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点新闻

吉林“养鸡大王”为非作歹20年 省委书记给专案组打气才拿下

  ——“案件办理阻力重重,省委书记亲自调度案件,给专案组撑腰打气,才排除了办案干扰,挖出了保护伞43人。”【吉林张永福案】

  ——“副市长给涉黑组织当政治上的‘代言人’,‘黑色权力’和资本相互勾结相互渗透,到导致毒瘤疯长。”【辽宁宋琦案】

  ——“被害人的尸体埋在国道路基之下,但因挖掘需要3000余万元,导致办案单位‘望山兴叹’。”【青海日月山埋尸案】

  近日,全国扫黑办透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通过办理涉黑涉恶案件已推动侦破陈年命案2669起,“一大批多年想破而未能侦破的积案命案能沉冤昭雪,关键是有扫黑除恶这个‘杀手锏’。”

  吉林张永福案、辽宁宋琦案、青海“日月山埋尸案”是全国扫黑办重点提到的三起涉黑大案。这三起案件为何“多年想破而未能侦破”,扫黑除恶对案件侦破起到怎样的作用,带着问题,长安剑专访了全国扫黑办。

  省委书记上阵,拿下“养鸡大王”保护伞

  52岁的张永福,曾是吉林省吉林市赫赫有名的“养鸡大王”。2002年,当地在一篇题为《养鸡大王的情怀》的报道中这样写道:

  “这是一个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但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他在短短的十年间,靠养鸡实现了脱贫致富,成为全省最大的私营养鸡企业经营者。”

  张永福初中没有毕业就在外谋生,后来向亲戚借钱购买了一辆旧卡车拉煤,1993年在催讨运煤款时正好遇上了煤矿资金困难,于是矿上就用一批鸡苗和饲料抵了账,这让他第一次接触到养殖业。此后他在吉林市龙潭区的养鸡场越办越大,荣誉也越来越多,曾被选为区人大代表,先后被评为省市劳模、“全市十大杰出青年”、“全市星火科技带头人”等等。

  但这只是张永福的光鲜一面,他“传奇色彩”的另一面,是黑色的。2019年11月,张永福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罪名共有11项,包括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敲诈勒索罪等。

  


  张永福(中)被吉林通化中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从1998年开始,张永福利用养殖公司做幌子,暗自招募刑满释放人员充当马仔,采取杀害、殴打、恐吓等多种手段为非作歹。钟永福犯罪团伙还通过对村民威逼、恐吓、利诱手段操纵基层组织长达20余年。

  他曾以高速公路占其经营的养鸡场为由,阻碍高速公路施工大半年,以此要挟索要1.2亿元补偿款。因张永福索要金额过高,相关部门被迫更改高速路线,而此时,张永福又组织多名村民以更改路线不合理为由到省里恶意上访,并要求不许改道,以达到索要高额补偿款目的。

  张永福犯罪团伙的恶行并非无人知晓,他本人曾被审判。2015年聚众斗殴案中,张永福等人被警方抓获,但随后他们却出人意料地被取保候审,最后一伙11人重罪轻判均被当地法院处以缓刑。直至2018年张永福因涉黑被捕后,这些错案才得以纠正。

  嚣张作恶却能受到“全链条庇护”,导致其犯罪团伙屡打不绝坐大成势,因其“上面有人”。其中最大的“保护伞”是崔振吉,崔振吉在张永福发迹期间曾任吉林市龙潭区区长、区委书记,2010年任吉林市副市长,2017年任吉林市政协主席,官至正厅级。他曾多次以发公函、打招呼的方式为张永福逃脱法律制裁。

  全国扫黑办介绍,在2018年张永福案发后,吉林省公安厅指定通化市公安机关异地侦办,但受到“保护伞”的阻挠,案件办理还是一度受阻。“说情打招呼的很多,”专案组组长说,“省委书记亲自调度案件,给专案组撑腰打气,才排除了办案干扰,挖出了保护伞43人。”

