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奇闻异事

解密古代奇闻异事:斗鬼

  四川丰都山是道教传说中的阴府所在之地,一名平都山。明正德年间,山上道观中出了一个法力高深的老道,道号震玄子。他本来俗家姓马,自幼潜心修行,从师傅那里得到了一种秘术,可以画符咒来救难产的妇女,只要符到就没有不灵验的。每次若有难产的妇女,其家属便将他请至家中,将符咒画在生鸡蛋壳上,然后远远的扔在产妇面前,则马上就能顺利分娩母子平安。马道长自得此秘术后行术数年,其间活人无算,而且每次分文不取,所以这附近的居民对他都很敬佩。有一日薄暮时分,他外出云游归来,方乘一叶扁舟渡过小河,不料刚上岸就见一个容色绝美的白衣少妇站立在沙堆上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衣裙随着晚风飘飘欲舞。马道长见状心中有些纳闷,正准备出言相询,可这女子不待他张口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在地下向他叩首不已。

  马道长心中大为讶异,急忙问她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对贫道行此大礼?”女子听他发问,方低头说道:“贱妾奉阎罗王的命令今夜来取赵氏作为替代,道长虽然一心救生,但是也应该可怜抚恤一下我们这些孤魂野鬼,所以妾乞求您今晚不要再画符相救了,让贱妾顺利得替重新轮回,大恩大德没齿难忘。”马道长一听之下知是女鬼求代,心中很是惊惑,当即便详细问她要替代的女子赵氏是何人,待女子说毕马道长不由心惊不已,原来这赵氏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义儿之媳,不仅如此,赵氏的公公邢翁和自己还是莫逆之交,两人平日往来频繁情深谊厚,如此交情焉能见死不救?可是此时这女鬼又在自己面前苦苦相求,这可如何是好?他心中盘算了半天便假意先应允下来,女鬼见他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不禁喜形于色,跪在地下再三叩首,口中连连称谢不已,接着起身便化作一股青烟消失不见了。

  马道长见女鬼离去心中也不敢怠慢,径直循路来到义儿家中,一进门便向他的父亲邢翁直说了方才路遇女鬼之事。邢翁一听脸色大变,原来他的儿媳赵氏果然今晚临盆,此时再听马道长所言,心中不由直叫糟糕。他素知马道长身怀奇术,又听他应允女鬼所求,恐他见死不救,一时愁云满面手足无措。马道长见他脸上阴晴不定,知道他心中所想,急忙对他道:“此事休要担心。方才贫道答应女鬼只是怕她纠缠的权宜之计,你与贫道乃莫逆之交,只要有贫道在此,定然竭尽全力保你儿媳母子平安。”邢翁一听此言大喜过望,方才一直提起的心这才放了回去,当即将老伴和儿子叫出一起躬身作礼为谢。马道长见状急忙上前将他们扶起说道:“你们就不要多礼了。此刻时间紧迫,当务之急是先做好准备,否则再迟的话就来不及了。”说毕便吩咐他们按自己所言在院中设好道坛,然后找来黄纸朱砂,书写了很多道符咒,将所有的门户都贴上,接着又拿来几十个鸡蛋,在蛋壳上也画好红色的符咒,每条符咒蜿蜒曲折,如同龙蛇一般,随即吩咐他们回到屋中照顾产妇,自己坐在法坛后面点上蜡烛静观其变。

  转眼到了三更时分,忽听屋内传来一阵女子痛苦的呻吟声,原来赵氏马上就要生了,正在此时忽见阴风飒飒瘆人肌肤,坛上两只红烛也被吹得摇晃不已,火苗瞬间变成绿豆一般大小,发出惨淡的萤光来。马道长一见便知女鬼已经前来讨替了,于是迅即起身登坛做起法来。不到片刻就见一阵旋风飞沙走石吹至门口,待得风停雾散却见方才的白衣女鬼站在门外,横眉怒目的指着马道长说道:“臭老道,你实在太可恨了。我曾经苦苦乞求于你而你却假意应允,现今为阻我投生更不惜来此与我为难,今夜我必破你的法术将你捉来生吞活剥,如此方能泄我心头之恨。”说毕便将头左右不停晃动,把头发披散下来垂在地面,瞬间就将身子变得和屋檐一样高大,猩红的舌头也吐出唇外二尺多长,满面鲜血淋漓,一时间腥风四散,邢家一家人没有一个闻不到的。

