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点新闻

家长“神童情结”成就骗子狂欢 :“全脑开发”暑期再现

  “你的孩子与天才的距离,只差一套潜能开发方案!”

  “只需两天时间,就能获得‘超感知力’。”

  “让你的孩子实现‘蒙眼识字’‘闪电阅读’‘过目不忘’。”

  ……

  记者在山西多地采访发现,一种打着“全脑开发”旗号的培训班,陆续在暑假来临前后恢复营业。培训方声称,其课程基于量子力学理论,能让孩子“蒙眼识字、过目不忘”。因此,尽管收费动辄上万元,这类培训班仍受到众多家长追捧。

  “全脑开发”真有那么神奇吗?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收费一万九,两天变“神童”

  近日,记者前往太原市一家“全脑开发”培训机构采访。在“道蒙开智全脑潜能开发”几个不起眼小字的指示下,记者爬上黑暗拥挤的楼梯,来到了该机构的一家教学点。这家培训机构从6月4日起恢复线下培训,暑期更有不少家长前来咨询。

  宣传资料显示,该机构创立于2010年,是国内第一批青少年脑潜能开发与培训的机构之一,率先引进马来西亚先进的ESP超感知全脑平衡潜能开发体系,提供的课程主要有潜能开发、过目不忘、量子波动速读、闪电扫描、超级记忆、超脑速算等。其中,最核心的是潜能开发。

  机构负责人郝女士介绍,潜能开发就是要开发孩子的“超感知力”。“孩子的超感知力是存在的,需要大脑极度专注时,才能激发出来。经过开发的孩子,能做到蒙住眼睛,通过用手摸、耳朵听、鼻子闻,就能感知到颜色、汉字等。”

  为了打消家长的疑虑,郝女士请来一位曾经的学员“现身说法”。这位马上要升入小学6年级的女孩,将不同花色的扑克牌放在一个黑色的套袖中,只见她闭上眼睛,用手在里面摸索着,不一会儿抽出一张牌,并准确说出了花色。

  “这不是在骗人。这是我们通过音乐、冥想、沟通引导等方式,激发孩子右脑所取得的成果。”郝女士说,“今天您送来一个宝贝,明天我们还您一个天才。”要实现这一“奇迹”,郝女士称只需培训两天,但收费却高达19800元。

  在疫情之前,记者就曾多次来这家培训机构采访。尽管接待人员不同,但说辞基本相同,并且每次都有学员“现身说法”。有的学员能够通过手摸,“感知”到来访者的身份证信息;有的学员说,经过培训后,自己像是开了“天眼”,能“感知”到很多东西,“比如在考试中,能‘感知’到选择题的正确答案在发出亮光,这种能力可以帮助我取得好成绩。”

  记者了解到,该机构的创始人是一位被称为“方老师”的男士。这位方老师说:“我们开设机构的10年时间里,培养了成千上万的孩子,在全国拥有加盟合作机构53家。”

  家长态度不一,培训资质存疑

  “还报什么课外补习班,这个才能学到真本事!”记者加入一个“全脑开发”家长群后,发现有的家长对这套理论深信不疑,他们每天督促孩子打卡,将练习蒙眼辨色、倒背古诗等视频发到群里,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则会进行回复和鼓励。

  更多家长尽管存有疑虑,但仍给孩子报了名。

  “听培训机构的老师介绍,超过12岁效果就不好了。当时孩子年龄快到了,想赶紧给她开发一下,省得将来后悔。”两年前,太原市民刘女士就给女儿报了29800元的潜能开发课。她告诉记者,女儿刚开始培训时还有效果,有时候也能摸准颜色,但后来就不行了。

  “摸到红色的卡片感觉热热的,蓝色的比较凉爽,绿色的感觉清新。”刘女士12岁的女儿并不能清楚描述老师是如何教的,但却说自己喜欢上这个课,“觉得好玩,比平时上的课外辅导班都好玩。”在被问到对学习有没有帮助时,刘女士女儿却回答“我也说不好”。

  据调查,“全脑开发”培训机构之所以能迅速扩张,原因就在于其收益颇丰,举办门槛又比较低。

  还有不少培训机构是家长体验到“神奇”效果后,继而参与创办的。这些机构普遍存在证照不全的问题,创办者和培训教师所持的资质证书更是五花八门。

  “道蒙开智”培训教师向记者出示了由“中国全脑开发教育研究院”颁发的证书。记者在民政部中国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和天眼查系统上,均未查到相关注册信息。

  科学的盛宴还是骗子的狂欢

  通过潜能开发,孩子就能蒙眼识字和辨色,这背后有科学依据吗?

  “道蒙开智”培训机构的方老师说,人的大脑有140亿到200亿神经元,其中右脑的信息储存能力、运转速度、深层记忆能力是左脑的100万倍,“但普通人右脑的使用率为3%到5%,所以每个孩子都具备成为天才的潜力。”

  “只要是物体就会散发波,也就是能量。基于这一理论,孩子通过‘超感知力’培训,就能接收到物体发出的能量,从而可以轻易做到‘蒙眼辨色’‘蒙眼认字’。”一位“全脑开发”培训机构负责人这样说。

  物理学家和医学专家并不认同这样的观点。

  山西大学理论物理研究所张云波教授说,微观世界需要一套新的理论来描述,这就是二十世纪初发展起来的量子力学。波函数是量子力学中描写微观系统状态的函数。这里的波和能量没有直接关系。

  “目前的自然科学研究表明,眼睛之外的身体部位,是无法看到事物的。”山西医科大学生理学教授张策告诉记者。

  “现代分子神经科学和脑功能的研究,虽然取得了大的进展,但并没有开发出革命性的教育途径,更没有缔造神童的能力”,浙江大学神经科学研究中心教授康利军告诉记者,有些机构宣称的“超感知力”,国内外都没有相应的科学理论支撑,也不符合人类感知原理,更没有确切的实验证据能够证明。

  监管盲区待填补,“神童情结”需摒弃

  相关专家表示,近年来,一些前沿科技经常被不良商家利用,成为圈钱工具。张云波说,这也表明相关部门的科普工作还不到位,公众科学素养亟待提高。

  对此,张云波等人建议,应从国家层面建立具有影响力的科普平台,用浅显易懂的方式,向公众介绍相关科学理论。另外,还应调动专业人士积极性,利用节假日,在图书馆、科技馆等公共场合举办专题系列讲座,让社会上的伪科学无处藏身。

  尽管培训内容真伪难辨,但由于所属监管部门不明确,对此类机构的监管一直存在困难。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教育行政部门负责审批从事文化教育的民办学校。但教育部门基层工作人员对“全脑开发”培训是否应该由自己监管,存在不同看法。如“道蒙开智”所在的太原市迎泽区,当地教育局认为,该机构从事的并非文化课培训,不应由教育部门监管。

  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也表示,对于有工商营业执照的培训机构,如果所从事的业务在其经营范围内,他们只能监管其是否存在虚假宣传,很难对培训内容的科学性进行鉴定。

  此外,也有专家表示,“全脑开发”之所以能遍地开花,本质上源于家长的“神童情结”。“培训机构通过刺激家长的焦虑,宣传培训奇迹,让家长忍不住掏钱给孩子报名。”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要让这类培训绝迹,需要家长有基本的常识,从教育焦虑中走出来。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