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点新闻

林郑月娥:不介意被深圳反超 港深要互相过河


  秦玥:林太,您1980年加入政府工作,到现在刚好也有40年了。8月26日您出席莲塘-香园围口岸的仪式,当时我们站在香港口岸这边采访十分感慨。这个项目是您担任发展局局长的时候,作为港方组长来负责的吗?

  林郑月娥:近十年,我和深圳的合作非常紧密。我从2007年到2012年担任特区发展局局长时,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港深边境区的发展。起码有几个大项目,一个当然是口岸,当时希望建设连接深圳和香港东部一个新口岸。当时东边的口岸已经建了很久了,服务设施不是很好,所以当时大家都想建一个新的口岸,就是现在的莲塘-香园围口岸。

  另一个项目当然是现在很多人讲的落马洲河套区这一片这么有历史价值的土地了。经历了几年的讨论,在2016年底,确定交给香港建设一个港深创新科技园。第三个项目比较少谈,就是大家一起来治理深圳河。因为我们是一河两岸的城市,所以深圳河无论是在污染或者是排水方面有问题的话,就对两岸的城市和市民都有影响。所以我们由回归前就一直在做深圳河的治理,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做下来的,到现在,大致上是完成了深圳河的治理。这些项目当时都是由发展局负责的,所以我和深圳在基建方面的合作是非常紧密的。

  到我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我们有个高层的深港合作会议,我就直接在这个高层合作里面担任香港一方的主席,对口就是深圳市市长,大家畅所欲言,不只是基建方面,在金融、商务,甚至是我特别关心的文化、创意产业、教育、医疗,都会在高层会议中讨论。

  当然现在我做行政长官,特别是在粤港澳大湾区内,港深合作我相信是更加大有可为。

  


  深港落马洲河套地区(白圈处)

  秦玥:其实现在来看深圳河两岸,深圳一边高楼大厦,像是福田CBD发展得很好,但深圳河的香港一侧一直都是比较荒芜的,您作为特区行政长官,会不会考虑未来新界北部一带区域的发展蓝图?

  林郑月娥:现在的用地情况是有历史原因的。以前我们说的香港主要是指港岛,由市区开始发展。香港北部是一个偏远的地方,所以就没有开发这些地方,甚至是把一些在市区不是很受欢迎的设施摆在了北区。深圳刚好相反,深圳改革开放的时候,就是看中它离香港近,所以它的发展就是从深圳河以北开始,所以就形成了现在这么大的落差。

  但是我觉得,随着一段时间之后,这种发展也会有个变化。因为香港现在需要更多的土地,所以现在我们手头上正在进行的开发计划,大部分都在新界北区,无论是粉岭、上水、古洞、打鼓岭,这些都在新界北区。所以往后应该逐渐会见到,在深圳河以南的香港区域,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市民在这居住,也会有商业活动的。

  不过有一片地方,我觉得港深两地政府都要很珍惜保护的,就是湿地。在香港这边有一个受到保护的国际级的湿地,深圳那边也有红树林这些地方。所以我想两地政府在同时发展的期间,都应该重视保育。

  秦玥:今年是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您之前也讲到,不同阶段的深港合作有不同的发展,如果是站在香港的角度看深圳特区,在不同阶段的合作当中,有哪些令您印象深刻的事件?

  林郑月娥:我想最早期的时候,国家设立深圳经济特区也是因为看到深圳临近香港。香港在七八十年代已经发展得不错了,但是香港在那时候的发展已经面临了土地和人力的瓶颈。所以深港互惠的基础是很大的。早期港深的合作主要是香港商人到深圳投资,因为深圳有大量的土地和人力的供应。到了后期,深圳发展得很好,金融业、先进的制造业,到今日,深圳成为了全球知名的科创城市,所以我觉得到下一阶段,港深合作应该是朝着“新经济”这个方向发展,包括创新科技、创意文化、设计方面的发展,因为深圳也是“设计之都”,那香港在设计业方面,近年来特区政府也是大力推动的。

  秦玥:国家出台大力支持深圳发展的政策,而深圳GDP也超越了香港,有人就说深圳会不会取代香港。您怎么看这些言论?

  林郑月娥:香港的优势是源自于“一国两制”,而中央对于“一国两制”这个政策是坚定不移的。所以在“一国两制”之下,香港和深圳应该找一些可以更加丰富“一国两制”,也能令深圳发展更加好的契机。我觉得这些契机是存在的。譬如由于香港在《基本法》保障之下,我们有资金进出的自由、货币兑换的自由、有跟国际接轨的法律系统、也有大量专业服务人才。这些可以和深圳现在拥有的科创的能力、先进的制造业来做一个配套。所以我觉得,港深之间未必有一个直接的竞争。但有时候说到某些特定的工作,企业与企业之间会不会有些竞争?或者专业人士之间会不会有竞争?我觉得这些是无可避免、甚至是健康的。我也不期望所有香港企业或者专业人士去深圳工作一定要有特别优惠,因为大家是在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中开拓自己的事业。

  不过我对香港的人和企业都有信心,他们的竞争力很强,适应能力也不差。只是因为香港目前的发展有些掣肘,我刚才说过,土地是个很大的制约。另一方面当然是我们的政治环境比较复杂,远比深圳要复杂。而且我们很受外面环境的影响。所以在这一方面,如果有更大更广阔的发展空间给一些个人、企业,特别是青年人,如果他们愿意去一个有更大潜力的市场发展,这个我们特区政府一定是欢迎的。

  秦玥:现在深圳也有土地瓶颈问题。大家也都期待领导人到深圳后的重要讲话会带出哪些讯息。在您看来,国家对于深圳的支持政策,有哪些是香港乐见的、能够互相带动港深发展、甚至带动整个大湾区发展的呢?

  林郑月娥:首先在粤港澳大湾区里,香港和深圳是两个最紧密的城市。一方面我们历史上联系得好,二来人文交往方面也很紧密。现在有不少香港人是住在深圳,在香港工作的。第三方面,到今日为止,香港仍然是深圳最大的外资来源地,有超过8万家香港企业在深圳发展。所以再放入到有七千万人口、经济增长非常蓬勃的粤港大湾区之内,应该是两个城市共同发挥各自的潜力,来做大我们的经济体量。所以我不是很介意人们总是说深圳本地生产总值已经爬到香港头上了,因为毕竟深圳人口土地比我们丰富。

  但是未来的发展,我们也希望中央会继续给深圳特区一些先行先试、突破性、创新的政策,令香港和深圳的合作,可以在全新的平台中进行。有些香港和内地其它省市没能做到的事情,能不能先和深圳结合做到呢?那这个范围就很广泛了,包括金融、商务或者法律服务,甚至我们的一些专业人才,希望能够豁免他们需要重新考核才能提供服务(的限制),这些我都希望可以在深圳,包括前海,因为前海是一个现代服务业的区域,能够做到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