查公子就在复旦大学上学。

  有次为了能通过考试,查公子托人问未来的岳父大人,提前给自己一张试卷。

  蒋棠珍知道后,气得满脸通红。

  她向母亲诉苦:“查公子人品太差了,连考试都想要作弊。这样的人品,以后怎么立足社会。”

  在她眼中,查公子不求上进,徐悲鸿却勤奋好学。

  一比较落差感就来了。

  想到今后不能跟喜欢的人共度余生。

  蒋小姐一下子郁郁寡欢起来。

  徐悲鸿察觉到了她的变化。

  对她的痛苦,感同身受。

  因为他自己曾深受包办婚姻之苦。

  他决定拯救蒋棠珍。

  于是,便有了开头“私奔”的那一幕。

  想不到,蒋棠珍很快答应了这个大胆的决定。

  在朋友协助下,他们瞒天过海,逃过了父母的眼睛,挣脱了世俗的束缚。

  搭着一艘去往远方的船舶,漂洋过海,去到了日本。

  出发前一天,徐悲鸿拿出一对水晶戒指。

  他把一枚刻着“悲鸿”的戒指,戴在了蒋棠珍手上。

  将刻着“碧微”的戒指,戴在了自己手上。

  徐悲鸿笑着对蒋棠珍说:“如果有人问碧微是谁, 我会告诉他,这是我未来的太太。”

  此后,蒋棠珍成了“蒋碧微”。

  


  徐悲鸿和蒋碧微先去到日本,后来又辗转去到了巴黎。

  对徐悲鸿来说,巴黎是艺术的殿堂。这里有卢浮宫、埃菲尔铁塔 和凯旋门。

  徐悲鸿每天沉醉其中,如痴如醉。

  而对蒋碧微来说,这里是欲望之城。 满眼都是珠宝和华服。

  可是这些只能看得起,买不起。

  那时,徐悲鸿还是一个穷画家,仅靠一点官费供养两个人生活。

  父母也因为反对他们的婚事,不提供任何经济支持。

  但是,蒋碧微还是忍不住好奇心,走进了商场。

  她试穿了一件风衣。

  服务员小姐猛夸端庄大方,极力说服她买下来。

  蒋碧微看看镜中的自己,再看看标签上的价格。

  她脱下衣服,叹口气,转身就走了。

  留下落寞的背影。

  后来,蒋碧微无数次,路过这家商场。

  可是一想到自己再也不是曾经养尊处优的大小姐。

  她就再也没有进去过。

  图片来源:网络

  徐悲鸿知道后,非常内疚。

  为了能让妻子过上好生活,他更加拼命工作。

  坐在工作室,一呆就是十几个小时。

  几乎天天如此。

  终于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

  他收到了出版社寄来的1000元插画费。

  拿到钱,徐悲鸿第一时间冲进商场, 把那件风衣买了下来。

  蒋碧微穿上风衣后,泪眼婆娑。

  图片来源:网络

  在巴黎那段时间,日子过得虽然苦,但是两人感情十分融洽。

  虽然在物质上,徐悲鸿不能给妻子太多满足。

  但是他可以为妻子画画,一幅接一幅。

  其中最有名的一幅是《琴课》 。

  


  《琴课》 图片来源:网络

  在画中,妻子温柔地拉着小提琴。

  画面满溢着深情。

  风平浪静的日子没过多久,暴风雨就要来临。

  慢慢地,蒋碧微发现,徐悲鸿变了。

  变成了一个只知道画画的工作狂。

  没有浪漫,没有关心,没有温度。

  “他的眼里只有艺术,没有我。”

