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点新闻

经济打压、军事挑衅… 印度动作不断,中国为何未采取反制行动?

  当地时间周三,印度政府宣布,禁用118款中国APP。

  又是以所谓“涉嫌参与危害印度主权与(领土)完整、印度国防、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活动”的理由。

  印度《金融快报》提到,此前在6月29日,印度政府已经宣布禁用59款中国APP,一个月后再次宣布禁用47款中国APP。至此,印度政府已禁用224款中国APP。

  9月3日,中国商务部就此事作出回应。

  


  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注意到,商务部发言人高峰的回应虽然表明了中方对此的严重关切,但只提了“坚决反对”,并没有立即宣布反制措施。

  结合中印边境的最新事态,8月31日,印军破坏前期中印双方多层级会谈会晤达成的共识,在中印边界西段班公湖以南地区、热钦山口附近非法越线,公然挑衅,造成边境局势再度紧张。

  经济上打压中国企业,军事上挑衅中国军队,印度动作不断。

  


  事实上,印度政府一些部门和个别政客在两国人文交流、经贸合作等方面屡屡搞的这些“小动作”,中方完全可以采取行动。

  中国对印度为何未采取反制行动?

  


  经济上为何仍未反制?

  中方为什么没有宣布反制印度企业?或许可以从中、印两方分别来看。

  从中国的角度,中国长期对印度处于贸易顺差地位,印度对华出口、在华投资相对较少。根据商务部亚洲司的数据,2019年,中国对印出口748.3亿美元,自印进口179.8亿美元。换言之,中国对印度贸易顺差达568.5亿美元。中国企业对印度投资1.9亿美元,印度对华投资2563万美元,中国是印度的7倍多。

  


  有分析认为,印度政府希望通过措施削弱与中国之间的经济关系。但除了印度自己,几乎没有人受到影响。中国的反应不过是"耸耸肩",因为对中国而言,印度远远没有重要到需要进行报复的地步。

  事实上,从印度方面来看,印度此举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对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分析,印度作为一个后起国家,在当前阶段,印度的民族主义,尤其是经济民族主义,难以避免。因此,尽管意识到禁止中国APP对印度自身的损害,例如对印度消费者的伤害,印度市场不能提供这么多替代品,也没有完整产业链,但印度依然不顾这些,一次次打压中国企业。

  “即使在中印关系好的时候,在印度投资也需考虑政治风险”,张家栋表示,“我以前跟很多企业家交流时就说,在印度投资必须保持一种基本的状态,第一是轻资产,第二是保持灵活性。”所谓灵活性,即“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一脚门里”是为了有机会的时候可以利用印度市场;“一脚门外”意味着当有必要时,可以以低成本的方式快速离开。

  


  军事上为何克制?

  虽然对于5月底加勒万河谷的那次冲突,中方未公布伤亡人数。但张家栋综合多方消息分析,“印度可能是吃了大亏的。而对于莫迪这样强势的领导人,他在国内有点下不了台。所以莫迪急需一次胜利来为2020年的这一轮中印互动做个总结”。

  因此9月伊始,好不容易稍稍降温的中印边境局势又出现摩擦。考虑到中印边境寒冷的气候条件,很快将要封山。如果再不采取行动,将要等到明年4、5月。莫迪政府经不起这么久的等待。

  《南华早报》在9月2日的文章里援引一位印度国家安全委员会前顾问、战略研究教授Brahma Chellaney的话称,如果印度总理莫迪对中印边境上的行动反应不够强烈,尤其是在投资了这么多政治资本后,他将“大失颜面”。

  Brahma Chellaney 还表示:“最近的小规模冲突突显出喜马拉雅山军事冲突的风险越来越大”。

  


