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33岁的杜牧,将唯一书法留给了歌妓,放大后太惊艳了​

  

  元618年,李氏家族接过了历史的接力棒,李氏家族特别注重文化治国,尤其以唐太宗李世民为代表,因个人酷爱《兰亭序》,极大地提高了文人墨客的创作热情,诗和书法,到唐代都达到了鼎盛时期。

  


  为《妖猫传》所建唐城

  生于晚唐的全能高手

  杜牧出生在晚唐时期,是一个天赋极高的“全能高手”:

  眼界开阔,忧国忧民。毕竟在23岁这样的年纪,便能写出《阿房宫赋》这样的旷世之作,非常人所能做到。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

  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

  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

  二川溶溶,流入宫墙。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

  廊腰缦回,檐牙高啄。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

  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

  ————《阿房宫赋》

  


  阿房宫旧址公园

  文学奇才,能写能作

  在历史上,杜牧所创作的千古名句一抓一大把: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过华清宫绝句三首》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山行》

  造诣之高,世人担心与杜甫搞混淆,所以人称“小杜”,以别于杜甫,也与李商隐并称“小李杜”,有《樊川集》二十卷传世。

  


  枫林

  风流倜傥,放荡不羁

  他的“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就是杜牧用来怀念自己曾经放荡不羁的青年时光的。

  官三代出身的杜牧,绝对是一个会玩的主儿,一生中对歌姬情有独钟,有历史记载的就有好几个,如写给歌女张好好的《张好好诗》,为杜秋娘所作《杜秋娘诗》,之后还与诗人张祜赌酒取姬的故事……

  


  扬州

  书法功力深厚,天赋异禀

  历史上,杜牧唯一传世的书法真迹是《张好好诗》,而这个杜牧33岁写下的作品(史料记载《张好好诗》大约创作于835年),堪称唐代书法中的精品。直到民国时期,溥仪被赶出故宫时,都不忘带上它。

  


  《张好好诗》

  看着初恋沦落街头,33岁的杜牧写下千古佳作《张好好诗》作于835年,是杜牧用硬毫笔写在麻纸上的作品,字里行间充满着遗憾和伤感。

  故事的由来:

  


  杜牧画像

  828年,杜牧给江西观察使沈传师当幕僚时,看中了13岁的歌女张好好,但身为幕僚的杜牧仅有垂涎的份儿,沈传师的弟弟先人一步将张好好纳为小妾。六年后,杜牧与张好好在洛阳不期而遇,此时的张好好早已被薄情夫君所抛弃,沦落为他乡之客、卖酒为生。

  此时的杜牧,心情是复杂的,遗憾而充满了感伤:

  遗憾的是这份可遇而不可得的初恋终究不属于自己;

  感伤的是自己曾喜欢的人居然落得如此下场,命运不公。

  时年三十三岁的杜牧,提笔挥毫,写下了这个千古佳作《张好好诗》。

  书法作品介绍:

  


  此卷,杜牧写在麻纸上,横长有162cm,纵28.2cm,录自作诗《张好好诗》。诗中描写了作为少年歌妓的张好好身世经历,寄托了对她的无限同情,并借此发挥自己的感慨之情。

  全篇共四十八行,每行约八字不等。杜牧于麻纸上用硬毫笔书写,能见颇多叉笔,笔法劲健。全卷书风雄健,笔势放纵,结体姿媚,很有魏、晋书法的古朴风度。

  北宋《宣和书谱》曾评杜牧书法:“气格雄健,与文章相表里”,说的就是杜牧的诗文、书法相互配合,共为一体,相得益彰。

  此卷曾被清逊帝溥仪携出宫外,流散民间,后归大收藏家张伯驹所有,1956年张伯驹先生将其捐献给故宫博物院。

  


  清代梁清标题字

  卷前绫有清代梁清标题字“唐杜牧之张好好诗”,卷后有明代张孝思,清代年羹尧,元代钱佑、伯颜、班惟志、薛汉、吾衍,近代张伯驹的题跋。因为据《式古堂书画记考》所记,此卷卷后元人诸跋,是从唐赵模《千字文》后移来的,所以,我们放大来看明代张孝思、清代年羹尧和近代张伯驹三人的题跋。

  


  明代张孝思题跋

  


  清代年羹尧题跋

  年羹尧(1679-1726),字亮工,号双峰,安徽 怀远县人,历仕康熙、雍正两朝,曾立下赫赫战功,清朝名将的他,竟写得一手清秀的字,书风并不像马革裹尸的战场骁将的手笔。仔细一翻年羹尧的史料,才知他是进士出身,并且自幼就很有才学见识,21岁就中得进士。

  


  近代张伯驹的题跋

  在全卷最后,有最后一位私人收藏家张伯驹的题跋,题于1950年。张伯驹(1898-1982),字丛碧,别号好好先生,正取自他所收藏的杜牧《张好好诗》卷。

  张伯驹自30岁起开始收藏中国古代书画,中国现存最早的名人墨迹——西晋陆机《平复帖》、传世最早的一幅独立山水画——隋代展子虔《游春图》,还有唐代杜牧《张好好诗》、唐代李白《上阳台帖》、宋代范仲淹《道服赞》、宋代黄庭坚《诸上座帖》、宋代赵佶《雪江归棹图》、明代唐寅《王蜀宫妓图》等等,件件堪称中国艺术史上的璀璨明珠。而在1956年,张伯驹与夫人潘素将这8件精品,无偿捐献给国家。

  


  张伯驹与夫人潘素

  张伯驹最初收藏出于爱好,到后来,他以保护祖国文物不外流为己任,甚至变卖家产,也不改其志。正如他自己曾言:“予所收蓄,不必终予身为予有,但使永存吾土,世传有绪”。

  《张好好诗》释文及高清放大:

  


  张好好诗并序。

  


  牧大和三年佐故吏部沈公江西幕。好好年十三,

  


  始以善歌舞来乐藉中。后一岁,公镇宣城,

  


  复置好好于宣城藉中。后二年,沈著作述师以双鬟纳之。

  


  又二岁,余于洛阳东城重睹好好,感旧伤怀,

  


  故题诗赠之。君为豫章姝,十三才有余。

  


  翠茁凤生尾,丹脸莲含跗。高阁倚天半,

  


  晴江连碧虚。此地试君唱,特使华筵铺。

  


  主公顾四座,始讶来踟蹰。吴娃起引赞,低徊暎长裾。

  


  双鬟可高下,才过青罗襦。盼盼下无袖,

  


  一声离凤呼。繁弦迸关纽,塞管引圆芦。

  


  众音不能逐,袅袅穿云衢。主公再三叹,谓之天下殊。

  


  赠之天马锦,副以水犀梳。龙沙看秋浪,

  


  明月游东湖。自此每相见,三日以为疏。

  


  玉质随月满,艳态逐春舒。绛唇渐轻巧,

  


  云步转虚徐。旌旆忽东下,笙歌随舳舻。

  


  霜凋小(此字点去)谢楼树,沙暖句溪蒲。

  


  身外任尘土,尊前且欢娱。飘然集仙客(著作任集贤校理),讽赋

  期相如。

  


  聘之碧玉佩,载以紫云车。洞闲水声远,月高蟾影孤。

  


  尔来未几岁,散尽高阳徒。

  


  洛阳重相见,绰绰为当炉。

  


  怪我苦何事,少年生白须。朋游今在否,落拓更能无。

  


  门馆恸哭后,水云愁景初。

  


  斜日挂衰柳,凉风生座偶。洒尽满襟泪,短章聊(下残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