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点新闻

又一起砍首杀人事件!恐怖分子为什么盯上法国?

  一方面,法国在中东、北非、西非和吉布提等穆斯林聚居地区经营多年,人脉广泛,也曾扶持过一些穆斯林国家、组织;另一方面,法国又是欧洲国家中较热衷干预穆斯林世界政治的大国。

  “知道”跟你谈谈 ,法国何以屡屡成为IS的袭击目标?

  

(10月29日,在法国尼斯圣母大教堂外,警察封锁道路。新华社/法新 / 图)


  (10月29日,在法国尼斯圣母大教堂外,警察封锁道路。新华社/法新 / 图)

  法国!又是法国!

  当地时间10月29日,法国南部城市尼斯一所教堂附近又发生持刀行凶事件,3人死亡,多人受伤,其中一名女性遭“斩首”。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公开讲话称,法国正在遭受“伊斯兰恐怖袭击”,法国将增兵4000千人保护学校和宗教场所。

  为什么说“又”?

  因为这是本月法国第二次遭受恐怖组织的袭击。当地时间16日下午,巴黎郊区的一名历史老师,曾因在课堂上向学生们展示涉及宗教的漫画,在校门前遭到一名持刀男子“斩首”。法国总理卡斯泰17日在社交媒体留言说,这起持刀杀人事件“带有宗教极端恐怖主义的特征”。

  很多人可能还记得,5年前的法国也曾发生多起恐怖主义袭击事件。

  2015年1月7-9日,和IS有关的北非裔极端分子袭击了《查理周刊》编辑部和蒙鲁日犹太商店等目标,造成包括3名嫌犯在内共20人死亡,制造了截止当时为止、二战后巴黎伤亡最为惨痛的一次恐怖袭击事件;6月26日,法国南部工业城市格勒诺布尔发生了一起血腥暴恐事件,一名工厂主被斩首,头颅被钉在厂门口,旁边插上了“伊斯兰国”旗帜并写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口号;8月21日,北非裔极端分子阿尤布·卡扎尼乘坐阿姆斯特丹-巴黎9364次高铁进入法国境内,试图持枪行凶时,被偶然发现其企图的几名乘客制服。

  作为欧洲乃至世界强国,法国何以屡屡成为IS的袭击目标?

  首先,法国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世界恩怨纠葛颇深。

  一方面,法国在中东、北非、西非和吉布提等穆斯林聚居地区经营多年,人脉广泛,也曾扶持过一些穆斯林国家、组织;另一方面,法国又是欧洲国家中较热衷干预穆斯林世界政治的大国。自阿尔及利亚战争结束后,法国一度实行独立自主外交,减少了对穆斯林世界的干预力度。但萨科齐和奥朗德两届政府却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这种“戴高乐”式做法,转而积极参与穆斯林世界的武装干预。此次巴黎连环恐怖袭击爆发前,法国刚高调宣布加大对叙利亚和伊拉克的IS武装打击力度,唯一的现役航母“戴高乐”号正驶往地中海助战。法国的干预程度、积极性远胜其它二流大国,自身“软硬实力”却又比不过美国(在某些方面也未必比得过俄罗斯),自然容易成为IS的报复目标。

  其次,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在法国容易隐蔽。

  法国穆斯林人口占总人口比例高达7.5%,是西欧国家中最高的,总人口达470万,他们大分散、小聚居,在一些地方人口比例高达10%以上。例如,大巴黎地区穆斯林有超过170万户、占当地总人口10-15%。塞纳-圣但尼省号称“小北非”,穆斯林人数超过基督教各教派信徒总和,比例高达22%。里尔郊区城市都鲁贝,这一比例更高达城市人口50%。

  一些穆斯林极端分子正是利用了这个特点混水摸鱼。巴黎原有的穆斯林居住区被瓦哈比派原教旨分子渗透,并成为某些国际恐怖组织和极端势力吸收成员、募集资金、传播原教旨思想的网络。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恐怖分子可以很容易地隐蔽起来,在他们动手前很难被发现蛛丝马迹。

  

(10月29日,警察在法国尼斯发生持刀伤人事件的圣母大教堂外警戒。新华社/路透/ 图)


  (10月29日,警察在法国尼斯发生持刀伤人事件的圣母大教堂外警戒。新华社/路透/ 图)

  第三,巴黎等大城市种族、宗教矛盾尖锐。

  近年来,法国经济持续低迷,就业岗位流失,许多学校的毕业生毕业即失业,本土就业压力的增大,让法国社会滋生出一种憎恶移民,认为后者抢走自己饭碗的情绪。二者之间矛盾的加剧和不满情绪的滋生,一旦遇上突发事件,就很容易造成恶性事故。

  法国极右翼政党利用国人对穆斯林移民的不满不断扩充势力,而一些法国媒体调查发现,同等学历的西亚、北非和西非移民,就业机会只有本地人的15%左右。这也滋生了许多青年穆斯林的怨气。这种情绪也容易被伊斯兰原教旨思想和极端势力所利用和煽动。

  第四,法国“设防不足”。

  “9·11”事件后,法国民航部门加强了安检,但铁路、长途客车和公交系统却并未跟进,国际列车安检形同虚设(除了英法间的“欧洲之星”之外),申根协议生效后欧洲国家内部的边控也被取消。这使得极端分子可以很轻松地借助法国四通八达的快速交通系统流动集结,而警方却往往对他们鞭长莫及。

  不仅如此,由于党派矛盾和社会意见不一,法国在亡羊补牢方面做得非常不到位:《查理周刊》事件后,法国开始立法不允许外籍阿訇进入法国传教,却对已进入法国的外籍阿訇听之任之;高铁未遂暴恐案发生后,比利时警方加强其境内铁路车站安检,高铁最大责任方——法国国营铁道公司(SNCF)却仅表示“将全力配合法国反恐机构和比利时联邦检察官的调查”,而迟迟不改变自身的“不设防”状态。这种漫不经心的表现,难免给暴恐分子可乘之机,让法国一次又一次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和受害者。

  此次规模罕见的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会否令法国人猛醒,并如奥朗德所言“毫不留情地打击极端恐怖主义”?

  恐怕并不容易,导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坐大的种种因素盘根错节,诸多掣肘很难因一次惨剧便全然消散。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