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点新闻

首场辩论成口水战:特朗普“控场”,拜登直呼“特朗普闭嘴”

  当地时间9月29日晚9时到10时30分,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首场电视辩论在位于美国俄亥俄州克里夫兰的凯斯西储大学举行。选前,《纽约时报》写道:“对特朗普来说,这是一个大受欢迎的改变选情落后局势的机会。对拜登来说,这场辩论是风险很大但必要的一步。”

  从第一个话题开始,摇着头抢话的特朗普就和拜登吵了起来:“你是搞社会主义医改!”拜登也毫不犹豫地微笑着予以回击:“这是谎言。”随后,特朗普逐步上升到对拜登的人身攻击。面对不停插话的特朗普,拜登也有急了的时候,来了一句“老兄,你闭嘴”。更多的时间里,则是主持人华莱士一次又一次地提醒特朗普要让拜登把话说完。

  辩论结束后的第一时间,CNN认为“特朗普控场了”,他发言超过39分钟,拜登则不到38分钟。不过,在辩论中依然没能避免“口吃病”、时而显得退让的拜登,就此输了吗?

  美国国会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前委员、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顾问佐格比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一直以来的竞选策略,就是等待特朗普“犯错”。在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不利的大背景下,这一策略让拜登在主流民调中的支持率持续领先特朗普,但也让外界认为这位经验丰富的老道政客“不善言辞”。共和党方面还特意发布一些旧视频,暗示拜登说话结结巴巴、词不达意,无法胜任总统工作。

  当特朗普在民调支持率中逐渐逼近,拜登面临抉择:是继续保守战略还是主动出击?而同特朗普的首场电视辩论,则被看作是拜登转变战术的机会,也是美国选民检验他竞选策略的时刻。

  人身攻击式控场vs.底层路线对话

  这场辩论,拜登拥有“天时地利”。《纽约时报》刚刚公布了特朗普的纳税丑闻,这成为本次辩论无法回避的话题之一。此外,特朗普将一部分火力指向辩论主持人华莱士,在第一个辩论话题中就打断华莱士的提问自说自话,并很淡然地表示:“我出现了和你而不是和拜登的争论,但我并不感到意外。”这让和主持人保持友善的拜登拥有了一定的主场优势。

  但是,特朗普的出格表现已不新鲜。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认为,现在的情况是,特朗普说出什么话大家都不会感到震惊;但拜登一旦说错话,就可能影响他的形象。

  准备这场辩论时,拜登为避免说错话下了功夫。据拜登团队披露,政治顾问对他进行了压力测试,以保证如果特朗普的挑衅与拜登想要传达的核心信息无关,拜登就不会对这些挑衅做出回应。拜登个人也表示:“希望我不会被引诱而陷入一场争吵。”

  但辩论一开始,两位总统竞选人间的“火药味”就出来了。首个话题本应讨论最高法院法官提名,却很快跑题,变成对奥巴马医改的老套争论。拜登开始口误,特朗普则不断打断,指责对方在搞“极左翼社会主义”。在华莱士一遍遍要求特朗普闭嘴的呼声中,第一个话题混乱地结束了。

  辩论进行到特朗普最急于表达观点的经济话题时,他打断拜登“第一点,第二点,第三点”的论述未果,愤愤冒出全场最出格的话:“You are Number Two(你是大便)。”几十秒后拜登苦笑着回应“对这个小丑,我无话可说”,显得无奈。

  不过,拜登贯穿辩论全程的重心并非和特朗普对骂,而是借机向底层民众拉票。大多数时候,拜登面对镜头向美国民众说话。特朗普则斜着眼睛瞥向他的对手,随时挥手打断对方,从未表现出和镜头后面的美国观众直接沟通的意思。

  谈论新冠疫情时,特朗普大段陈词自己的防疫措施“已经让死亡率越来越低”,拜登则转向观众:“想一想,每天早上起床,餐桌边空荡荡的,你的亲人因新冠去世”,将焦点聚集在超过20万美国人已经病故的事实上。

  谈论经济时,特朗普指出美国经济在第三季度有所复苏,失业率下降到8.4%,拜登回击道“你是亿万富翁,你关心的是整个市场”,随即对着镜头说:“但你,你关心的是家庭,是你所住的小镇,你感受到他(特朗普)的经济复苏了吗?”将话题引到对中小企业的刺激计划不足的问题上。

