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让戴笠束手无策红色间谍张露萍,沈醉出了书,才证明其清白


  1940年4月的一天,戴笠得到了一个准确信息,那就是天府街14号,是隐藏在他们眼皮底下的一个中共地下联络站。并且得知,当晚那里马上就要召开联席会。

  这个消息让戴笠激动不已,他立刻部署行动,准备到晚上就带着队伍把那个联络站一锅端,也好借机把去开会的共产党员一网打尽。

  就在戴笠部署任务的时候,有个女人却得到了情报。由于时间紧急,这个女人已经没有办法向上级报告,于是她不顾纪律要求,独自来到了天府街14号,并顺利地把一张写着“有险情,速转移”的纸条交给了中共地下联络站的工作人员,然而迅速离去。

  正是她的纸条,让党组织取消了当晚的会议。而那些参会的党员,也因此躲过了一劫。

  


  (张露萍旧照)这个勇敢的女人叫张露萍,原名余家英,是四川崇庆人。

  余家英是私塾先生余泽安的幼女,自幼便很得余泽安疼爱。受余泽安影响,余家英小时候便随父亲读书识字,后来又被送入学校读书。

  虽说家境不富裕,但有父母的疼爱,余家英的童年还是无忧无虑的。

  不过,在余家英读小学的时候,家里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原来余家英的大姐余家彦在读女子师范时,被国民党川军师长余安民看上,并被强娶为妾。大姐的不幸遭遇让余家英的父母非常难过,也给余家英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让她小小的心灵从此对黑暗的旧社会和无法无天的军阀充满了憎恨和愤怒。

  1937年6月,余家英凭着优异的成绩考入蜀华中学。然而随着“七·七事变”的发生,抗战也随之全面爆发。张露萍虽然只是个文弱的女学生,但是她却积极投身于抗日救亡的活动中。

  当时她有个好朋友叫车崇英,她们不仅经常结伴参加各种抗日救亡活动,而且车崇英还特别喜欢邀请余家英到家里去玩。

  对于余家英来说,车崇英家有两个吸引她的地方,一个就是她的父亲车耀先是中共川西特委军事委员。由于是资深革命同志,他在很多问题上都有独到的见解。因此余家英但凡有不能理解的问题,就喜欢向车耀先请教。另一个就是车崇英家有不少进步书刊,这些读物大大地增加了余家英对共产党的认识和革命的热情,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余家英立下了救国救民的志向。

  在抗日救亡活动中,余家英总是那个最积极的女学生,她写宣传标语,到工厂、学校和街头四处演讲。对于地方政府的威胁和干预,她更是毫无惧色。她希望能通过努力,让自己既不会重复大姐余家彦的悲剧,也不要像其他女学生毕业就面临嫁人的结局那样。她要做一名能够在国难当头的时候,为国家做出贡献的新女性。

  


  (在延安的女学生)由于对共产党有着坚定的信念,余家英对远在西北的革命圣地延安,充满了向往,她迫切地想到延安去接受党的教育。于是在她的请求下,成都抗日后援会及车耀先最终把她和其他几名爱国青年悄悄地送出成都。

  此后,余家英等人又经过危险重重的沦陷区,几经辗转,终于抵达了她朝思暮想的延安。

  起初,余家英在陕北公学读书,后来又被作为培养对象,转入抗日军事政治大学读书。

  在延安学习的时候,余家英觉得她的每一天都过得十分充实。在那里不仅要学习,还要把劳动和锻炼有效结合,这让她觉得十分新鲜。她深知想要救国救民,不仅要在思想上有进步,而且还要有好的体魄和劳动的能力,所以她不仅刻苦学习,努力劳动,而且她还积极锻炼。