  蒋碧微的欲望,就如杂草一般,开始疯狂生长。

  她将徐悲鸿的工作室,变成了大型派对场。

  和朋友们在一起狂欢。

  沉迷于醉生梦死的生活。

  喝咖啡,要喝巴黎最贵的。

  买衣服,要买精致的。而且每天不重样,光旗袍就买了两大箱。

  但是徐悲鸿那点薪水,哪里禁得起她这般挥霍。

  不久,经济就捉襟见肘。

  囧困的生活,让她牢骚满腹。

  没钱买新衣,她抱怨:你一天到晚画画,怎么就不赚钱呢。

  没钱举办茶会,她唉声叹气: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徐悲鸿理解妻子的不满。

  于是他更加努力创作。

  甚至跑到新加坡为人画像。

  而偏偏在这时, 一个叫张道藩的男人闯入了蒋碧微的生活。

  张道藩画像 图片来源:网络

  张道藩是英国伦敦大学美术学院的高材生,而且还是富家子弟。

  那天他慕名而来,要找徐悲鸿切磋画技 。

  他没有被徐悲鸿的画吸引,却被蒋碧微迷得五荤三叉。

  张道藩向蒋碧微发起了进攻。

  带她逛商场,为她一掷千金。

  


  徐悲鸿和蒋碧微的女儿徐静斐对母亲的回忆

  1925年,因为时局动乱,徐悲鸿的官费停掉了。

  他回国到处筹集官费,留下蒋碧微一人在家。

  此时,小三趁虚而入。

  张道藩在附近租下了一套旅馆。

  隔三差五约上几个朋友,叫上蒋碧微,一起搓麻将。

  麻将桌上,两人眉来眼去,打情骂俏。

  逍遥快活。

  而此时的徐悲鸿,正在为生活费辛苦奔波。

  1926年,2月。

  张道藩来到蒋碧微的房间,递给她一封滚烫的情书。

  情书名叫“我没有一天不在想念你”,里面写道:

  “ 为什么我深爱一个女子,我却不敢拿出英雄气概,去向她说,我爱你。为什么我明明知道,我若爱她,将使我和她同陷痛苦,而我总是去想她....."

  字里行间, 无一不表达了对蒋碧微的爱慕之情。

  蒋碧微看得面红耳赤,心荡神怡。

  在张道藩轮番攻击下,她不能自已。

  不过,蒋碧微犹豫再三,她还是拒绝了张道藩。

  张道藩转身娶了一个法国姑娘为妻。

  


  1927年,10月。

  国内形势好转,一股归国热潮席卷而来。

  徐悲鸿带着蒋碧微回到了上海。

  这一年,徐悲鸿不再是穷小子,他载誉而归。

  他的作品价值倍增。薪水也翻了好几倍,一个月能拿到300万法币,相当于现在3万RMB。

  蒋碧微也为徐悲鸿,生下了一儿一女。

  


  生活好转,儿女双全。

  本以为岁月静好,花好月圆。

  然而现状却是战火连天。

  两人感情,并没有因为生活富足,而更加和谐。

  反而分歧却越来越大, 争吵无止无休。

  蒋碧微热衷茶会、派对;沉迷于风花雪月。

  张道藩趁虚而入,又开始对蒋碧微大献殷勤。

  而徐悲鸿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工作、绘画上,对这些毫无兴趣 。

  如果两人各忙各的,大家相安无事,这也罢了。

  但是偏偏,蒋碧微性格强势,控制欲超强。

  徐悲鸿加入公益团队,免费教绘画。

  蒋碧微质问:“怎么去找一个不拿工资的工作。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生活 ?”

  徐悲鸿拒绝张道藩的邀请。

  蒋碧微大发脾气:“为什么不能画,你知道画一张能赚多少钱吗?你能不能现实一点!”

  徐悲鸿关心时局,经常借助作品抒发感受。

  蒋碧微骂道:“你就不怕得罪人吗?你就这么自私,不顾我们一家人的安危!”

