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真正的“懂王”:范进丈人胡屠户


  大家都知道,美国有个懂王,没有人比他更懂科技,没有人比他更懂贸易,没有人比他更懂病毒……

  《儒林外史》也有个懂王,他就是范进的丈人——胡屠户!

  


  没有人比他更懂嫁女

  范进中举前,胡屠户骂他——

  “我自倒运,把个女儿嫁与你这现世宝,穷鬼,历年以来,不知累了我多少。”

  “我女孩儿也吃些,自从进了你家门,这十几年,不知猪油可曾吃过两三回哩?可怜!可怜!”

  范进中举后,胡屠户赞他——

  “你们不知道,得罪你们说,我小老这一双眼睛,却是认得人的!想着先年,我小女在家里长到三十多岁,多少有钱的富户要和我结亲,我自己觉得女儿像有些福气的,毕竟要嫁与个老爷,今日果然不错!”说罢,哈哈大笑。

  呵呵,把女儿嫁给个穷鬼,原来是算准了女婿五六十岁会发达。这可真是懂王!

  


  没有人比他更懂科举

  五十四岁的范进久考不中,胡屠户骂他——

  “如今痴心就想中起老爷来!这些中老爷的都是天上的‘文曲星’!你不看见城里张府上那些老爷,都有万贯家私,一个个方面大耳。像你这尖嘴猴腮,也该撒抛尿自己照照!不三不四,就想天鹅屁吃!趁早收了这心……”

  范进中秀才后,胡屠户说他——

  “如今不知因我积了甚么德,带挈你中了个相公,我所以带个酒来贺你。”

  “你如今既中了相公,凡事要立起个体统来。比如我这行事里都是些正经有脸面的人,又是你的长亲,你怎敢在我们跟前妆大?若是家门口这些做田的,扒粪的,不过是平头百姓,你若同他拱手作揖,平起平坐,这就是坏了学校规矩,连我脸上都无光了。你是个烂忠厚没用的人,所以这些话我不得不教导你,免得惹人笑话。”

  呵呵,原来范进中秀才是胡屠户积德的缘故,还得他来给立规矩。

  


  范进中举人后,胡屠户赞他——

  “我每常说,我的这个贤婿,才学又高,品貌又好,就是城里头那张府、周府这些老爷,也没有我女婿这样一个体面的相貌!”

  “虽然是我女婿,如今却做了老爷,就是天上的星宿。”

  不中举就是“尖嘴猴腮”,是“不三不四,想天鹅屁吃”,中举了就是“才学又高,品貌又好”,是“天上的星宿”,这胡屠户真是啥都懂啊!

  


  没有人比他更懂报应

  范进中举后一时发疯,众人让胡屠户把他打醒。平日没少把女婿骂到狗血喷头的胡屠户此时却害怕起来——

  “虽然是我女婿,如今却做了老爷,就是天上的星宿。天上的星宿是打不得的!我听得斋公们说:打了天上的星宿,阎王就要拿去打一百铁棍,发在十八层地狱,永不得翻身。我却是不敢做这样的事!”

  但抵不住众人撺掇,胡屠户果然打了女婿一巴掌,不想真出问题了——

  胡屠户站在一边,不觉那只手隐隐的疼将起来;自己看时,把个巴掌仰着,再也湾不过来。自己心里懊恼道:“果然天上‘文曲星’是打不得的,而今菩萨计较起来了。”想一想,更疼得狠了,连忙问郎中讨了个膏药贴着。

  看,胡屠户真是什么都懂,知道天上的文曲星是打不得的,而自己的手出问题,也正验证了他的“先知先觉”。

  


  没有人比他更懂金钱

  范进中举后,胡屠户带了七八斤肉、四五千钱来贺。

  因有了张乡绅送来的五十两贺礼,不再差钱的范进包了六两多银子还给丈人。胡屠户更欢喜了——

  又转回头来望着女儿说道:“我早上拿了钱来,你那该死行瘟的兄弟还不肯!我说:‘姑老爷今非昔比,少不得有人把银子送上门来给他用,只怕姑老爷还不希罕。’今日果不其然!如今拿了银子家去骂这死砍头短命的奴才!”说了一会,千恩万谢,低着头,笑迷迷去了。

  在金钱、富贵这事上,胡屠户确实挺懂!

  范进一中举,不光张乡绅送银子送宅子,其他人也来奉承他,“有送田产的;有人送店房的;还有那些破落户,两口子来投身为仆,图荫庇的。到两三个月,范进家奴仆、丫鬟都有了,钱、米是不消说了。”

  


  没有人比他更懂陪客

  因大喜过望,范进母亲一命呜呼了,张乡绅等地方头面人物少不得来范进家吊唁。

  这事,在胡屠户口中是这样的——

  “自从亲家母不幸去世,合城乡绅,那一个不到他家来?就是我主顾张老爷、周老爷,在那里司宾,大长日子,坐着无聊,只拉着我说闲话,陪着吃酒吃饭;见了客来,又要打躬作揖,累个不了。我是个闲散惯了的人,不耐烦作这些事!欲待躲着些──难道是怕小婿怪!惹绅衿老爷们看乔了,说道:‘要至亲做甚么呢?’”

  看来,胡屠户最懂陪大人物聊天。

  可现实情况是怎样的?

  听说张乡绅来范家,轿子已是到了门口,“胡屠户忙躲进女儿房里,不敢出来”。

  后来,他听到张乡绅走了,“直等他上了轿,才敢走出堂屋来”。

  


  哈哈,这就是懂王胡屠户了,什么都是没有人比他更懂,因为,他有一张好嘴!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