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新四军火烧车队,日军援军赶到,现场满目疮痍,急得跳脚

 

  1938年初,新四军宣告成立。在红四方面军、红25军相继撤离鄂豫皖苏区后,在当地坚持了三年艰苦卓绝游击战争的红28军,奉命改编为新四军第4支队,下辖第7、第8、第9团和手枪团,共计3100余指战员。

  1938年夏,侵华日军华中派遣军发起武汉会战,大批日军源源通过合(肥)安(庆)公路,向安庆集结,之后逆江而上,会攻武汉。合安公路成了华中派遣军攻略武汉的重要交通线。公路上每日往来的日本军车不断。

  


  时任新四军第4支队司令员的高敬亭闻讯,指挥7团、9团、手枪团和新组建的特务营开赴合安公路沿线,伺机破袭,以配合武汉保卫战。

  位于安徽桐城县西南约20公里处的范家岗,是桐城西部山区连接外部的一个重要出口,合安公路从此经过。范家岗西面是连绵的群山和茂密的森林,南面有条挂车河。4支队7团团参谋长林英坚现地勘察后觉得,这里的地形非常适合伏击日军车队。而且战斗打响后,当地地形严重限制了日军增援部队的追击,对我军快打快撤、迅速摆脱敌人纠缠非常有利。

  


  1938年8月30日晚,林英坚亲率7团3营,以夜色为掩护,踏着雨后泥泞,从桐城县城以西的驻地,直奔范家岗而去。该部抵达范家岗时,已是深夜。林英坚指挥战士们在预定伏击地点的公路上刨开几个大坑后,这才让大伙儿进至附近的树林里稍事休整,以恢复体力,准备天亮后的战斗。

  战士们休息了,林英坚却没闲着。他和营长商量了一下,决定从全营指战员中选调战斗骨干,组成2个便衣班和2个突击排。等拂晓时分,战士们用过早饭,准备进入伏击阵地时,林英坚当众宣布了伏击部署:预定伏击地段约300米长,2个便衣班携带短枪和手榴弹,分别埋伏在伏击地段两头。2个突击排分别部署在2个便衣班后面约百米处。每个排加强有1挺重机枪,负责阻敌突围,并准备拦截敌增援部队。其他部队隐蔽在公路两侧山坡的树林内。

  伏击部队进入各自待机地域后,公路上却一反常态,迟迟不见日军车队经过。一些指战员有些沉不住气,开始怀疑事先走漏了风声,引发了日军警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不仅打不成伏击,部队还有可能被日军实施“反伏击作战”。

  


  不过,林英坚和3营长一块儿,仔细回忆了从战前规划、现地勘察、计划拟定到部队集结出发这个过程中的每个细节,认为其中并没有发生有可能暴露伏击企图的事情,因而战斗决心不变,并严令部队保持肃静、隐忍待机。

  到上午9点10分左右,远处终于传来了汽车马达声,3营指战员们精神为之一振。不久,2辆日军卡车驶入了伏击圈。第一辆卡车一头栽进路上的大坑里,任凭司机如何轰大油门,都没办法让车开出来。眼见前车遇到了麻烦,后面那辆日军卡车也只好停了下来,从车上跳下来几个日本兵,背着枪跑过来查看情况。

  


  就在这时,林英坚一声令下,离敌人最近的便衣班率先开火,并投出手榴弹。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遇袭,坐在两辆汽车车厢里的日军仓皇跳下车,跳进公路旁的水沟里开枪还击。这时,2个突击排的机枪响了。猛烈的火力死死压住了只有三八大盖的日军。3营随后发起冲击。除2名日军乘乱向西逃走外,3营以2人牺牲,7人负伤的代价,取得了毁敌汽车2辆,击毙日军14人,缴获三八大盖10支,2箱药品、3箱军用罐头、几十付防毒面具、10张篷布和20筒汽油的战果。

  由于合安公路此前从未受到袭击,因此等附近日军获得消息,集结增援部队赶到时,已经是上午11点半了。在这当口,7团3营早带着战利品消失在周边山林里了。恼羞成怒的日军,在范家岗周边村落里大肆烧杀,以泄心头之愤。

  


  对这一野蛮无耻的行径,新四军的报复很快来了。9月3日,就范家岗伏击战后的第3天,林英坚又率7团3营,在范家岗西侧的棋盘岭隘口,伏击了日军一支更为庞大的车队。

  这一次,林英坚在总结范家岗伏击战经验基础上,作出了战术改进。他事先派出1个连兵力,提前埋伏在日军可能撤退的方向上设伏。而日军也汲取了范家岗遇伏的教训,加大了车队的规模,并派出成建制的部队在车队前面开路。

  敌我双方都作了战术调整,究竟鹿死谁手,就得看谁更熊猫了。7团3营等日军车队进入了伏击圈,先以集束手榴弹炸毁了行驶在车队前方约2公里的两辆护卫车,毙敌6人,伤伤4人。后续约80辆日军汽车驶近后停下,绵延约5公里长。约1个中队的护卫部队下车出击,被3营火力大量杀伤。余敌退往堂梨山继续顽抗,并呼叫大部队增援。

  因敌车队规模太大,3营若想全歼敌人难度太大。而且战斗时间拖长,被敌增援兵力“包饺子”的可能性越大。林英坚急令大伙将车队前25辆汽车上的枪支、弹药、罐头、雨衣、地图、防毒面具等军需物资搬走,再将范家岗伏击战中缴获的20筒汽油浇在车身上,放火点着后即行撤离。

  


  一时间,公路上烈焰冲天,被点着的汽车接二连三地炸成火球,场面蔚为壮观。等日军1个骑兵联队从北面赶来,2个步兵中队从南面开来,只能看着满目疮痍的伏击现场跳脚了。

  在1938年新四军所有对日作战战例中,棋盘岭伏击战是战果最大的一次。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