  “各级党政主要负责同志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责任人。”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在2019年2月调度案件时这样说,“要亲自挂帅、亲自出征、亲自调度,对推进不力、打击不深的地区,要重点督导、跟踪督办。”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13督导组进驻吉林,明确提出“要紧紧盯住涉黑涉恶重大案件、黑恶势力经济基础、黑恶势力背后关系网、保护伞不放”,并作出“除恶务尽、挖根见底”的要求。一位政法委的工作人员这样感慨,“面对大量的积案命案线索,有的同志存在畏难情绪,但全国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高位推动,并派出中央督导组进驻督导,让我们不能有丝毫懈怠。”

  “对内破除自身畏难情绪,对外破除‘关系网’‘保护伞’的干扰。自上而下敢于亮剑的胆略,让扫黑除恶成为推动攻克陈年积案的关键一招。”全国扫黑办表示。

  市里1/4的工程都归“黑老大”,案发时资产80亿

  辽宁的县级市东港,地处丹东沿海,位于鸭绿江边,宋氏兄弟涉黑组织自上世纪90年代起在此恶行累累。

  ——1991年,弟弟宋琦带领19名打手,将从事海产捕捞生意的白氏兄弟砍得血肉模糊,但最终不了了之;

  ——1999年,宋琦的竞争对手盛某被当街枪杀,凶手已经伏法,可他又恰巧是宋琦的堂弟;

  ——2015年,杨氏集团的船员突然被砍成重伤,之后不久,宋氏家族成了唯一合法的滩涂养殖企业。

  ……

  这个涉黑组织以凶残暴力著称,十余年来实施故意杀人等违法犯罪近400起,恶名在东港几乎人尽皆知,但当地一些领导干部却揣着明白装糊涂,不仅造成大量积案命案长期得不到处理,甚至不惜与黑恶分子沆瀣一气,蛇鼠一窝。

  据统计,2008到2016年间,东港共有1171个市政、房屋、水利工程项目,其中近1/4被宋氏兄弟获得,涉及金额达39.38亿元。涉黑团伙把持一地建设工程,案发时资产达80亿元之巨,造成这匪夷所思怪相的,是宋氏兄弟的“保护伞”刘胜军等人。

  


  2019年12月,宋琦涉黑组织52名被告人接受审判,宋琦被判处无期徒刑。

  刘胜军自2008年起历任东港市市长、市委书记,2016年升任丹东市副市长,多次将重大项目拍板交由宋琦涉黑团伙建设开发。对于宋琦等人的涉黑背景,他心知肚明,但均以“那些事情都是历史了,没有必要考虑”的借口搪塞。

  2010年,东港市计划建设一个垃圾处理场,刘胜军在没有科学论证、没有环评、没有对周边居民听证的情况下,直接把项目交给了宋氏兄弟开工建设,引发周边群众不满。在施工过程中,宋氏兄弟的公司面对提出质疑的群众,露出黑恶团伙的真实嘴脸:

  一名女村干部被揪着脖领子拽到了一边、一名无辜群众被打到桥下……慑于宋家的凶恶气焰,当地村民敢怒不敢言,再也不敢对施工进行阻拦,项目得以推进。

  就这样,宋氏兄弟获取了巨额不法利益,刘胜军获得了“政绩”和贿赂。“双赢”的结局下,是周边群众的利益成为牺牲品,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和地位遭到严重破坏。

  “领导干部给涉黑组织当政治上的‘代言人’,‘黑色权力’和资本相互勾结相互渗透,到导致毒瘤疯长。”全国扫黑办介绍,宋琦、宋鹏兄弟二人分别连续当选人大代表,资本势力向政治领域渗透,危害日趋严重,打击难度不断加大。

  直到2018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后,这起案件被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政法机关和纪检监察机关同步上案,涉黑分子和“保护伞”同步侦办。宋琦涉黑团伙覆灭,宋琦被判处无期徒刑,50余名团伙成员分别获刑;“保护伞”同时被查,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处55人,丹东市原副市长刘胜军、丹东市政协原副主席杨乃文、凤城市委原书记高峻等均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

  