  蒋碧微就像行走的炸药库,一点小事就能引爆。

  徐悲鸿不辞劳苦工作,换来的不是理解,而是无尽指责。

  他身心俱惫。

  总是整夜睡不着,第二天起床头昏脑胀。

  每天要把头埋进水盆里,把大脑冲清醒点,才能去工作。

  争吵让家庭变得没有温度。

  徐悲鸿越来越想要逃离。

  他将更多时间和心思,放在了工作上。

  这时候,他遇见了孙多慈。

  孙多慈的出现,加速了这段感情的灭亡。

  孙多慈出生名门,美貌灵动,绘画天赋极高。

  徐悲鸿毫不掩饰对她的喜爱。

  常常当众夸赞她。

  为她画画。 将她作为重点培养对象。

  1932年,徐悲鸿在鼓楼建了一座公馆。

  在公馆成立时,孙多慈为他送来了一百颗枫树苗。

  两人发乎情,止于礼,并没有做出实质越轨的事情。

  如果蒋碧微稍微能够克制一下,或者换种方式处理这段关系。

  或许结局就不一样了。

  但是蒋碧微没有这样的情商, 更没有这样大度 。

  岁月,没有让她变得更加智慧,徒增了一脸沧桑。

  1934年8月。

  徐悲鸿带着孙多慈,去野外写生。

  这一幕被人拍了下来,发给了蒋碧微。

  蒋碧微看到照片后大怒。

  她跑到徐悲鸿工作的地方,看到了徐悲鸿为孙多慈的画像。

  画上的孙多慈,竟然如此灵动、美貌。

  蒋碧微的嫉妒之火不受控制地蹿了上来。

  她拿起一把刀,划在了那张漂亮的脸蛋上,一下两下。

  然后将整张画砸在地上,踩得粉碎。

  紧接着,她着众人的面,将孙多慈送的枫树苗一颗一颗砍掉,点燃一把火烧了。

  像个泼妇一样指着孙多慈,警告她:以后不要跟徐悲鸿有任何来往。

  就这,她还觉得不解气。

  她逼着徐悲鸿写下辞职信。

  孙念慈打算去法国谋求发展。

  蒋碧微从中作梗,撕毁她的护照,毁了她的前途。

  蒋碧微一连串过激行为,让徐悲鸿感到愕然。

  他没有想到,曾经深爱的那个女人,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

  蒋碧微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努力并没能控制住即将脱轨的列车,反而加速它,摧枯拉朽,奔向终点。

  


  1938年。

  徐悲鸿在广西日报上,发表声明。

  宣称彻底解除与蒋碧微的同居关系。

  28年的婚姻,在一场硝烟弥漫中,画上了句号。

  离婚后,蒋碧微要求徐悲鸿,赔偿她100万元现金,附加40幅古画,100幅他自己的画。

  徐悲鸿答应了。

  并且还多赠了她一幅画。

  这幅画便是蒋碧微最喜欢的《琴课》。

  这笔巨额赔偿,对徐悲鸿来说,可谓是倾家荡产。

  徐悲鸿为了偿还蒋碧微的画债,每天昼夜不停画画,结果积劳成疾。

  离婚一年后, 徐悲鸿没和孙多慈走在一起,选择了另一个女学生——廖静文结婚。

  而蒋碧微,和张道藩走到了一起。

  讽刺的是,那个曾经为她写尽无数思念的张道藩,却舍不得为她离婚。

  两人一直以情人的方式苟合着。

  蒋碧微逐渐老去,张道藩的激情随之冷却。

  最后两人和平分手。

  老年蒋碧微依靠典当徐悲鸿画作,维持生活。

  有人曾经问蒋碧微和徐悲鸿,你们后悔在一起么?

  蒋碧微说,我不后悔与他一起度过那段时光。

  徐悲鸿说,我不后悔曾遇见蒋碧微。

  曾经为爱私奔的两个人。

  因为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性格。最后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爱已消散,记忆留存。

  如果能够回到过去,重新开始,他们还会选择彼此么?

  然而没有如果。

  因为所有的发生,都是人生。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