  除此外,余家英虽然年纪不大,却是个多才多艺的小姑娘。每次的文艺演出,以及出墙报,她都积极参加。由于她出众的表现,在学习期间她还被推举为女队负责人。

  在集训的时候,男生和女生在操场上集会时,都有拉歌的环节。余家英带领女队最喜欢唱抗日歌曲《干一场》。那雄浑激越的歌声,常常让大家听得热血沸腾。久而久之,不管是集会还是机关单位拉歌,《干一场》就成了大家最喜欢的一首歌。而擅长指挥又领头歌唱的余家英,也因此得了一个外号叫“干一场”。

  1938年10月,热血青年余家英由于表现突出,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被作为干部培养对象,送入中央组织部举办的干部培训班学习。

  学习期满后,考虑到余家英能写会画,组织把她调到了延安文联干秘书工作。她在那里结识了志同道合的陈宝琦,并与之结为了革命伴侣。

  不过新婚不久,由于四川地下党工作需要,党组织得知余安民已经升为四川第8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考虑到余家英的大姐是其姨太太,所以党组织让余家英利用这层关系到四川发展地下工作。

  接受任务后,余家英化名“黎琳”,来到了重庆曾家岩50号报到,并接受叶剑英的领导。

  


  (叶剑英旧照)余家英的到来,让叶剑英高兴不已,原来他正为找不到合适的情报联络员发愁呢?

  事情是这样的。

  抗战爆发后,国共两党再次合作抗日。虽然国民党在名义上承认共产党和八路军及新四军,但是国民党为了削弱八路军和新四军,屡次向我党提出无理要求,并且暗中筹划反共活动。

  为了防患于未然,一向重视情报工作的叶剑英,分别在国民党军统局和陆军总部安插了特工人员,而被称为“周公馆”的曾家岩50号则是中共中央当时在重庆设立的南方局工作地点。

  这天,曾家岩50号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据他自我介绍,他是军统电讯总台侦察科的股长张蔚林。

  张蔚林本来想见周恩来和叶剑英,但是当时周恩来已经到苏联治病,而叶剑英在没有摸清楚张蔚林真实意图的情况下,自然不方便接见他。所以就让雷英夫代为接见。

  雷英夫在和张蔚林的交谈中了解到,张蔚林是富家子弟,早年在上海读书时便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并加入了共产党。后来由于上海的地下党组织遭到了破坏,他才和共产党失去了联系。之后他又考上电讯培训班,毕业后一直在军统电讯台从事情报工作。

  由于初次见面,雷英夫也不能确定张蔚林的到来是否带有阴谋,所以他只是泛泛地和张蔚林聊了几句,便把他打发走了。

  没过几天,张蔚林再次登门拜访,并且还带了电讯总台报务主任冯传庆一同前来投共。他们不仅向雷英夫描述了军统电讯总台内部的情况,还表达了他们很想到延安去的想法。

  这次,雷英夫确信张蔚林和冯传庆的确是真心投共,所以他高兴地把张蔚林和冯传庆引荐给了坐在里屋的叶剑英。在叶剑英的建议下,张蔚林和冯传庆决定继续潜伏在军统电讯台负责收集情报。

  


  (戴笠旧照)起初,在收集到情报后,由于没有联络员,张蔚林和冯传庆都要亲自把情报和电台密码送到曾家岩50号。但这显然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所以为了保护张蔚林和冯传庆的身份,叶剑英一直在考虑如何安插一个情报联络员到军统中去。

  当然,考虑到张蔚林和冯传庆入党心切,叶剑英还介绍他们加入了共产党。

  余家英的出现,让叶剑英很高兴,因为她在延安时学过情报专业,正是最合适的情报联络员,所以叶剑英便给她改名“张露萍”,让她以张蔚林亲妹妹的身份,通过张蔚林打入军统情报组织,并且还让他们三人成立了地下党军统电台秘密支部。要求他们在传递情报和电台密码的同时,还要在军统内部继续发展可靠的党员。

  为了方便工作开展,叶剑英还在牛角坨给张露萍和张蔚林租了两间房。

  此后,张蔚林和冯传达不断地把他们所掌握的军统情报,通过张露萍传给了曾家岩50号。最重要的是,张蔚林和冯传达还通过策反,又把赵力耕、杨洸、陈国柱、王锡珍和安文远发展为了秘密党员。

