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点新闻

陕西“优秀战疫护士”值夜班时中毒,病休两月后返岗遭拒

  近日,陕西渭南华阴市人民医院(下称“华阴医院”)感染科护士张丹阳,自称因医院消毒不当中毒、近三个月后返岗复工被拒。由于张丹阳曾在疫情期间负责境外、疫区返回人员的排查、护理工作,并获得“战疫优秀护士”荣誉证书,她的遭遇广受关注。

  据张丹阳介绍,8月25日,华阴医院感染科白班护士消毒时,过氧乙酸消毒液疑似浓度过高,包括张在内的三名医护人员、一名病人及其家属出现头晕、恶心等症状。张丹阳的情况最为严重,西安市长安医院病历显示,其为刺激性气体中毒。

  张丹阳称,感染科主任柳钊曾说她的情况属于工伤,“不用管请假的事”,医院也将报销治疗费用。但11月9日张丹阳病休结束返岗时,却被告知请假手续不齐,不满足返岗条件,此后华阴医院不再为其安排工作。

  


  今年3月,张丹阳从华阴医院儿科转岗至新成立的感染科,参与了抗疫工作。受访者供图

  华阴医院官网显示,该院创建于1949年,是一所全民所有制二级甲等综合医院。11月28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华阴医院感染科、医务科、办公室负责人,电话均未接通。但该院办公室主任邬长城表示:“我院正在积极协调处理此事。”

  12月1日,新京报记者就张丹阳的情况及后续处理问题联系了华阴市卫健局,工作人员表示“领导正在积极处理”。

  消毒液引发不适,被诊断为刺激性气体中毒

  多名华阴医院感染科护士回忆,8月25日上午,科室照例用过氧乙酸溶液消毒。过氧乙酸是一种危险化学品,腐蚀性强,按比例稀释后消毒效果良好。

  张丹阳曾在科室内喷洒过氧乙酸消毒液,她说通常情况下开窗通风约1小时,刺激性气味就会基本消失。但8月25日下午6点左右,张丹阳到科室上夜班,发现消毒液的刺激性气味仍未散去。

  张丹阳提供的感染科护士群聊天记录显示,当晚11时12分,她在群里表示过氧乙酸味道太浓,“一直散不了,我们三个(值班医护人员)已经受不了了”。很快,另一名夜班护士也说“我快晕了”。

  此外,当天配制、喷洒消毒液的护士韩某也在群里表示,“可能喷得有些多了”“放车子上的时候筒子有些漏”;当天中午,她和另一位同事“熏得流眼泪了”。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8月25日晚间,另一名夜班护士也出现不适反应 。受访者供图

  


  8月25日晚间,护士韩某在感染科护士群中承认“筒子有些漏”“可能喷的有些多了” 。 受访者供图

  张丹阳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晚9点多,自己陆续出现头晕、呕吐、胸闷等不适反应,并按照感染科护士长苗菁的要求“到外面透气”。由于病房内仍有危重病人,抢救设备不便移动,她每隔十几分钟就要折回查看病人心率体征、瞳孔情况等。

  8月26日上午,张丹阳下夜班后被同事送往华阴医院急诊科,症状略有缓解,8月31日还上了一次夜班。9月2日,她仍有头痛、心慌、咳嗽等症状,前往西安市长安医院就诊。

  长安医院门诊病历显示,张丹阳为刺激性气体中毒、过敏性咳嗽、心率失常、房性早搏。24小时动态心电图显示,其最快心率达到每分钟145次,最慢心率每分钟55次;而正常成年人心率范围在每分钟60-100次。

  


  长安医院出具了诊断证明,张丹阳为刺激性气体中毒。受访者供图

  张丹阳说,9月6日,她在长安医院结束检查后返回华阴。但华阴医院入院记录单显示,9月8日,张丹阳再度因为“心率失常、过敏性咳嗽”入院,并收治10天。

  “直到现在,我还不时感觉心脏不适。出门时,要随身携带速效救心丸和应对快速型心律失常的药物。”张丹阳说。

  病休返岗遭拒,两个月工资仅80元

  据张丹阳介绍,9月1日到长安医院就诊前,感染科主任柳钊曾当面承诺刺激性气体中毒一事为工伤,“不用管请假的事”;华阴医院副院长王启刚也曾于9月18日当面表示,病休期间,工资一分钱不会扣。