  当特朗普谈论具体政策时,拜登试图拉拢贫穷阶层美国人的心。美国媒体指出,这针对的显然是普遍支持特朗普的白人贫民阶层。

  与此同时,特朗普在拉动选票上则完全处于守势。他没有就媒体在辩论前普遍预测的女权问题表态,也不愿意明确说出相信气候变化、谴责白人至上主义,一如他一直以来的竞选政策:巩固基本盘,不试图和拜登争取少数群体和左翼群体的选票。

  拜登的策略是否成功?身为资深民调专家的佐格比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民调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实时追踪的民意数据并不准确。不过,他指出,拜登所追求的应该是“证明他能够与特朗普较量,证明他适合当总统”。

  套路的回应vs.贫乏的政策

  撇开特朗普的人身攻击和拜登对贫民阶层释放的善意,这场辩论多少显得乏味。主持人华莱士设置了最高法院、新冠疫情、经济复苏、种族与城市暴力、选举公正性等关键议题,为两位候选人埋下不少“坑”,但拜登成功地跳了出来。

  此前,民主党内已经有声音指出,拜登应在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的问题上谨言慎行,以免因攻击被特朗普提名的资深法律人、天主教徒巴雷特而惹怒信仰群体。当前主流民调显示,拜登在天主教徒选民中的支持率仍略高于特朗普,但2016年时,更多的天主教选民最终把票投给了现任总统。

  在辩论中,当被问及对巴雷特法官的看法时,拜登回答:“我并不反对法官个人,她看起来是很优秀的人”,仅指出巴雷特法官在对奥巴马医改、堕胎等具体问题上的看法可能影响美国民众的切身利益。他更引用了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当年阻挠奥巴马在任期末提名法官时说的话:“人民应当有权利就法官的选择发声,所以应该等到参议院和总统选举后再提名。”

  特朗普则用一贯的观点回应华莱士设置的问题陷阱。针对《纽约时报》披露的偷逃税款嫌疑,特朗普一边保证“我交了几百万美元的税,你们会看到报告”,另一方面则直言“我是企业家,和所有聪明人一样,我们会通过法律(合理避税)。”这一发言随即被拜登抓住,拜登表示如果当选总统会限制富裕阶层的避税行为,为“有需要的人”谋取更多权益。

  在辩论种族与城市暴力问题时,拜登小心回避着对警察群体的指责,肯定“大多数警察都是好的,只是有几颗坏苹果”,并承诺反对暴力示威,反对削减对警察系统的资金支持,“还像以往一样需要他们”。

  特朗普则将所有抛向自己的种族问题都转化为“我支持法律与秩序”的回答,指责佛洛依德之死引发的动荡局势中,示威者是暴力甚至“疯狂的”(insane)。当拜登指出“FBI说Antifa是一种运动而不是组织”时,特朗普立刻回应:“你说笑话呢?这是一个危险的组织!”

  在核心政策问题上,拜登的回答则和特朗普一样显得老套。在防疫政策上,拜登称他将遵循科学家的指示,但无法回应关于“科学家们观点不一”的追问。他指责特朗普没有计划,称自己只会在设计完备的经济资助方案后再重启封锁,特朗普则反呛称,拜登“只知道封锁”“影响千万美国人的生计”。

  经济政策上,拜登提出大规模资金刺激美国本土企业的振兴方案,更被对手嘲讽“奥巴马时代,你们怎么不做呢?”《纽约时报》评论道,拜登的发言有时显得不干脆利落。特朗普则借机指出,拜登在政策上的瞻前顾后让他无法完成总统大任,“伤害的不是我,是美国人民”。

  佐格比指出,特朗普在总统辩论中的使命就是“证明拜登不适合当总统——代表激进分子,太老,精力不济”,在辩论中也确实向观众传达了这些内容。

  “除了特朗普的语气和侮辱性用词,今晚似乎没有什么值得谈论的内容。”一位《纽约时报》记者在社交媒体上写道。

  未来一个月,特朗普、拜登及他们的团队还将面临两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一场副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拜登的副手哈里斯已经确认将继续参加辩论,“不会拒绝任何可以和美国人民、美国家庭直接对话的机会。”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