  张露萍的确很合适做情报联络员,她每次都能把张蔚林一行交给她的情报平安迅速地送到叶剑英等人手中,为我党破获敌人的行动等提供了价值很高的情报。

  比如,有一次张蔚林等人截获了戴笠给胡宗南发的密电。经过破译后,知道戴笠准备从军统派3个人穿过胡宗南所管辖的地区,进入陕甘宁搜集我党情报。我党得知后,便派人潜伏在边界上,等那3人刚出现便把他们抓获了。

  总之,在张露萍等人的努力下,军统每次的秘密行动及所有情报,都被我党所掌握。

  当然了,时间一长,戴笠便起了疑心,他怀疑在军统内部出了“内奸”。所以他决定对全军统人员来一次普审,将一切反常或者可疑的人全部抓捕。

  就在此时,张蔚林由于不断截获情报,不小心烧坏了一支电台真空管。

  本来这只能算是工作上的失误,但按军统纪律,他还是被关进了军统稽查处看守所。

  年轻的张蔚林以为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所以在夜间乘看守疏忽逃了出来。并径直找到曾家岩50号,向叶剑英汇报了情况。

  


  (油画中的张露萍)叶剑英认为这不是大事,所以要张蔚林赶紧回到军统,以免打草惊蛇。

  谁知,张蔚林的逃走,却引起了戴笠的注意,他迅速搜查了张蔚林在牛角坨的住处。结果在那里,不仅搜到了电台密码和全国电台分布图等机要文件,同时还搜出了秘密支部全部人员的名单。

  至于张露萍,则因为家中有事,刚好回老家去了。

  等张蔚林再回到军统后,立刻就遭到逮捕。潜伏在军统内部的另几个特工也全部被抓捕入狱。

  随后,戴笠又以张蔚林的名义,给张露萍拍了一个要她速归的电报。张露萍不知有诈,赶紧回到了重庆,结果才出车站便被逮捕。

  张露萍在被关到看守所后,考虑到与之联络的中二路联络站很有可能也会暴露。为了给中二路联络站的同志们送去情报,张露萍示意张蔚林贿赂了50块银圆给看守所所长毛烈,让他给中二路联络站寄了一封信,并以暗语在信中嘱咐联络站的同志赶紧撤退。

  果然,就在联络站的同志们撤走后不久,戴笠派的人就赶到了中二路联络站,自然他们白跑了一趟。

  这让戴笠怒不可遏,经过调查,得知毛烈代张露萍寄过一封信给中二路联络站,显然那封信就成了他失败的原因,所以暴怒的戴笠打死了毛烈,并决定亲自提审张露萍。

  但是戴笠用尽了各种残酷的刑具,张露萍都绝不透露半个有价值的字。

  戴笠又使出一计,他故意释放了张露萍,想用张露萍钓出隐藏在暗处的我党人员。他让两个特务暗中监视张露萍。不过张露萍识破了戴笠的阴谋,当她经过曾家岩50号时,看都没看那所房子一眼,就径直向前走过去了。

  一无所获的戴笠最后也拿张露萍没有办法,尽管没有足够的证据,但戴笠向来心狠手辣,所以他最终还是把张露萍、张蔚林等人全部秘密杀害了。

  然而,由于军统内部对处死张露萍等人一事不仅三缄其口,而且还在外面散布张露萍等人已经投降的消息,因此叶剑英等人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1962年,曾在国民党军统工作过的沈醉写下了《我所知道的戴笠》,并在其中详细地记录了张露萍、张蔚林等人牺牲的内幕,从而证实了他们被捕牺牲的事情。

  此后,叶剑英也证明,张露萍就是余家英。

  于是,张露萍的身份,最终得到了确认,并且和张蔚林等6人均被追认为甲级烈士,而此时已经是他们牺牲40年之后的事情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