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点新闻

劳荣枝潜逃20年背后,另一个女人养一老三小,经历的磨难无人知道

 

 

 12月21日上午,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一案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20日,劳荣枝、法子英一案的被害者之一,合肥被害人“小木匠”之妻子朱大红及其代理律师刘静洁抵达南昌出席庭审。这将是朱大红第二次参加丈夫遇害案件凶手的庭审,第一次是21一年前,劳荣枝男友法子英在合肥庭审,法子英早已经伏法。如今丈夫遇害案另外一个凶手审判,她再次赶来参加庭审,还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希望法院追究劳荣枝刑事责任,并对其进行民事赔偿。图为小木匠的妻子朱大红。

  


  

 

  


  


  去年11月,曾经伙同男友流窜南昌、温州、合肥等地连杀七人(根据当年其男友法子英供述),被称为“杀人恶魔”的女子劳荣枝在潜逃20年后在厦门落网。朱大红在得知消息后除了激动,更多的是勾起了伤心的往事,她还特意带着孩子到丈夫坟前告知。图为劳荣枝。

  


  丈夫被害后,朱大红当时只有29岁,婆婆也已经年迈,之后她没有选择改嫁,而是靠着一己之力拉扯三个孩子、赡养婆婆,所经历的痛苦和磨难,常人无法想象。“虽然孩子们现在都工作了,但是家里的经济条件还是不太好,两个儿子暂时都没成家,经济压力很大。”21年后,朱大红说,她也知道劳荣枝根本没有赔偿能力,最终看法院怎么判,“等案子庭审结束后,我会带着孩子再去上坟告诉他结果,让他安心。”图为南昌中院。

  南昌一家三口遭灭门

  


  我们先来看看这个案情的经过。今年46岁的劳荣枝,原系江西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学教师,年轻时十分漂亮。去年11月,在警方公布的一段视频中,被抓获的劳荣枝低首含眉,不断眨着眼睛,一副温柔相。没有人会想到她这副温柔面孔,让7人断送生命。图为劳荣枝。

  1996年5月,法子英(劳荣枝男友)与劳荣枝窜至江西省南昌市。两人于6月2日住进一租房处后,即预谋绑架勒索钱财。当时劳荣枝化名“陈佳”在南昌市爱乐夜总会坐台,物色到绑架对象熊启义。7月28日上午,劳荣枝打电话将熊启义诱骗至其租房处,法子英持尖刀逼住熊启义,将其捆绑后从熊启义身上抢走首饰、手表等物,并继续向其勒索财物。在逼迫熊启义说出家庭住址后,法子英于当日下午用铁丝和绳子勒熊颈部致其窒息死亡。

  


  为毁尸灭迹,法子英将熊启义尸体肢解后装入四个口袋中。当晚,法、劳二人来到熊家,法子英用尖刀威逼熊妻张莉交出财物,并将其双手反绑,双脚捆绑。在抢得金银首饰、现金、债券等财物后,于29日凌晨用皮带勒死张莉,用裙带勒死其三岁女儿。为制造假象,法子英回其租房处将熊启义的部分肢体运至熊家。后查明,法子英和劳荣枝抢劫从熊启义家中抢劫物品价值人民币3.027万元,其中现金人民币8090元,港币110元,美元10元,债券1000元,银行存单9.5万元。在南昌案件中,法子英和劳荣枝致使一家三口被害。图为抓捕法子英时的情形。

  温州见财起意杀害两人

  


  1997年10月初,法子英和劳荣枝流窜至浙江省温州市,法子英在与被害人梁晓春商谈转租住房事宜过程中发现梁晓春有钱,遂预谋抢劫。10月10日,被告人法子英携带一把尖刀与劳荣枝来到梁的住处,法子英手持尖刀逼住梁晓春,用绳子、电线将梁的手脚捆绑后逼其交出钱财。图为法子英被抓获。

  在从梁住处搜得现金、存折等财物后,法子英又逼迫梁骗一有钱人来梁住处供其抢劫,梁晓春被迫打电话将刘素清骗来。法子英在逼迫刘素清交出现金千余元、2.5万元存折后,也用电线将刘的手脚捆绑。法子英让劳荣枝携带抢得的手机及2.5万元存折到银行提取现金。在接到劳荣枝得手的电话通知后,法子英用皮带、电线将梁晓春、刘素清勒死,从两人身上抢走欧米茄手表、手表、手机、传呼机等。

  合肥“杀鸡儆猴”小木匠无辜被害

  


  1999年6月底,法子英、劳荣枝窜至安徽省合肥市。7月1日二人住进租住的房屋后,法子英特意制作了一个钢筋笼,劳荣枝则到住处附近的旧货市场买了旧冰柜一台,预谋绑架杀人。7月22日上午,劳荣枝化名“沈凌秋”在合肥长江路“三九天都”歌舞厅坐台,之后打电话将殷建华诱骗至其租房处。图为法子英被抓获。

  法子英将殷建华捆绑锁进钢筋笼。为使殷相信二人是绑匪,好让他尽快交出财物,法子英在合肥市六安路露天人才市场,以有木工活为名义,将一木工(朱大红的丈夫)骗至其租房处,并在殷建华的面前用尖刀将木匠杀死,之后将尸体放入冰柜存放。

