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文

美联航航班延误百余名中国乘客被拒登机,领馆称敦促航司妥善处理

  近日,有网友发出求助信称,原计划乘坐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下简称“美联航”)航班经日本东京转机回国,但因该航班出现延误,随后美联航以乘客赶不上下一趟航班为由,拒绝中国乘客登上飞机,致使超120名中国乘客滞留在美国纽约纽瓦克国际机场,引发广泛关注。

  


  120多名乘客滞留纽约纽瓦克国际机场。

  北京时间8月18日,其中一名滞留机场乘客霍先生向南都记者表示,他们连续两天与美联航交涉,目前只争取到在纽约的两晚住宿。“纽约再次入夜,明天我们还不知道怎么办。”他说。

  当地时间8月17日,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发出通知,称密切留意该航班延误事件。南都记者致电该领事馆获悉,领馆人员回应称仍在努力与美联航沟通,争取做出妥善安排。8月18日上午,南都记者致电该领馆,值班工作人员告知,目前已安排专门人员与美联航司进行交涉,敦促航司妥善处理。

  美联航航班延误,百余名中国乘客被拒登机滞留纽约机场

  据霍先生介绍,当地时间8月16日,120多名中国乘客准备搭乘美联航UA079客机前往日本东京转机,他们大多之后要搭乘厦航MF810和国航CA146分别前往杭州及福州。然而,原本定于当日上午11时30分起飞的航班,被推迟到下午2时28分。

  据霍先生提供的航程动态信息截图显示,美联航对于UA079航班延误,给予解释为“由于今早纽瓦克机场的航班调度中断,我们需要为您的航班指派一名新的机组成员。”

  霍先生说,当日下午,美联航以乘客赶不及在日本东京成田机场转机、更有可能因被拒逗留在东京成田机场而遭遣返送回出发地为由,拒绝了让他们登机。

  


  美联航发出UA079航班延误的通知。

  霍先生称,从8月16日上午,120多名中国乘客一直滞留在机场与美联航人员交涉,“他们的态度很强硬,没有任何后续处理的方案,只让我们把托运的行李取下来和办理退票,但退票也只能退回代金劵用于购买美联航的航班,而120多名中国乘客只是想回家”。

  南都记者查询UA079航班信息,该航班最终于当地时间8月16日下午2是28分起飞,并于日本时间8月17日下午4时17分顺利到达了日本东京成田机场。然而,被拒绝登上飞机的120多名中国乘客,在纽约已迎来第二个滞留的夜晚。

  航司只愿提供两晚住宿暂无赔偿,滞留乘客称防护物资将用尽

  来自杭州的底女士也是滞留乘客之一,她毕业后留美工作,近来决定回国发展。当地时间8月16日,她带着三个大行李箱,一台婴儿车,抱着2岁的女儿从波士顿飞到了纽约,遭遇上延误又拒绝登机的美联航UA079航班。

  底女士介绍,她16日上午9时许便到达了纽约纽瓦克机场,得知延误和拒绝登机后,一直与美联航工作人员交涉到下午5时许,对方才给出住宿券,把百余名中国乘客安顿到7家不同的酒店,但需要自行前往。她最后在同住一家酒店的一名滞留乘客的帮助下,才最终到达了酒店。

  当地时间8月17日一早,底女士与被滞留的中国乘客们再次来到纽瓦克机场,与美联航人员交涉。底女士说,与前一天类似,一直等到美联航工作人员下班,他们才再给当夜的住宿券,且强调是最后一晚。“孩子跟着我再机场待了两天了,受了这么多折磨,作为妈妈我的心都碎了。”她说。

  而更让底女士担忧的是,目前纽约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她与孩子自备的防护衣已经用尽,只剩下不多的口罩和护目镜,她担心自己和孩子有暴露感染的风险。

  前述霍先生也向南都记者表示,他的防护物资已很勉强,他在自发组建的滞留人员交流群中看到,有人已发出了防护物资的求助信息。

  驻纽约总领事馆称密切留意事件,敦促航司妥善处理

  当地时间8月17日,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对该事件发出通知称,密切关注有关航班延误事件。该领馆指出,当地时间8月16日中午,美联航一原定自纽瓦克机场起飞赴日本的航班因技术原因延误,导致拟乘坐该航班赴日转机回国百余名中国乘客滞留。

  


  驻纽约总领馆获悉后,第一时间紧急协调有关航空公司妥善做好滞留中国乘客的现场安置,协助航空公司联系有关方面在配合做好各项疫情防控要求的同时合力推进后续安排。据了解,美联航对受影响乘客进行了初步安置,目前正积极联系尽快妥为善后。

  通知指出,“驻纽约总领馆将继续关注事件后续进展,同有关航空公司保持密切沟通,维护有关中国乘客的合法权益。同时提醒相关中国乘客密切关注后续安排进展,理性依法维权。”

  8月18日上午,南都记者致电该领馆,值班工作人员告知,目前已安排专门人员与美联航司进行交涉,敦促航司妥善处理。

  底女士向南都记者表示,唯一让她觉得幸运的是,她经过努力搜索,终于购买上于8月19日从美国纽约飞往科威特再飞往中国广州的两张机票,但要比原来的航班贵了1倍,而因为美联航延误且拒绝他们登机,也没有给予补偿方案,她原先购买的后续航班退票费用也需要由她自行承担,但她说,此刻没有比带着孩子回家更重要。

  霍先生也说,他也已经购买到“曲线回国”的机票,他将于8月23日从纽约飞到韩国首尔,再飞往中国辽宁沈阳,之后再回到江苏南京,也就是说,在此之前,他至少还要在纽约待上5天的时间。

  “这几天的住宿费用也只能是我来承担了,但还有很多人还没有买到机票,他们回国路仍然充满未知。”他说。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