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文

一场选秀大赛,张朝阳“一箭三雕”

  随着《乘风破浪的姐姐们》落幕,所有人都在好奇,英姿飒爽的姐姐们下一站会去哪里?

  黄圣依和许飞的答案是,“2020狐友国民校草大赛”。

  


  


  9月8日,搜狐举办的第三届“2020狐友国民校草大赛”总决赛上,这两位明星“选手”摇身一变成了评委。

  “感谢天下的年轻人们,你们踊跃报名,来忍受非常苛刻挑剔的评审,为自己寻找机会。”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在赛前的演讲,为这场选秀定了调:选秀节目是明星的制造基地,是年轻人开拓未来、实现梦想的旋转式扶梯,挑战不断的同时,一路向上。

  23位选手在决赛中披荆斩棘,最终10位校草突围胜出。

  胜出后的校草们还能“一路向上”到哪?从前两届“狐友国民校草大赛”的选手身上,可以看到答案:“2018狐友国民校草大赛”十强选手张冠森已签约搜狐,在去年和今年有三个影视作品播出,而且还刚刚拍完了搜狐视频自制剧《我的宠物少将军》和《亲密玩家》;校花们也是类似的发展路径,去年校花大赛的十强选手张颜舒、张梦茹、刘帅签约搜狐以及“东风悦达起亚品牌形象大使”,张颜舒还拍摄了首部影视作品《亲密玩家》。

  一句话总结,就是出演搜狐自制热播剧,开启星途。

  这对于舞台的提供者搜狐而言,意义有两层:一层是搜狐借此再一次明确了自己的方向,扎根内容强媒体,做网络时代的TVB;放在更长远的角度看,“狐友国民校花大赛“、“狐友国民校草大赛” “等活动的运维对于正在走上中兴之路的搜狐,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助推器。1、快时代里,为什么搜狐要干“重活”?

  和大多数选秀节目相比,”狐友国内校草大赛“颇有些“复杂”。这种复杂主要体现在选秀内容上,并不是单纯的歌舞、男女团选秀,而是多维度选秀,选手都将接受颜值、才艺、表演潜力等多轮考验。

  对于主办方而言,这其实是个很重的活。

  相比于歌舞等可以立竿见影分高下,演技则需要剧本、氛围才能出效果,投入元素更为复杂。另一方面,疫情之下,影视业寒冬还在延续,甚至流量担当的当红小花都几个月没戏拍。

  和影视寒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年轻人躁动的明星梦,依旧热火不熄。这种种原因的作用下,搜狐举办的”狐友国民校草大赛“,一届更比一届火爆:给了还在校园里的素人们一战成名的机会。

  这种投入的背后,是张朝阳的坚持。他曾对晓程序观察表达了他的观点:演员明星是需要天赋的,系统的科班培训并非必要程序,“首先是天分、性格,然后再培养。就像一块美玉雕成一块东西,如果是美玉没有演技,雕琢就有演技,如果是一块石头,使劲雕还是石头。”

  “好莱坞的很多演员是天生的演员”。他补充道。

  


  事实上,未经科班培训的“天生演员”的名单里,有着一连串享誉全球的名字:最年轻的奥斯卡影后詹妮弗·劳伦斯、全球最性感的男人之一布拉德·皮特、靠唱歌赚一桶金的拿奖大户黑人演员威尔·史密斯……

  在商言商,光谈情怀是不够的。在这个追逐快速捞金的时代,搜狐还依然选择干复杂“重活”的商业原因是什么?在晓程序观察看来,这是一次通过低成本的人才储备,往产业链上游行进的探索。

  一部分校草和校花会被选中,成为搜狐公司的签约艺人。因此,无论是校草大赛还是校花大赛,都是搜狐内容生态的人才选拔赛。要知道,搜狐已经有搜狐艺人部,具备经纪能力。

  张朝阳对我们透露,“我们有三个月的大厂培训,有些人舞蹈功底不好专门找老师,有人台词不好,定向培训。主要拍剧,在实践中学习。”

  另一方面,搜狐长期深耕的自制剧方面投入,还在继续加大。“我们今年的拍摄计划比去年还多。”张朝阳说:“目前搜狐的一些剧组已经进厂准备拍摄。”