  5月19日,全国扫黑办公布了宋琦涉黑案的办理情况。

  “在纪法协同的谋略下彻底打伞破网,使得一批积案命案在扫黑除恶中被侦破。”全国扫黑办介绍,专项斗争中,对挂牌督办案件政法机关和纪检监察机关同步立案、同步调查,严格落实“两个一律”“一案三查”要求,推动了一批大案要案一查到底。

  今年5月,全国扫黑办召开新闻发布会曾公布宋琦涉黑案的办理情况。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在发布会上这样评价:

  案件办下来,可谓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各个层面遇到的困难和阻力层出不穷,全国扫黑办和省扫黑办以及办案人员见招拆招,案件的最终攻克,“阐释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朴素道理。”

  “日月山埋尸案”最新细节:发掘尸骸需要3000万

  去年11月,全国扫黑办首次披露了青海“日月山埋尸案”,引起社会关注。

  2019年4月,青海公安机关在侦办西宁马成涉黑案时,发现了被害人马生珍在2002年4月被绑架杀害的线索,将这起命案与涉黑案件并案侦查。

  由于案件已经发生了整整17年,埋尸地点现场地貌发生了很大变化,仅根据嫌疑人供述难以完全确定埋尸地点。公安机关通过大量工作,排除了多处埋尸点后,划定了最可能的埋尸区域。

  


  犯罪嫌疑人马成,绰号“牙板”。(图:青海公安微信公众号)

  在采访中,全国扫黑办首次透露,此后发掘尸体的工作仍困难重重。其中最大的难点在于,公安机关划定的这片区域中,109国道与京藏高速恰好从此处经过,开挖需要巨额的费用,“因被害人尸骸埋于国道路基下,挖掘需要3000余万元,令办案单位‘望山兴叹’。”

  2019年6月,中央扫黑除恶第18督导组进驻青海,在为期两个月的督导结束后,督导组向青海省反馈,“在依法严惩方面,一些地方、部门存在主动摸排线索不够,线索核查不深入,重点案件攻坚力度不大,‘打财断血’不同步等问题。”

  “日月山埋尸案”此后同时被全国扫黑办、公安部、青海省列为重点案件挂牌督办,中央督导组当时所反馈的“重点案件攻坚力度不大”的意见,指向明确。全国扫黑办证实,此案确实在中央督导组督促下告破。

  “一些积案命案不能及时侦破,与办案能力不强紧密相关。”全国扫黑办介绍,扫黑除恶集成作战的策略,是攻克积案命案的管用一招,“日月山埋尸案”就是在集成作战的策略下被侦破的。公安部在全国范围调集专家,进一步缩小发掘范围,研讨制定发掘方案,以较小代价就找到尸骸,进而打开了案件侦破的缺口,进一步获取了侦破案件的关键证据。

  有媒体记者曾实地探访过发掘现场,这是一片广袤的无人区,海拔3800米,四周雪山皑皑。周围的牧民回忆,公安机关的挖掘工作从9月中旬开始,公安民警和土建工人在此处作业,期间民警还曾带一名犯罪嫌疑人来指认过犯罪现场。

  


  青海日月山109国道旁,17年前杀人埋尸地点。(图:凤凰WEEKLY)

  2019年10月7日,警方在该区域起获一具尸骸。经青海省公安厅刑事科学技术研究管理中心DNA比对检验,认定尸骸系被害人马生珍。

  10月底,中央扫黑除恶第18督导组再次来到青海“回头看”。在“回头看”汇报会上,中央督导组指出,青海“专案攻坚取得重大突破,‘打伞破网’取得新的重要战果”。

  几天后,青海警方发布公告,马成涉黑一案已经抓获犯罪嫌疑人60余人,该团伙在西宁及湟中、互助等地网罗社会闲散人员,长期从事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故意伤害、抢劫、绑架、非法拘禁、强迫交易、开设赌场等违法犯罪活动,直接侵害了群众利益,严重扰乱了正常社会秩序。

  目前,案件正在有序推进中。

  “案件办理的成效直接关系群众的切身利益。尤其是类似的大案要案、积案命案,如果办理不好,就会影响群众对专项斗争的信心,影响专项斗争的成效。我们将推动集中力量攻坚,加快办案进度,及时回应群众关切。”全国扫黑办表示。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