  在法子英的恐吓下,殷建华按他的意思写了二张字条给其妻刘某某,要刘交钱赎人。当晚9时许,被告人法子英叫殷打电话给其妻,让刘准备钱在合肥市长江饭店与其见面,法子英携带字条前去收钱,但因故未成。当晚11时,法子英再次打电话与刘某某约定次日上午9时见面。7月23日上午,法子英在逼殷建华给其妻写了两张字条后,用铁丝将殷勒死。

  法子英合肥伏法,劳荣枝潜逃

  


  之后,法子英携带自制手枪及殷写的字条来到殷家,向殷妻索要一万元。刘以筹钱为由让其在家中等待,随后向警方报案。民警赶到后将现场包围。此时,法子英疯狂地叫嚣:“你们谁过来,我就打死谁。”并不时向外射击。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民警向室内发射一颗催泪弹。中午12时10分,法子英受不了熏人的烟雾,持枪向外逃窜,被民警开枪击断右腿擒获,当场缴获左轮手枪1支、子弹4发。图为法子英被抓获。

  1999年11月18日,该案在合肥中院开庭审理,合肥中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法子英自1996年7月至1999年7月,伙同劳荣枝流窜作案,先后杀害七个人。在法子英的供述中,称自己和劳荣枝还曾到过广州、常州、南宁、厦门、东营、黄梅等地,每到一地,也都是劳荣枝出去坐台。她是否采用同一手法,勾引男人,实施绑架,然后残忍撕票杀人,不得而知。

  


  很快法子英因犯绑架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合并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执行死刑,但另外一个凶手劳荣枝却人间蒸发了一般。图为法子英伏法。

  失踪一个月的丈夫

  


  法子英和劳荣枝案件背后,是一个个家庭的伤痛。合肥遇害的“小木匠”之妻朱大红就是其中之一。朱大红来自合肥城郊的长丰县,和丈夫于1992 年结的婚,在朱大红的记忆中,丈夫心细,性格开朗,做事很认真。婚后她和丈夫有了三个孩子,丈夫是一个木匠,平时农忙时在家忙农活,农闲时就到合肥打一点零工,一家人日子虽然紧紧巴巴,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图为前往南昌听审的朱大红。

  1999 年,朱大红在长丰老家带孩子,丈夫在合肥干木匠活。在朱大红的印象中,丈夫虽然在合肥打零工,但一般隔三五天就会回家看看。因为家中三个孩子都不大,还有老母亲。朱大红最后一次见丈夫是1999 年7月14日,当时丈夫说到合肥干一个工程。但她怎么也想不到,那次竟是永别。

  那次朱大红的丈夫过了十几天都没有回来,起初以为丈夫比较忙,后来过了20 天丈夫还没回家。朱大红的婆婆也很惦记儿子,让她进城看看,但她因为带着3个孩子,没走开。直到过了1 个月,丈夫还是没回家,也联系不上,朱大红才感觉到不妙。后来有个邻居建议她到公安局去问问。后来朱大红的亲戚到公安局一查,才知道她的丈夫已经死了。得知消息后,朱大红整个人都崩溃了。

  21年,一人养一老和三小

  


  法子英审判时,朱大红到了现场旁听,她想看看害死自己丈夫的恶魔是什么样的人,同时她也想将消息第一时间告诉自己死去的丈夫。丈夫怎么死的,朱大红最后还是从法子英的判决书上才知道。1999年,朱大红才29岁,家中婆婆六十多岁,自己的三个孩子老大7岁、老二4岁、老三3岁。家中顶梁柱没了,怎么活下去都是个问题。图为前往南昌听审的朱大红。

  


  朱大红曾经想到死,也有人劝她改嫁,可孩子怎么办?就这样,朱大红独自挑起了养家的重担,农忙时在家打理几亩地,农闲时到城里做保洁,她当时想将孩子抚养成人,还想为丈夫讨说法。朱大红说,这21年,日子都是一点一点熬过来的。丈夫被害后,三个孩子常常追问爸爸去哪里了,朱大红最初是骗孩子,等到孩子上初中后,她才告诉孩子们的实情。孩子们也很懂事,在知道实情后,在母亲面前,也从不提父亲。图为戴着手铐的劳荣枝。

  


  就在朱大红养家糊口饱受煎熬时,其丈夫被害的另外一个凶手劳荣枝则隐姓埋名在厦门过着正常人的生活。2019 年11 月28 日,劳荣枝在厦门落网后,儿子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她。朱大红说,那一刻她多少有一些安慰,而更多的是勾起伤心的往事。那天晚上,朱大红哭了一夜,20多年前的伤心事又浮现在眼前。随后她带着孩子给丈夫上坟,坟前她默默告诉丈夫,凶手被抓到了。图为劳荣枝被抓后接受审讯。

  


  这次劳荣枝审判,朱大红前来参加庭审,就想看看这个恶魔如何被伏法。她也知道,自己委托律师提起刑事和附带民事诉讼,其中民事诉讼即使判决了,也可能因为劳荣枝没有赔偿能力而徒劳,但她还是来了。其实早在当年合肥中院审理法子英杀人案时,朱大红就曾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赔偿包括死亡赔偿金、孩子抚养费、老人赡养费等共14 万元。然而法院认为她当时所提民事赔偿请求合理,但鉴于法子英无实际赔偿能力,最终判决法子英免于赔偿。图为朱大红的代理律师。

  直到现在,朱大红还是想不明白,丈夫和他们不认识,无冤无仇,他们为何要这么做?(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