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文

川普拜登谁会赢?然后呢?共和党和民主党区别何在?

  越来越临近年底的大选——总统大选和国会参众两院大选,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斗法,又到了白热化阶段——近些年来,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斗法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撕破面皮,越来越赤裸裸,这直接说明美国社会的撕裂。

  其实全世界都是这种趋势——就世界范围尤其经济和军事大国、强国而言,保守强硬派和民族主义都越来越占主流,代表比如美国共和党和特朗普、日本自明党和安倍晋三、英国保守党及约翰逊。巴西社会自由党及博尔索纳洛(被称比特朗普还特朗普)、以色列利库德集团和内塔尼亚胡······

  


  这是由于交通和信息促使经济生活越来越沟通的世界市场经济大圆盘上,人们却越来越思考“我是谁”、“我应该和谁在一起”、“我应该怎么做”,从而导致新的政局、新的经济和军事动态,新的世界格局。

  今天我们来讨论一下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区别(其他西方国家的右翼和左翼政党都比较类似),以及此次大选谁会获胜的问题。

  在讨论之前,有必要插入说说美国总统和国会议员的产生,和其他西方国家完全不同。

  美国总统,是选举人票直接决定的,而不是由选民直接决定。

  美国总统选举,先各州和华盛顿特区的选民投票。 投完之后,本州和特区“选举人”就把票全部投给本州或特区得选民票多的那个人,哪怕多一票也全部投给他。

  美国每州的选举人,人数和本州现任的国会议员(参众两院)人数等同。但选举人不是国会议员,他只是投总统选举票,即使没有自然人,也有选举人票存在。

  美国总共535名国会议员(100参议员,435名众议员)。 美国总有535+3= 538名选举人,比议员总数 多出来的3,是华盛顿特区选举人票。谁先得到过半选举人票(270张),谁就赢得总统大选。

  


  大多时候,谁得选民票多,就赢得大选,也有例外情况,比如特朗普,得到选民票少于希拉里, 但得到选举人票多——这里的原因,与美国每州两名参议院、按照人数划分众议员有关——主要是参议员没有按照人数分配,每州无论大小都是两名,人数少的州,在总统选举的时候,有选举人票比例优势。无论州的人数多少,谁得选民票稍微领先,反对的选民票就被强行代表投给反对对象,有时候两派的票非常接近,这就造成极大的情绪不稳。

  美国为什么要这样选举总统,主要是为了保证每个州在总统意向上,都是得票多的代表整个州,为了保证各州的稳定性——让各州人数多的民意压制人数少的——各自消化不稳定因素,尽可能不要闹成全面连成一片的汪洋大海。

  美国每州无论人数多少,都平均有两名参议员,也是为了让人数少的州在最高决策机构( 美国最高决策机构是参议院、其他是众议院)能均衡人数多的州的权利。选角人人数对应设置,也是这个意思。

  其目的是全国各州制衡、州内民意多的压制民意少的。

  西方国家和近似国家的众议员都是民众直选(美国也是),全国按照人数和众议员数平均划片选举,几年选举一次(美国两年选举一次,其他很多国家都4年,这使得基本民意不能像美国那样被及时跟新),有的众议员多次被推选。美国也是。

  美国参议员都是州议会选举,每州两名,六年一选。由于进入时间不同,所以每两年淘换三分之一。其它国家参议员基本都是最高领导人授予的贵族等名誉人士,英国等还有神职人员代表。

  


  就美国而言,总统4年选举一次,国会则是两年一选(众议院全部重选、参议院淘换1/3), 总统大选和国会同时进行,在总统任期的中间,国会自己另选一次。

  美国与西方其他国家最大的不同,一是参议院掌控最高决策权力,其他国家都是众议院——参议院最多只有暂时搁置众议院提议的权力但如果众议院三分之二以上同意就强行生效,除过法国总统是全面普选之外(权力和美国总统差不多,高出其他国家首相等,后者被众议院和自己党派完全制约,美国和法国总统能暂时搁置国会决议,除非国会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强行生效),其他国家最高行政长官兼总司令,基本都是众议院多数党领袖。