  由于不敢继续接触含有过氧乙酸的环境,张丹阳出院后一直在家休养。除去8月25日事发后正常排班的休息,9月3日至11月8日,她共休假67天。

  11月9日,张丹阳重回华阴医院上班。在统一管理各科室护士的护理部,她被告知部分假条未经主管领导签字批准,请假手续不齐。张丹阳称,自己的请假手续分两部分,10月26日前由护士长苗菁签字批准,护理部称这部分没有问题。但10月26日至11月8日的病休,由感染科主任柳钊口头同意,没有书面假条。护理部所说的手续不齐,指的就是这14天。

  11月9日当天,张丹阳找到柳钊沟通请假及返岗事宜。在张丹阳提供的录音中,柳钊说,“我一共给你请过两回假,对我请的这两回假,我担着。”

  11月28日,新京报记者为此多次致电柳钊、苗菁,均无人接听,发给两人的短信也未获回复。

  此外,张丹阳称华阴医院还以病假手续不全、不符合返岗条件为由,不再为她安排工作。

  为此,张丹阳提供了一张护士长苗菁签字的排班表。新京报记者看到,11月9日后,表格上仍有张丹阳的姓名,但不再标注她的白班、夜班或具体岗位。

  


  11月9日至15日的感染科护士排班表,张丹阳未被安排岗位。受访者供图

  尽管如此,张丹阳称11月9日至22日,自己仍到感染科为同事帮忙,“从早上8点到下午6点,中午休息两小时。”一名感染科护士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医院不为张丹阳安排工作后,张仍到科室上班,时间大约一周。

  张丹阳认为,华阴医院是借此逼她离职。但柳钊此前曾对《潇湘晨报》表示,“(逼迫辞职)这个事更是子虚乌有”。

  另一方面,张丹阳称王启刚不扣除病休期间工资的承诺,也未兑现。张丹阳说,她9月的工资共80元,但一晚夜班费28元,她不清楚这笔工资的计算方式;而她10月没有收到工资。

  


  10月23日,张丹阳收到工资到账提醒,9月工资为80元。受访者供图

  11月28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华阴医院感染科、医务科、办公室负责人,电话均未接通。感染科主任柳钊曾对《潇湘晨报》回应称:“与她(张丹阳)一起上班的人没有出现太大问题,只有她一个人,所以我们当时判断是个体差异。”

  11月28日,记者致电华阴医院副院长王启刚。王启刚称已退居二线,“(张丹阳的情况)我不了解”。

  劳动仲裁:虽未签订合同,但存在劳动关系

  张丹阳称,就目前的情况,她希望华阴医院补发病休期间工资、报销在长安医院的治疗费用、支付因刺激性气体中毒产生的其他后续费用。依据2010年《工伤保险条例》,张丹阳要想获得以上工资、费用,须进行工伤认定。

  “认定工伤的几个基本要素包括,要有人身伤害,并且人身伤害要发生在工作时间、工作地点、由于工作原因发生。”北京律师王金贵表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工伤事故发生的1年内,工伤职工或其近亲属可向当地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申请工伤认定。

  此外,张丹阳表示在华阴医院工作一年多,医院始终未与自己签订劳动合同,也未缴纳社会保险。除张丹阳外,多名华阴医院护士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她们在华阴医院工作一至三年不等,均未签订劳动合同、医院也未缴纳社保。一名护士表示,她在华阴医院工作约三年,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社会上缴纳社保”。

  


  华阴医院官网首页。网页截图

  在王金贵看来,无论张丹阳是否与华阴医院签订劳动合同,双方都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只要认定工伤,停工留薪期间的工资福利待遇不变。“因为华阴医院没为张丹阳缴纳社保,所以一旦认定工伤,包括医疗费在内的工伤赔偿也将由华阴医院支付。”

  尽管如此,今年10月,张丹阳仍前往华阴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以确定自己与华阴医院的劳动关系。

  11月25日,张丹阳收到了《华阴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书》。裁决书认定,张丹阳与华阴医院在2019年3月1日至2020年10月12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要求华阴医院与张丹阳补签书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此外,华阴医院还应为张丹阳缴纳2019年3月1日至2020年10月12日的社会保险,并向其支付未签书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28208元。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