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中国历史上最爱马的皇帝和他的六匹战马


  

 

 

  如果要评选出中国历史上最爱马的皇帝,那么唐太宗李世民肯定是榜上第一名。李世民未登基前,四处征战,在马上打天下,六匹战马陪伴他南征北战,共同立下赫赫战功。在贞观十年(636年)兴建昭陵时,李世民下诏,“朕所乘戎马,济朕于难者,刊名镌为真形,置之左右”,即著名的“昭陵六骏”浮雕石刻。将自己骑过的战马绘制到自己的陵墓前,可见他对马的喜爱之情。

  

唐太宗李世民这六匹跟随唐太宗李世民出生入死的战马,分别名为拳毛騧(guā)、什伐赤、白蹄乌、特勒骠、青骓、飒露紫。为纪念这六匹战马,李世民令工艺家阎立德和画家阎立本用浮雕描绘六匹战马列置于陵前。石刻所表现的六匹骏马三作奔驰状,三匹为站立状,均为三花马鬃,束尾,这是唐代战马的特征。三花不仅是装饰,还是良马的最高标志。《唐六典》记载:“凡外牧进良马,印以‘三花’、‘飞’、‘风’之字,而为志焉。”


  


  ▲昭陵六骏中的“飒露紫”、“拳毛騧”1914年被打碎装箱盗运到美国,现藏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其余四块也曾被打碎装箱,盗运时被截获,现陈列在西安碑林博物馆。

  接下来,小编将按照时间顺序,跟大家分享昭陵六骏及其背后的故事。

  白蹄乌

  

金 赵霖 昭陵六骏图局部(白蹄乌)白蹄乌:纯黑色,四蹄俱白,平薛仁杲时所乘。太宗赞:“耸辔平陇,回鞍定蜀。倚天长剑,追风骏足。”


  公元618年,唐军初占关中,立足不稳。割据兰州、天水一带的薛举、薛仁杲父子便大举进攻,与唐军争夺关中,李世民领军坚守。八月,薛举突然去世,薛仁杲匆忙继位西秦霸王。在相峙两月之后,李世民看准战机,以少量兵力正面牵制诱敌,亲率主力直捣敌后,使薛军阵容大乱溃退。李世民趁机追击,催动白蹄乌身先士卒,衔尾猛追,一昼夜奔驰二百里余里,迫使薛投降。画像中的白蹄乌作奔驰之状,四蹄腾空,突出了飞奔的动态和勇猛的冲势。

  特勒骠

  

金 赵霖 昭陵六骏图局部(特勒骠)特勒骠:黄白色,喙微黑色,平宋金刚时所乘。太宗赞:“应策腾空,承声半汉,天险摧敌,乘危济难。"


  公元619,刘武周趁唐军主力西征薛氏父子未归之时,派遣大将宋金刚、勾结突厥部族、南下进攻河东。十一月,李世民骑着特勒骠领军出征,在龙门关渡过黄河,击退了刘武周军先锋部队。620年,刘武周军发动了多次强攻均被击退,同时自身粮草也即将耗尽,于是被迫北撤。李世民把握战机,骑着特勒骠,曾三日未离鞍、二日未用饭、一昼夜连续疾驰二百里,与敌军大小仗数十场、硬仗八场,将刘武周军几乎歼灭殆尽。画像中特勒骠作徐步行进状,双耳竖起,目光有神。

  飒露紫

  

金 赵霖 昭陵六骏图局部(丘行恭与飒路紫)飒露紫:紫燕骝,平东都时所乘。前中一箭。太宗赞:“气詟三川,威凌八阵。紫燕超跃,骨腾神骏”。


  公元621年,李世民在洛阳邙山与王世充交战,此战双方打得异常激烈,李世民骑飒露紫亲自冲阵,但在乱军之中与唐军主力和护卫骑兵逐渐失散,身旁仅有丘行恭等寥寥数人。坐骑飒露紫被一箭射中前胸,情势十分危急,丘行恭果断将自己的坐骑让给李世民骑乘,最后成功死杀出重围。画中丘行恭为飒露紫拔箭,但胸前的箭一拔出,飒露紫便嘶鸣一声倒地而亡。战后李世民表彰丘行恭冒死救驾之功,李世民特许丘行恭入画,成为六骏唯一带有人物的一幅。

  什伐赤

  

金 赵霖 昭陵六骏图(什伐赤)什伐赤:纯赤色,平世充建德时乘。前中四箭,背中一箭。太宗赞:“瀍涧未静,斧钺申威,朱汗骋足,青旌凯归。”


  公元621年三月,在洛阳虎牢之战,李世民骑着什伐赤,率五百轻骑前去侦查窦建德的夏军营地,却与夏军前锋六千人在野外遭遇。李世民见双方兵力对比悬殊,命五百骑先行撤回,自己与尉迟敬德等人亲自殿后,追兵快赶上时就放箭、每箭必中,追兵惧怕,不敢再逼近。此时驻扎在虎牢的唐军已得到消息,绕到夏军两翼,从侧面突袭夏军散乱的追击队形。夏军担心唐军还有伏兵,只得扔下三百具尸首狼狈逃回。窦建德听闻六千前军被李世民数百骑杀退,心下骇然不已,夏军全军也为之气夺,此后一月在虎牢关前逡巡无所寸进。此战中,什伐赤臀后共被追兵射中五箭,却依然忠实地驮着李世民往返射敌,局面惊险异常。

  青 骓

  

赵霖 昭陵六骏图(青骓)青骓:苍白杂色,平窦建德时所乘。前中五箭。太宗赞:“足轻电影,神发天机。策兹飞练,定我戎衣。"


  公元621年五月,李世民率军在洛阳虎牢关与王世充的郑军、窦建德的夏军对战。当时,唐军扼守虎牢关,占据有利地形。李世民趁敌方列阵已久,饥饿疲倦之机,下令全面反攻,亲率劲骑青骓,突入敌阵,一举擒获窦建德。画像中的青骓作奔驰状,四蹄腾空,鬃毛飞扬。马身中了五箭,均在冲锋时被迎面射中,但多射在马身后部,由此可见骏马飞奔的速度之快与冲势之勇猛,呈现出冲锋陷阵时的雄姿。

  拳毛騧

  

赵霖 昭陵六骏图(拳毛騧)拳毛騧:黄马黑喙,平刘黑闼时乘。前中六箭,背三箭。太宗赞:“孤矢载戢,氛埃廓清。月精按辔,天驷横行。”


  公元622年,李世民率领唐军与刘黑闼在今河北曲周一带作战,史称洺水之战。李世民以闭垒不战,用奇兵断敌粮道,待其粮尽气衰,精骑出击,并决洺水助战,大败刘黑闼军。从画像看,李世民当时的坐骑拳毛騧身中9箭,可见战斗之激烈、战局之凶险。拳毛騧是李世民一生大战结尾的见证者,自这场战争后,唐王朝统一中国的大业便宣告完成了。

  唐太宗六匹战马,名字听起来就不像本地马。研究者认为,“特勒”、“飒露”、“什伐”是突厥汗国的高级官号之一,所以这几匹应该属突厥名马。在唐代,由于中原地带战马比较矮小,奔跑速度比较缓慢,所以就需要大量引进良马,其优质战马大多来至突厥和中亚地区。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