  美国众议院主要负责国内基本议案(财政、税收、教育、基建、军费等等)的提议权,国内基本议案的最终表决权在参议院。 国外外交缔结条约、军事权,权力基本都在参议院,众议院经常提议权都没。

  其它西方国家,所有提案权、最终表决权都在众议院,参议院只有搁置权,但如果众院三分之二通过,则即使女王国王,都回天无力。

  二、美国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同时进行——在总统任期中间国会还要选举一次,其他国家则主要是众议院选举,哪个党派人数占优,其领袖就当然出任首相或总理,法国总统则全民直选产生。美国国会两年一选,其他国家4年一选。

  综合而言,西方国家,除过美国,基本都是哪个党派赢得众议院,就赢得最高决策权力,其中包含行政权;除过法国外,谁是众议院多数党领袖,谁就是行政长官,如果失去执政党党首资格,就自动解除首相职务——除过美国,西方众议院都是4年选举一次,但党首则两年一选,这就是日本前些年首相总换人的原因所在。

  美国众议员两年一选,这保证了民意被及时跟新,但掌控最高权力的参议院议员,六年一选举(比总统任期还长一半,为了保证最高方向的连贯性),且由州议会选举产生,这使得美国决策不完全被民意直接左右——由精英为国家把舵。

  相对于其他国家,美国和法国总统,不是由国会直接产生的,所以有很大自主权。

  大概如上。

  下面来谈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区别。

  首先谈词意,共和有两层意思:一个是和谐共处、一个是各安其份。合起来就是所有政治体(包括个人)在法律框架下和谐共处并各司其职。

  民主,则强调公民个体的自由和权力。

  延伸一下,共和党更注重维持一个公平竞争,按照能力得到位置、按照贡献得到报酬的制度和环境——第一注重的,是残酷的竞争和优胜劣汰,其次才是稍微兼顾一下由于种种原因而徘徊于社会边缘的人,再才是各种挤破头要去美国的移民包括已经在美国的移民,对于世界其他国家民众,不大上心。

  美国之所以成为世界第一强国,除过自然条件(三面临海的海运条件、丰富的资源和物产),最根本的,就是这种追求,和相应的制度。

  而民主党,不是说否认共和党所秉持的硬性规则——其只是没那么坚持和强调,其同样重视的,或者说更着眼于所有人的自由和权力,尤其重视底层和边缘人、国外没有民主和自由的人,认为应该给与他们足够的悲悯。

  再延伸一下,共和党更注重盎格鲁撒克逊嫡系,民主党则兼顾所有国民(尤其注重近些年外来的)还有世界大众。

  结合中国来说,民主党精神近似中国传统孟子开创的人性本善论,孟子认为认为应该应该以悲悯和教导治国;共和党则更近似于荀子所倡的人性本恶,认为必须规则和法律当先,才会得到善。

  就对外而言,共和党讲少说多做,不行就枪炮说话,民主党则更强调讲对话解决,以爱沟通和打动。

  需要强调的,是共和党和民主党各自的重点不是绝对的,有时候他们会各自在一定程度上以对方的方式做事。

  极端的共和党,比如特朗普,很明白清楚的,就是要美国至上(第一重点是盎格鲁-撒克逊嫡系至上),在国内推动残酷竞争法则,在国际也是,不能让任何国家以任何借口占美国的便宜,经济如此,军事也是——这就是他推翻之前的一切贸易规则,全部重新签署的根本原因,力争让美国占点优势,最不行绝对不能吃亏。

  乃至于在军事上,要所有盟国明白一条,是美国在帮助他们维护安全,所以要所有盟国廍增加军费,增加给美军的费用补偿,增加购买美国武器的力度——一方面自己增强军力,一方面更多买美国武器,也更听美国的话,营造更加强大也更加意志统一的军事联盟。