  明白莫迪的这层心态,不难推测,印度此番军事上“先发制人”、出尔反尔地挑衅,也是一种姿态,并不是真正敢突破红线、要向中国发动战争。

  “我把它称为‘补偿性报复’”,张家栋分析,莫迪政府并不是为了真要从中国夺走领土,而是为了告诉美国和国内各种势力,自己有能力与中国博弈。印方主动再次挑事,也是对此前加勒万河谷的冲突进行一定的报复。“最终目标,我不认为印度是真的要跟中国挑战,而是想在之后与中国的谈判中,获得比较有利的谈判地位。”

  张家栋告诉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中国与印度的基本态势,是中方强于印度,因此在战略上我方占优势,印方没有全面挑衅中国,甚至不惜发动战争的意图。但在边境地区具体小范围内,印度的交通距离近、动员能力强、人力资源较充沛,因此印方不惜借此博一次。

  “印度想以战术优势来对抗中国的战略优势,但前提是不要打破中国对印度的战略忍耐,也就意味着印度跟我们的斗争,既要斗,其实也要斗而不破”,张家栋分析,“因此,我们无需高估印方的敌意”。

  也正如西部战区发言人张水利日前强调的,“中国军队正采取必要应对措施,并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坚决维护中国领土主权和边境地区和平稳定”,同时,“我们严正要求印方,立即撤回非法越线占控兵力,严格管控和约束一线部队,切实遵守承诺,避免事态进一步升级”。

  


  外交上为何仍释放善意?

  在9月3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华春莹提到印度的伟大诗人泰戈尔;提到印度的瑜伽和电影,例如《摔跤吧,爸爸》在中国受到很多人欢迎;强调中印是近邻和文明古国。华春莹表示:“希望印方能够从两国人民友好和长远利益出发,积极支持双方各领域交流合作。”

  观察指出:这也显示出中方在外交上仍在主动释放善意。

  


  “一要看主要矛盾,我国外交目前的主要矛盾是应对美国的压力,而不是印度的挑衅”,一位不愿具名的外交问题专家告诉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二,别把不算朋友、但绝不是敌人的力量推向敌人那边。”

  “任何一个事件,它的逻辑是这样的:历史经纬-事件背景-内部考虑-对外表态,信息量是层层递减的,所以给人的观感是克制了”,这位外交问题专家表示。

  危机中蕴藏转机

  “目前的中印关系危机也蕴藏转机”,张家栋告诉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梳理中印关系可以发现,中印关系里的几次改善往往都是以危机开始。

  1987年,中印边境冲突,两国几乎走到开战的边缘,双方意识到任冲突发展的危险性。1988年12月,时任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访问中国,这是自20世纪60年代周恩来总理访问印度后,两国之间第一次的高层访问。由此,两国关系开启新一页。

  1998年,印度开展核试验,中印关系再度恶化,但这也导致2003年双方的深度会谈,双方就一些重大问题达成一致。2003年6月,时任印度总理瓦杰帕伊对中国进行访问后,中印关系得到改善。中国正式承认印度对锡金的主权,双方首次顺利议定疆界并签署,中方的西藏边境段获得印度承认。

  张家栋解释说,大国之间的力量和政策调整以后,双方都有不适应。这种不适应往往会体现为一系列的互动,包括良性与恶性的互动。但只要控制得住互动的结果,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未必都是坏的。

  


  张家栋介绍,中印关系有三个基本的属性:第一,中印两个国家是邻国,邻居关系是不可选择的,好邻居比亲戚还重要;第二,中印两个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两国的基本的历史史命其实是类似的,都是发展自己的经济;最后,两个国家都是大国,都处在上升阶段,因此中印关系的重要性,在未来是提升的。

  “我想,不管中方和印方的决策层对这三个基本属性都是能看得到的,所以我们有希望把这种危机,转化为两国进一步沟通解决问题、达成新共识的一个契机。”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当地时间周四(9月3日)在印度智库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RF)的一场线上活动中就表示,现在不是双边关系中“最容易的时候”,但他补充说,“两国达成和解是当务之急且至关重要,这不仅仅是对两国自身而言”。他还声称,“我完全相信,必须通过外交途径来找到解决目前局势的方法”。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