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原创 蓬佩奥认为:所有不服从美国管辖的国家,都是美国的敌人

  

  

  01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那么怎么区分敌我关系呢?而且敌我关系是不断变化的,这就需要我们掌握辩证法。

  在龙凯锋看来,一个国家的敌人,从敌我程度区分,无非分三种情况:一是生死之敌。二是利益之敌。三是意识形态之敌。

  生死之敌:这类敌人,时刻以侵略、控制、殖民我国为战略目标,对国家的生存存亡构成威胁,是生死之敌。

  利益之敌:这类敌人,没有侵略、控制、殖民我国的战略意图和实力,但总是想从与我国的交往中获得更大的利益,总想多占多得,不劳而获,不平等的交易形成敌对关系。

  思想之敌:这类敌人,主要是思想、文化理念上与我们爆发冲突,难以相处。体现在外交、舆论、文化上的斗争与冲突,形成敌对关系。

  这三种敌对关系,有可能是融合在一起的。比如两国之间,既有生死之敌矛盾,也有利益之敌的矛盾,也有思想之敌的矛盾,我们就取其最大的矛盾来判断两国关系。当然,最终确定两国是否是怎样的敌我关系,要根据两国的国力、军事力量和战略决心来最终判断。

  比如中美关系,走过了生死之敌到利益之敌和思想之敌的过程,在中弱美强时,美国是中国的生死之敌,因为美国总是想置中国于死地。在中国日益强大后,美国开始将中国列为利益之敌和思想之敌,中美博弈的范围也从本土向地区和全球拓展,领域也从政治向经济、科技和意识形态拓展。这种敌我程度的变化,受制于中美实力此消彼长。

  


  02

  美国和俄罗斯,到底是什么敌我关系?我们一起分析分析。

  据俄新社19日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俄罗斯在美国的敌人名单上。据悉,蓬佩奥是在马克·莱文(Mark Levin)的广播节目中说这番话的。

  蓬佩奥说,“一直有人问我,谁是我们的敌人,我的回答是:有很多人想破坏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共和政体和基本民主原则。俄罗斯肯定在这个名单上。”

  从蓬佩奥以上的讲话中,我们可以发现美国判断敌我的标准是:所有不服从美国管辖的国家,都是美国的敌人。当然,蓬佩奥不能公开这么说,所以他谎话连篇,提出了区分美国敌人的三个标准:

  1.破坏美国的生活方式。2.破坏美国的共和政体。3.破坏美国的基本民主原则。

  如果按照这三个标准来衡量,俄罗斯肯定不是美国的敌人,特朗普才是美国的敌人。因为特朗普才破坏了美国的基本民主原则,破坏了美国的共和政体,导致美国社会撕裂,美国总统大选爆发争议,拒绝承认败选。

  我们通过梳理美俄冲突点就可以知道,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美俄在全球的地缘冲突上,如叙利亚、利比亚、中东欧等。二是美俄在民主、自由的价值观层面之争,美国一直指责俄罗斯政权不民主、不自由、独裁、不人权。

  由于美俄在军事上可以相互摧毁对方,所以美俄之间不存在生死之战,如果真战了,那就都玩完。美苏冷战六十多年,为什么没有爆发战争?就是因为相互核武器的威慑,使对方投鼠忌器,不敢选择战争模式。

  


  03

  中美俄三国都是核大国,确保对对方的核摧毁能力,是三国军事战略的核心,也是避免世界大战的核心支撑。

  正因为中美俄三国核力量的战略平衡,才导致中美俄三国都不是生死之敌,即使美国想把中俄列为生死之敌,也做不到,因为实力不允许,缺乏绝心和意志。所以,美国与中俄的矛盾,集中体现在利益之敌和思想之敌,体现在政治斗争、经济竞争、科技竞争、文化战争、外交斗争层面,这是当前世界局势的主要特点,也是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基础。

  美国的战略目标是统治全球,谁不服从美国管辖的国家,谁就是美国的敌人;谁阻止美国称霸世界的,谁就是美国的敌人。为什么美国将中国、俄罗斯、朝鲜、伊朗等国列为敌人?就是因为这些国家不服从美国的管辖。

  美国称霸世界战略目标的实现,也是根据美国的国力来推进的,如果美国国力衰落,别说是统治全球,就是维护本国的安全和利益都做不到,也是可能的。比如当初的霸主英国,德国、日本等,不也沦为二流的国家,甚至被美国控制为殖民地吗?世界各国的发展,是此消彼长的过程,这也是一种自然界的现象:优胜劣汰。

  美俄在地缘利益层面的博弈,表面看美国咄咄逼人,把威胁的战线推进到俄罗斯的国土边境线,但这也有利于俄罗斯的以逸待劳和发挥优势。美俄两国谁会是最终的胜利者,就看谁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强,就看谁的国内生态系统好,保持稳定和发展的良好势头。

  所以拜登上台,美俄之间的战略冲突,还是可以排除生死之敌的敌我关系,基本局限在地缘层面的利益斗争和思想意识层面的斗争,双方各有斩获,难分胜负,这是大势。对我们中国,由于不服从美国的管辖和控制,美国也会将中国确定利益之敌和思想之敌,对此我们心知肚明,做好斗争的全面准备吧。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