  而民主党是反对这些的,越左翼极端的民主党越是如此——在他们那里,博爱和感化、打动和规则同样重要乃至于更重要。

  但有个事情很搞笑,就是极端共和党对“敌人”和对手下手特别狠,但极端民主党却更对政敌下手比较狠——啥手段都用,比如对特朗普的弹劾等等,这点远超共和党。

  就个人而言,更倾向于认可共和党的做法,更注重硬性规则,但也需要讲一些感情,讲一些爱。

  民主党的做法,更容易被一些小人和流氓利用,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民主党虽然想法是好的,但造成的事实,经常是糟糕的。所以很多人认为民主党是圣母婊。

  


  最后,就是共和党和民主党、特朗普和拜登谁会赢得年底大选的判断。

  个人认为应该是共和党和特朗普。一方面保守强硬和民族主义势力崛兴,这是世界大国强国的基本潮流和趋势;另一方面,是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有了几十年最高的经济增速和就业率。

  这里需要插入几句, 就是美国经济增速其实近些年一直领跑发达国家,2005年的时候,美国经济总量才欧盟的89%,但2015年的时候——才过去十年,已经是欧盟的 1.1倍,疫情前应该1.2倍左右了。美国与欧盟这种此消彼长,随着英国脱欧向美国去,更加加速。

  世界发达国家,主要在欧盟,还要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等,和欧盟情况类似。

  如果去除发展大国经济主要依赖房产基建和中低端加工出口(现在也都越来越···)投入多利润薄的因素,实打实讲,美国经济增速在领跑世界。

  近几年,全世界每年的利润, 40%以上美国拿走了。

  特朗普上台后,通过回归制造业、调整税收等一系列政策,美国经济增速更快。

  就疫情而言,美国确实做得不是那么差强人意,但特朗普政府确实在首先尽可能恢复经济的前提下做了足够的功课,西方人似乎也都不太在乎这个,戴个口罩都费老大劲了。

  不管你愿不愿意,特朗普应对疫情的做法, 迎合大多数西方人的心理。

  再就是前一段时间,黑人在全美范围内的打砸抢烧,应该更给共和党和特朗普加分。

  总之,共和党和特朗普的赢面要远大于民主党和拜登。

  从整个西方看,只有法国和德国是左翼政党执政,法国是前进党、德国是基督教民主联盟(都类似于美国民主党),但近期以来,这两党的民意基础直线下跌、议会席位也在缩减——他们和行政长官马克龙、默克尔一起最被诟病的,是以“爱”欢迎黑人和中东难民,给自己国家各个方面造成极大影响,其次就是在发展本国企业方面不力(马克龙和默克尔都认为应该以大爱对待世界企业)。

  从基本趋势看,用不了多久,德国也就都应该是右翼在议会占多数,且出任最高行政者。

  就美国民主党自身而言,即使其在之前的议会占多数、且出任总统,面对疫情,那种一团和气,能比共和党做的更好?尤其对待黑人打砸抢,应该会刺激扩大、乃至于完全失控。

  尤其操蛋的,是民主党不是很重视国内经济,比如拜登说,如果自己是总统,会停掉经济控制疫情,这是西方主流最反感和不能接受的——他们都漠视疫情,但第一重视经济。

  总之一句话,更多为自己国家、自己国民、尤其核心嫡系国民着想的右翼保守势力已经在世界范围崛兴,西方只有法国和德国还是左翼政党执政——但也如洪水中的小洲在被迅速吞没。

  美国也是这样,这是潮流和趋势。个人判断,在年底大选,共和党应该在参议院的席位继续增加(控制更强),乃至于可能在众议院也重新占据多数,从此完全掌控美国政局,而特朗普,则大概率继续连任总统。

  如果是这样,和美国不太友好的国家就需要提防了,这样的美国,几乎铁定要打仗,最不行也打伊朗或朝鲜——当然,或许这些国自己首先软了或变了也不一定。

  具体如何,拭目以待。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