  此刻邢翁闻声出来见到女鬼的恐怖样子,不由吓得魂飞魄散全身发抖,女鬼见状狞笑一声,将双手高高举起便欲进来捉拿马道长,可刚刚进门一尺,马道长便抓起坛上的鸡蛋向她扔了过去,女鬼一见鸡蛋颇为害怕,急忙向后退去,只见鸡蛋落地便化作一阵红雾,半天才逐渐消散。女鬼对红雾很是忌惮,躲在门外不敢轻举妄动,直到红雾渐渐散去方才勃然大怒,随即又想要夺门而入,马道长再扔一枚鸡蛋将她击退,如此连扔了十几枚鸡蛋,女鬼始终进不得大门。正在双方僵持之时,忽听屋内传来一阵婴儿呱呱啼哭之声,女鬼一听便脸色惨然,面露沮丧之色,而马道长及邢翁一听却心中大喜,知道赵氏已经顺利产子了。女鬼站在屋外呆立半响驻步不前,接着大哭数声后咬牙切齿的盯着马道长,良久方才化作一股青烟恨恨离去。

  马道长见女鬼远遁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将法坛撤走便准备告辞离去。邢翁全家感念他的恩德,强行将他留下,待鸡叫头便吃过早饭之后才准备送他回去。此时天色尚未大亮,几人出门没走多远便见前面土路一个凹地上竟然聚集着十几个披头散发的鬼物,个个容貌狰狞丑陋,而当头一个正是方才的白衣女鬼,此刻相遇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当即率领众鬼物气势汹汹的欲扑将上来。几人见状大惊,急忙返身逃回家中,好在那些鬼物畏惧符咒也不敢进来,只是守在路中,似乎必欲得到马道长才甘心。马道长无奈又在邢家多逗留了一会,待天光大亮邢翁派儿子出门查看,只见土路上已经没有了鬼影,唯凹地上时不时的刮起一阵狂风,吹得让人睁不开眼。他回来将所见告诉马道长,马道长一听便知这些鬼物仍在原地未走,不得已便在老头家多住了一天,待得黄昏时分再派义儿悄悄出去查看,只见群鬼不仅没有散去反而越聚越多,站在凹地上黑压压的犹如树林一般。

  马道长听得回报不由勃然大怒,转头对邢翁说道:“这些鬼物实在是欺人太甚!还请您明日正午帮贫道雇一个轿子,再找来八个身强力壮的轿夫抬上。贫道将轿子四周贴上符咒,然后坐在轿中,待经过凹地的时候众人一涌而过,纯阳能胜至阴,就算是再多的鬼物又能奈贫道如何?”邢翁本为此事忧愁不已,听得此言方才放心下来。待第二天中午,邢翁便依他所言找来八个壮汉抬着轿子送马道长回家,走到凹地的时候果然刮起了一阵狂风将轿子拦住,一时间轿子像有几百斤一般沉重难行,八个轿夫一边口中大声吆喝着一边使足气力奋勇向前,好不容易才闯了过去,接下来便一路安然无恙的将马道长抬至道观。可是自此之后马道长和他的徒弟就老见到道观外鬼影憧憧若隐若现,尤以月白风清之夜最显,仿佛这些鬼物仍是不甘心,想等到他出道观后再来报仇,见此情形马道长也不敢出寺门一步,平日有事都由徒弟代为出去处理。

  如此过了数月,他因为整日不能出门,心中颇为郁闷。这一日正好是除夕,马道长想到今天是天神下届的日期,鬼物也应该销声匿迹以避,自己便可以乘此出观去散散步了。他先是走到门口四处看,见道观外并无鬼影,于是便放心地带着徒弟出了山门。没想到刚走了不到一里地,忽见一阵狂风四起,风中似乎有无数的鬼物向他扑来,有捉他头的,踩他背的,抓他脚的,迅即便将他掀翻在地。马道长猝不及防瞬间摔的昏死过去,徒弟一见大惊失色,赶紧将他背在背上跑回道观中,耳闻得一阵鬼笑声传来,那个女鬼兀自在身后大喊道:“今夜方能出我心中一口恶气。”待徒弟一路狼狈万分的将马道长背回到道观中,他躺在床上已是气若游丝,徒弟赶紧抓来药草熬汤救治,好不容易才让他逐渐醒转过来,可是自此之后他就大病一场,求医问药数年身体才逐渐恢复了健康。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