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文

迅雷前任CEO陈磊被立案调查细节:转移公司财产、非法炒币、与副总裁育有一子

  10月8日,深圳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公司前任CEO陈磊等人涉嫌职务侵占,深圳市公安局已经对陈磊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立案侦查。

  9日,更多与案件相关的细节浮出水面。一位接近迅雷的人士透露,陈磊涉嫌虚设交易环节侵占公司资产,制造虚假合同套取公司资金,涉案金额巨大。

  这名知情人士表示,迅雷新管理层掌握的证据显示,一家名为“兴融合”的迅雷带宽供应商实际为陈磊个人控制的公司。陈磊通过各种非法手段,向兴融合转移了数额巨大的资金,并采取欺骗手段企图将迅雷公司核心技术人员转移至“兴融合”公司。此外,陈磊还涉嫌挪用公司数千万资金用于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炒币。

  该知情人士还称,陈磊在迅雷任职期间所实施的一系列侵占公司资产的行为与迅雷公司前高级副总裁董鳕有关。

  多名网心科技前员工向界面新闻透露,陈磊与董鳕的关系在迅雷内部是公开的秘密,二人曾在迅雷任职期间育有一子,但二人从未正面回应过,董事会对此不满已久。

  


  上述知情人士还称,陈磊将一批董鳕黑龙江鹤岗的老乡、闺蜜,安插在公司关键岗位,并通过虚假交易套取公司资金。一位前迅雷前员工也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并透露迅雷一位行政高管实为董鳕的大学同学。

  据知情人士透露,迅雷公司董事会成员亦就陈磊和董鳕的关系问题当面询问过陈磊,陈磊以其基督徒的声誉保证他和董鳕之间没有除同事之外的任何关系。

  据悉,今年4月初,陈磊已经秘密出境。迅雷在公告中称,呼吁陈磊尽快回国配合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职务侵占一事,陈磊与上述知情人士的说法并不一致。

  今年5月,陈磊主动向媒体爆料称,由于“兴融合”这家关联公司,他的一位老部下(网心科技原高管)遭到了网心新高管团队的民事和刑事指控。他表示,老部下被安上了“莫须有的罪名”,并且受到波及的不止一人,自己到了不得不站出来的时候。

  陈磊方面的说法是,离职后,他及部下曾与迅雷新管理团队讨论关联公司交接的事项,但“对方一直在规避交接的过程”。

  他还在当时表示,自己“后悔加入迅雷”,“我可能犯了很多职业经理人的大忌,一是得罪了一些人,二是太单纯。”

  界面新闻就双方的说法向迅雷官方求证,迅雷方面表示,此事目前已交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一切以公安机关的判定为准。

  今年4月,迅雷集团发布公告称,董事会选举李金波为新任董事长,并将接替陈磊作为迅雷集团和下属迅雷、网心及其它关联公司新任CEO,陈磊仍是董事会成员 。

  在外界的解读中,这份公告意味着陈磊正式被“驱逐”出迅雷高管团队。与此同时,陈磊一手培养起来的的网心科技高管团队也遭到清洗。

  一位网心员工回忆:“当时的公告对前任CEO陈磊没有任何感谢,甚至没有一句客套话,这很反常。”

  新高管团队上任后,迅雷进行了较大的组织架构与业务调整。据界面新闻了解,陈磊极为重视的迅雷区块链业务原有一百余人,但在陈磊离职后,新任管理团队并不看好区块链业务的前景,采取了大幅裁员措施。截止今年6月,迅雷区块链团队仅剩10人左右,网心科技的员工规模也缩水了近一半。

  迅雷二季度财报显示,当季总营收4430万美元,环比下滑8.3%;净亏损1180万美元,环比扩大114.5%。迅雷在财报中解释称,二季度公司进行了结构重组,部分不必要的支出被剔除,使得公司业务更精简。但这影响了公司的营收,大量一次开支和减值导致业绩下滑,预计未来几个季度会从预期成本节省中全额收回。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