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点新闻

哈尔滨狗患升级今年已有六万人被咬伤,主城区狂犬疫苗告罄

  黑龙江新闻网微信公众号11月2日报道,最近,不少市民发出这样的拷问。记者经过多日采访了解到,目前哈尔滨市居民区养狗数量呈增多趋势,失控漏管问题严重,年初至今已有接近七万人注射狂犬疫苗,其中多数都是被狗咬伤。

  


  院里扑倒幼儿,禁养还不栓绳:狗患怎一个“烦”字了得

  家住南岗区红星学府小区B栋居民王先生说,前些日子,妻子经常半夜醒来,然后叫醒他,让他在家里四处查看,怀疑自家进了耗子。“我熬了两宿才发现,家里的异响是楼上居民家的狗时不时地用爪子挠地板发出的。”王先生表示,小区老年人多,以往只有一两只宠物狗,现在有十几只之多。“居民不按规定养狗,有的一家还养了两只。今年夏天,在院子里就有一只狗把一个幼儿扑倒了,当时都把110叫来了。”

  


  在松北区松浦观江国际A区,有不少居民在没有拴绳的情况下遛狗,其中就有明令禁止饲养的大型犬类。居民戴先生说:“我在这里已经住了十多年,小区内养狗的人不在少数。遛狗不拴绳真是让人很反感,正因为遛狗人的不文明行为,会经常发生激烈争吵,也有要动手的,经过警方协调才算完事。”居民于女士说:“6点半以后,小区里遛狗的特别多,很多狗随地大小便,路边、花池等,遛狗人也不收拾。”

  宋女士家住松北区一处别墅区,这里几乎家家都养狗。“我家养的是德牧,属于哈市禁养的39种大型犬之一。开始没觉着怎样,就是图个陪伴,也有安全感。家家都养大狗后,感觉门难出、街难逛,邻里朋友家串个门都提心吊胆的。这狗养的,成祸患了。”

  


  道外区东原街道办事处沿江社区有4800多户居民,这两年养狗的居民有增加的趋势。“社区在小区显著位置张贴文明养犬的宣传单,比如遛狗时牵绳,及时处理犬粪,禁止饲养大型犬等。”社区主任刘美巍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邻里之间因为养狗争执来找社区解决的。

  一言不合抬手就扇嘴巴,护狗咬掉女孩耳朵

  家里的狗惹了事,还真不是社区能解决的。哈市南岗、道里、道外和香坊四区有百余公安派出所,每年会处理大量因狗而起的纠纷。十几年前,南岗区荣事派出所曾处理过这样一起纠纷:一女子在建设街上遛狗,小狗突然扑吼路过女子,路过女子抬腿就是一脚。狗主人心疼之下,愤怒提出万元索赔,踢狗者不同意,狗主人称“一个嘴巴一万”,抬手就扇开了踢狗者……

  


  2015年,南岗区哈西派出所受理过这样一起案件:在西典家园小区,一条小狗扑向一个女孩,女孩踢了小狗,狗主人不干了,咬掉了女孩耳朵。2019年,在南岗区芦家街上发生更惨一幕:一男子被狗咬伤面部,缝合达40余针……

  哈尔滨润和城、众和城、赛丽斯家园等小区,归一家物业公司管理,有上万户居民。据其工作人员介绍,大约每20户居民就有一家或者两家养狗。物业会在居民单元门口贴养狗注意事项,提醒养狗居民在小区内文明遛狗,甚至是催促养狗户及时办理犬证,但并没有执法权,遇到棘手问题时只能上报辖区公安派出所。

  


  5年前,南岗区燎原派出所民警为取得证据,晚间还来到一处居民楼外的草丛蹲守,最终证明养宠物狗的居民家,确实存在“叫扰四邻”的行为,并让该户居民做出“静音”承诺。民警每天有很多重要的事处理,所以这种“扰邻纠纷”的解决,也并不多见。

  宠物医院殡葬服务消费高,及时接种疫苗的狗并不多

  娜娜是个文明养狗人,她的“家人”是一只名叫大毛的英系金毛犬。大毛在两三个月大的时候来到了家里,一养就是11年半。“每年一针疫苗100元,每个月洗澡80元,大毛的寿命相当于人活到了88岁。”她说,大毛最终患上了肿瘤,“从体检、到吃化疗药、到安乐死、再到最后的火化,总花费在5千元左右。”

  


  随着宠物狗的数量逐年攀升,宠物医院和殡葬服务应运而生。小豆豆宠物殡葬的负责人李女士告诉记者:“我们在2017年就已经申请到了执照,但当时包括兽医和宠物主人在内的很多人都非常不理解,一个月仅有一只宠物火化。”现在,他们一天火化几只。“我们的宠物墓地正在建设中,目前正在陆续接到订单。”

  但这样的“狗生”毕竟还是少数。刘丽今年50岁,救助被人抛弃的流浪猫狗已有15年。2012年《哈尔滨市限制养犬规定》施行时,有人说,这座城市有超过11万条宠物狗。虽然没有人准确统计过,但刘丽救助过的流浪狗,数量却是逐年增加。“除去送人养的,我们的‘基地’现有3000多条狗,都是好心人捡来送来的。哈尔滨的宠物狗,比11万条只多不少。”

  


  名冠宠物医院,在南岗区和道里区各有一家,经营者透露:每天到医院注射疫苗的狗,平均只有一两只,两个店一年下来不足700只,数量的确不多。

  今年六万人被咬伤,主城区社区医院狂犬疫苗相继告罄

  哈市早在1996年就曾公布过《哈尔滨市限制养犬规定》,2012年《哈尔滨市养犬管理条例》也正式施行,但由狗而起的纠纷还是日渐增多。2017年,哈市警方曾进行过为期一个月的清理,当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城区半年狂犬疫苗使用量不足5000人份。今年8月初,狗患再次升级,主城区社区医院狂犬疫苗相继告罄,市民纷纷到周边外县打狂犬疫苗。业内人士这样分析:县区养宠物狗的人少,狂犬疫苗主要消耗量在市区,随着养狗的人增多,宠物市场、宠物医院、宠物殡葬等从业人员的增多,被狗咬伤的人也在剧增。哈市疾控中心公布数据显示,2015年哈市共有14094人进行狂犬疫苗接种。30日,记者了解到,今年截至目前,哈市狂犬疫苗使用量已经超过六万支,接近七万支,主因是被狗咬伤。

  


  记者从一些宠物医院了解到,有些狗主人,即便是带爱犬来治病、打疫苗,也没有拴绳戴嘴罩的习惯。对此警方明确表示,市民必须按规定给狗办“身份证”,这样才能杜绝饲养大型犬、烈性犬以及一户饲养多犬的违法行为;此外,涉及到干扰他人正常生活、非法进入公共场所、携乘公共汽车、违规进入公共绿地、外出不佩戴犬绳、不随身牵引、随意弃养等问题,可以随时举报;整治狗患的原则是“管狗先要管好养狗人”。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