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文

花2万7千元作弊,五旬考生驾照理论考时戴假发、摄像头被抓

  驾校教练伙同他人,在考生老何身上安装假发套、摄像头等装置,帮助其考试作弊。

  可笑的是,考生的27000元的操作费用,经过层层转包,最后以8000元的价格和实际操作人成交,中间的差价分别进入“中间商”的口袋。

  进入考场时,监考的民警并没有察觉出异样,老何顺利开始了考试。当他正得意准备离场时却被监考民警拦下。原来,监考民警对老何扎眼的假发早已产生了怀疑,经过一番检查后,作弊器材全数被查出。

  8月24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检察院获悉,近日,该院对犯罪嫌疑人谭某、杨某、李某、倪某以组织考试作弊罪提起公诉。

  


  假发套。本文图片均为嘉定区检察院供图

  嘉定区检察院介绍,老何因饮酒后驾驶机动车被处暂扣机动车驾驶证六个月,机动车驾驶证记12分。为了再次获取驾驶证,老何需通过机动车驾驶人违法满分考试。但老何已50多岁,加之文化程度有限,机动车驾驶人违法满分考试中的理论考试对他来说是道难题,于是萌生了作弊的想法。

  不久后,他经人介绍认识了驾校教练谭某,并通过手机微信加其为好友,老何在微信中向谭某表明了自己的意图,请谭某帮助其通过理论考试。

  由于谭某之前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有位昵称为“驾照包过”(化名,在逃)的人发过“满分考试包过、大量接单”之类的内容,经联系对方后谭某确定对方可以帮助老何操作理论考试,于是向老何开价27000元的操作费用,老何同意后遂将钱款通过微信转给谭某。

  接单之后的谭某与昵称为“驾照包过”的人经沟通,对方提出以18500元的费用可以帮其搞定,谭某按照商定的价格通过微信如数转给了对方。

  事实上,这名昵称为“考试包过”人自己根本不会操作,他转身便以18500元的价格转包给了下家王某(在逃),王某用相同的手法以14000元的价格转包给了杨某,杨某再以此层层转包下去,以12000元的价格转包给了李某,李某再以8000元的价格联系到了2名实际操作人倪某及其同伙(在逃),中间的差价分别进入了他们的口袋。

  杨某根据李某提供的考试时间帮老何进行了网上报名。考试当天,杨某与老何约定时间碰头后将其交给了李某,李某负责带老何前去与实际操作人倪某等人对接安装作弊器材。

  为了隐藏安装作弊器材的手法,倪某等人将老何带进自己的车内安装操作,安装好假发、摄像头等作弊用的电子设备后,倪某等人再三嘱咐李某让其留意一下老何假发里的电子设备,以防万一露出来导致事情败露。随后老何便进去考试了,杨某、李某则分别在考场外等待。

  进入考场时,监考的民警并没有察觉出异样,老何也便顺利开始了考试。考试过程中倪某等人通过电子设备告知其答案,约20分钟后老何考试通过,当他正得意准备离场时却被监考民警拦了下来。原来,监考民警对老何扎眼的假发早已产生了怀疑,经过一番检查后,作弊器材全数被查出,老何当场承认考试作弊之事,他的考试成绩也被当场取消。

  


  考试现场

  此时,正在摄像头另一端的倪某等人通过老何假发中的摄像头得知事情败露,连忙联系上家李某,李某知情后遂驾车离开。不久后,还在考场外等待的杨某也听到考场外的保安在议论有考生作弊被抓之事,杨某意识到很可能是老何被抓了,慌忙驾车离开现场。

  没过多久,杨某接到了李某的电话,证实了老何作弊被抓之事。为了毁灭犯罪证据以及顺利脱身,谭某、杨某、李某、倪某等人将违法所得逐级退回了上家,并且都将手机中的微信聊天记录、好友、联系方式等全部删除。

  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但是公安机关经侦查,很快将犯罪嫌疑人锁定并将其中4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到案后的四人如实供述自己伙同他人帮助老何作弊的犯罪事实,并对他们所犯下的罪悔恨不已。

  检察官表示,本案中的老何所参加的机动车驾驶人违法满分考试系为申请机动车驾驶证,属于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犯罪嫌疑人谭某、杨某、李某、倪某为牟取非法利益,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为老何组织考试作弊,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条之一第一款之规定,涉嫌组织考试作弊罪。

  近日,嘉定区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谭某、杨某、李某、倪某以组织考试作弊罪提起公诉。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