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点新闻

一县拖欠教师近五亿,国家政策何以被架空

  近日,有民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上反映拖欠教师工资补贴问题。经查,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自2015年起即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计拖欠教师绩效工资、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等费用47961万元,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

  如此巨额的拖欠,不难推想当地教师的生活处境。值得注意的是,拖欠问题早就被反映过,并且得到过毕节市委办的回应。在人民网主办的领导留言板上,2015年1月30日,一名网友反映“大方县怎么老爱拖欠教师工资”:我是一名乡镇上的老师,快过年了,我们1月份的工资还没发,这一年的绩效没发,补贴没发,但是县城里的发了,把我们乡镇上的拖后啊?我想问一下这要到啥时候才发啊,辛苦一年就是等这些钱急用啊。

  


  一个“老爱”传递出基层的声音,说明了问题可能在更早的时间段发生,并至少有被提前发现并解决的机会。不过,毕节市委办在当年5月的回应却表示乡村教师的工资发放并不存在问题:经了解,大方县2014年教师全年绩效工资已于2015年1月底通过银行全部发放到教师个人账户。大方县农村教师2015年1月的工资已于2015年2月初发放到位,不存在“县城的教师先发放,乡镇教师拖后”的现象……其中教育系统职工的增量补贴已于2015年3月30日发放完毕。

  上述说法无疑与国务院的调查结论相悖,调查已经明确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是2015年的事,那为何在回复中又会出现“1月份的工资于2月初发放到位”“教育系统职工的增量补贴已于3月30日发放完毕”的说法?

  更讽刺的是,根据国务院的调查报告,大方县拖欠教师绩效工资及各类津补贴18031万元。2019年拖欠教师绩效工资6336万元、第13个月工资2541万元,2020年拖欠乡村生活补助1054万元;2018年,大方县教师平均工资水平比当地公务员低800元左右,到了2019年这一差距竟然升至5000元左右。分析其中的数字会发现,2019年和2020年拖欠的数额在总数中占比巨大,其间可能发生了更为严重的问题,而这正是国家有关部门加大力度,连发文件“提高教师队伍建设保障水平”的时期。

  


  图据大方县融媒体中心

  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调整优化结构提高教育经费使用效益的意见》,提出“要将教师队伍建设作为教育投入重点予以优先保障,财政教育经费要优先保障中小学教职工工资发放”“实现与当地公务员工资收入同步调整,确保中小学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2019年6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要求“坚持教育投入优先保障并不断提高教师待遇”“要依法保障教师权益和待遇,落实乡村教师乡镇工作补贴、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生活补助和艰苦边远地区津贴等政策”。

  政策越多,拖欠越多。并不是没有政策,而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政策在对策中被稀释,让乡村教师在面对自己的工资问题上束手无策。乡村教育能否搞上去的关键在于乡村教师,当乡村教师的正常工资和补贴都无法保障到位,又如何支撑他们长期从事这项工作?更遑论建立乡村教师的职业吸引力。

  只有真正解决乡村教师们的后顾之忧,才能使乡村教师由一份一人身兼多职、流动性较强的职业变为一份扎根在大地,具有稳定性,形成专职化专业化的职业。在大方县引发热议的同一时间,教育部等六部门出台了《关于加强新时代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这份意见更具针对性,直接指向了乡村教师。不过,正因为两件事时间相近,才更有必要从大方县暴露的问题中吸取教训,健全相关监督机制,让乡村教师工资保障落到实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