  换言之,美貌和演技都是生产力,不断地挖掘这些种子选手,为搜狐的强内容金字塔不断添砖加瓦。

  由此,搜狐构建了一个从校花校草大赛——艺人选拔培训——自制内容变现的产业链闭环。这种打通上下游的全产业链模式,像极了曾经火遍亚洲的TVB。

  2、中兴之路的承上启下

  借由此,来仔细看看搜狐的棋局,会发现无论是校花大赛还是校草大赛,都是搜狐中兴棋局中的一环。

  1、以内容为支点撬动社交想象力

  小事见真灼,很多重要信息往往镶嵌在非常小的细节里。校草校花大赛的一个小玩法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校草校花大赛报名,既要报搜狐视频账号,又要报狐友账号。

  众所周知,在搜狐的校草校花选秀中,搜狐视频和狐友都是C位。承载国民校花、校草的报名及互动平台是狐友App,搜狐视频是节目播放平台。但为什么要在报名环节就让这两个产品一起参与?

  张朝阳的回答阐释了其思路:狐友App是搜狐微博的复兴,微博是一种社交方式,但搜狐微博时代早于移动时代如今移动时代,社交本身也在演变,狐友是搜狐在新一代社交方面的重要战略。

  在他看来,狐友和搜狐视频是不同的系统,分别是图文资讯系统和视频短视频的社交系统,是两种不同的社交平台。“各自是各自的系统,可以分享,但是协同或者打通的概念是错的,在产品留存上是错的概念,不应该打通,会把用户脑子搞乱。”

  换言之,搜狐的目的是,以校草校花大赛这种优质内容和具备号召力的选秀节目,来拓展社交业务和想象力。

  2、下一个李佳琪,或许在校草里

  在搜狐的规划中,校草、校花这些种子选手的价值和发展空间,不只是拍戏。演员只是出路之一,在搜狐的业务矩阵里,校草和校花们有着多元的选择:除了传统路线的拍戏、代言,还有时下最新潮的风口——直播。

  “他们可以成为演员或者往其他方向发展,在公众面前进行演艺、直播等工作。”张朝阳说。

  一个现象可以体现搜狐的思路。本次校草大会共分为多个阶段,选手们要历经线上招募启动、“校草云海选”(视频直播)、全国五大赛区线下海选、全国晋级赛、半决赛和决赛等众多环节。由于疫情的影响,本届校草大赛最大的不同,就是对经初步筛选的选手采取线上视频直播的形式海选。

  表面看上去,这是疫情之下的被迫之举,本质上这背后是搜狐在直播领域的技术底气。

  张朝阳称:“现场的大屏幕直播互动,评委盯着网友的评论,看看网友怎么反映。总决赛一直维持在500万人气,人气相当多。今年搜狐的双引擎战略更加成熟,更综艺化,以前是延时的,比如它在选拔的几个月时间里通过狐友发照片聊天,媒体报道以图文资讯为主,这是延时报道,但是今年每场晋级像一场综艺,这是最大的不同。”

  同时,这还是一种练兵,为校草校花们提供越来越多的可能性。

  搜狐这两年积累的校草报名参赛者都是最好的播主资源——即便他们未必人人都能成为搜狐签约艺人,但他们却可以都开直播来进一步展示自己,为自己沉淀粉丝。目前很多校草都开了自己的直播。

  这也是另一种想象力:搜狐以校草为核心,按照MCN机构的全套运营模式打造一个个网红播主。而这些具有高颜值播主,“播而优则演”或者因“播而优”成为下一个李佳琪。

  要知道,李佳琪和薇娅近来上杂志封面、接代言甚至传出要拍电影,俨然在透露一个趋势:当主播到达事业顶峰,下一个职业高地就是转型为明星,但这种转型难度不小,这背后涉及的是主播本身的专业能力拓展和背后资源的拓展。

  而李佳琪和薇娅的痛点,在搜狐体内似乎完全不是问题:校草校花们通过选秀—培训—拍戏,走上明星之路,还可以顺手做一做直播,挖掘更多变现潜力。

  换言之,校草、校花大赛对搜狐的产业链价值,是一连串业务互相之间产生共振的引爆点——艺人经济、网络自制剧以及直播和带货。

  


  搜狐艺人罗嘉孟表演舞蹈《长子》这对于正在走上中兴之路的搜狐,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助推器。

  据张朝阳透露,校草大赛自身是盈利的。 “首先是一个大型的综艺活动,既然有赞助,项目肯定是盈利的,不只是为了广告商,还为了推广产品,比如狐友、搜狐视频、短视频和直播社交。另外,大赛又是一个内容,整个大型综艺活动为搜狐视频直播以及搜狐媒体贡献了很好的内容。”

  这场一箭三雕的好戏,还未到最精彩之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