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历史趣闻

鲁迅谈男女关系,一句话一针见血,却让他得罪了全天下的女人

  当时代的主旋律由曾经的“男尊女卑”变为如今的“男女平等”,很多历史名人的言论便成了众矢之的,被当作是贬低女性的罪证。

  其中,除了孔子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还有鲁迅的“中国的男人,本来大半可以做圣贤的,可惜全被女人毁了”。

  


  (鲁迅)

  就因为这句话,鲁迅可谓是得罪了全天下的女人,但问题是:这句话真的是鲁迅说的吗?

  答案是:这句话不是鲁迅说的,但的确是鲁迅写的,出自《阿Q正传》。

  也就是说,这句话是鲁迅假借阿Q之口说出来的,是角色语言,并非他的本人观点。只是在网络中被以讹传讹,竟成了鲁迅贬低女性的言论,实在是天大的冤枉。

  


  (《阿Q正传》)

  那么,鲁迅为什么要给阿Q安排这样一句极具争议的“台词”,其用意何在呢?

  对此,我们不妨回到原文中寻找答案。

  《阿Q正传》是鲁迅先生最著名的一部中篇小说,很多国人都是读过的,即便没有读过,想必也都是听过的,书中内容,至少也是略知一二。其中的精神胜利法尤为著名,后世称之为“阿Q精神”,即用自嘲、自解,自我陶醉的方法进行自我安慰,或者即刻忘却。

  《阿Q正传》是典型的讽刺小说,其主旨就是批判中国旧社会的保守和庸俗,揭露旧中国人民思想上的腐朽和病态,而阿Q口中的这句“中国的男人,本来大半可以做圣贤的,可惜全被女人毁了”恰恰体现了这一点。

  


  (阿Q)

  原文中,这句话的完整表述是:

  中国的男人,本来大半都可以做圣贤,可惜全被女人毁掉了。商是妲己闹亡的;周是褒姒弄坏的;秦……虽然史无明文,我们也假定他因为女人,大约未必十分错;而董卓可是的确给貂蝉害死了。

  诚然,这就是旧中国人的惯性逻辑,英雄气短怪女人,家族败落怪女人,就连国家亡了也要怪女人。好事都是男人奋斗得来的,坏事都是女人祸害导致的。做不了圣贤是被女人毁了,干不成大事是被女人耽误了。

  总之在旧中国,就是有这样一个普遍存在的扭曲历史观:兴都是男人的功劳,衰都是女人的过错。

  


  (《阿Q正传》剧照)

  通读历史不难发现,从先秦,到晚清,每当末世必是有“祸国殃民”的女人出现,从妺喜到妲己再到褒姒,从赵飞燕到杨贵妃再到慈禧,“乱世”与“妖女”那简直就是标配。

  但是仔细想想,这种价值观不是很可笑吗?

  要知道在古代封建王朝时期,历史的主角一直都是男人,而女人只是男人们的陪衬乃至于争权夺利的工具。

  


  (鲁迅像)

  古代男人的可笑之处在于,瞧不起女人的时候说她手无缚鸡之力,说她无能无用甚至一文不值,充其量也只是个花瓶摆设,但是一旦失败了,他就要把女人说得无比强大,强大到可以祸国殃民、颠覆国家。

  其实,这种逻辑不但可笑,而且可耻,其终极目的无非是让处于弱势的女人替男人扛起失败的责任。历史的罪人男人不想当,就编个理由让女人去当。这难道不可笑吗?这难道不可耻吗?

  


  (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回到《阿Q正传》,鲁迅借阿Q之口说出了当时中国人的普遍观点,其实是一种极为高级的批判方式,用以讽刺那些自己干啥啥不行,却喜欢把责任甩在女性身上的无能男人。这就是鲁迅的伟大之处,看问题眼光独到,写文章一针见血。

  阿Q说:“中国的男人,本来大半可以做圣贤的,可惜全被女人毁了。”通过这句,鲁迅想表达的是:“作为男人,请像个男人,不要把成功的皇冠都戴在自己头上,却把失败的屎盆子都扣在女人头上。”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