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文

无敌狗血!韩总统之女嫁财阀太子,男方竟登报示爱情妇求离婚?

  上周日,三星第二任会长李健熙在首尔三星医院去世,享年78岁。很多人不知道,会长葬礼前一周,三星集团还操办了另一件大事。

  


  10月19日,会长夫人洪罗喜的侄子,Bokwang投资集团继承人洪正焕(音译),与韩国第一大化妆品公司,爱茉莉太平洋集团家的长女徐敏珍(音译),举行了盛大婚礼。

  


  


  (爱茉莉太平洋集团总裁徐庆培,身价28亿美元)

  洪罗喜身为三星集团的代表,夫家人,邀请一众韩国名流出席。婚礼举办的地点,就在三星集团旗下的新罗酒店。

  


  (洪罗喜和两个女儿,左新罗酒店CEO李富真,右三星福祉基金总裁李叙显)

  1985年出生的洪正焕与1991年出生的徐敏珍,无论是家世背景还是颜值上,都堪称绝配。

  


  (7月订婚时)

  目前较少的资料显示,洪正焕是洪罗喜亲弟弟,Bokwang投资集团会长洪锡俊(音译)的长子。

  


  (三星集团成员、洪家成员、徐家成员关系图)

  徐敏珍是爱茉莉太平洋集团最大持股人,爱丽小屋和悦诗风吟就在她的名下。

  


  (徐敏珍毕业于康奈尔大学,曾在中国长江商学院读MBA,现为父亲的集团工作。)

  如此强大的联姻,足以让人脑补出一系列韩剧剧情。

  谁能想到,刚办完婚礼一周,三星会长去世。忙完婚礼的洪罗喜,又开始操持起丈夫的葬礼。

  


  红白喜事连轴转,不得不说,韩剧里那些drama情节,确实都是来自韩国这些财阀之间错综复杂的真实剧情。

  


  李健熙去世后,来自全韩各地的政界精英和财阀,依次出席了悼念仪式。例如韩国第二大财阀现代汽车集团会长郑义宣:

  


  以及第三大财阀SK集团会长崔泰源等等。

  


  二代财阀老去,三代四代继承人积极接班或联姻。流水的会长,铁打的财阀。韩国财阀间永恒的利益共赢和交换,难以撼动。这些三代财阀和他们的后代,随便挑一位出来,各自都有十分值得一说的故事。

  


  (三星集团李健熙、三星集团李在镕、爱茉莉太平洋徐庆培、SK集团崔泰源)

  然而,强大的联姻,有时并不能收获想要的结局。豪门恩怨,利益纠葛,今天想说说,SK集团会长崔泰源,他联姻娶妻生三娃,却因一封亲自公开情妇和私生女的信,震动韩国的狗血故事。

  


  巨富之子与总统之女

  崔泰源是韩国第三大财阀,SK集团的第三代掌门人。SK从纺织厂起家,后来进军石化行业,成功发展为能源、石化、通讯于一体的大型企业。

  


  崔泰源1960年出生,成绩优异,毕业于高丽大学和芝加哥大学,90年代初接班。在他的领导下,SK旗下的子公司SK电讯,成为韩国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占有率高达50%。SK海力士,也是知名的半导体制造商。

  


  作为第三大财阀的长子,他的妻子,自然也必须严格遵守门当户对的规则。1988年在芝加哥留学期间,崔泰源认识了同在芝加哥读研,第13任韩国总统卢泰愚的长女,卢素英。

  


  卢素英1961年出生,分别在芝加哥大学、斯坦福大学,以及延世大学拿到多个硕士学位。政商结合,门当户对,巨富之子和总统之女很快宣布结婚。

  


  趁着总统岳父执政期提出的进口自由化、科技立国,扩大机械、电子、化工等产业投资的利好政策,SK几乎踏到了国家发展的每一个风口上。

  


  另一边,如同标准的财阀剧情,婚后,卢素英生下两女一子,专心育儿做学术。直到2000年才重新出山,接手婆婆的艺术生意并创立彩蝶艺术中心,致力于推动新媒体艺术和教育的发展。

  


  学识出众,还有财阀夫人的雄厚财力,加上总统之女的身份,卢素英在自己的领域颇为成功。

  


  但实际上,互惠共赢的财阀与政治名媛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几度遭遇大危机。

  汉南洞夫人引离婚大战

  1994年,卢泰愚总统下台后,崔泰源卷入了岳父的徇私舞弊案中,但侥幸逃脱指控。2003年,崔泰源又因非法商业行为被判三年监禁,但只服刑了几个月就被保释,后来还被李明博总统特赦。

  


  结果到了2013年,崔泰源又再度因为经济问题被判入狱四年,最后实打实服刑两年,才在2015年8月被朴槿惠特赦放出来。金钱能使鬼推磨,韩国财阀犯罪不用坐满牢,老操作了。

  


  (2017年,崔泰源和三星集团继承人李在镕一起出席关于朴槿惠总统丑闻的听证会。)

  进出监狱期间,崔泰源和卢素英的婚姻已貌合神离。一方面,卢素英的总统父亲势力渐微,利用价值渐无;另一方面,崔泰源不断的牢狱之灾,以及小儿子确诊糖尿病的消息,将卢素英单独扔进了舆论漩涡中。

  


  有韩媒报道,卢素英被丈夫反复的入狱弄得心神不宁,提出过离婚,但崔泰源为了安抚集团工作人员和合作者,多年间反复拒绝了这一要求。

  谁能想,2015年底,终于出狱后的崔泰源,竟然在《世界日报》发表一封三页的信,真情实感讲述了自己和一位名叫Chloe Kim的美籍韩裔女性,出轨近10年,有一个9岁女儿,希望和妻子离婚的诉求。

  


  他写到:“今天,我想以一个普通人而不是商人的身份,坦白一个令我羞愧的事实。过去十年,我的婚姻名存实亡,努力许久都不行。”

  “我遇见了一个能够给我带来安慰,帮我度过艰难困苦,让我梦想和她一起生活的女人。我们的女儿几年前已经出生了。这都是我的错,我不要求大家祝福我,但我想至少我要对孩子和孩子的妈妈负责。”

  


  (Chloe Kim)

  这位名叫Chloe Kim的女性,曾在美国拿到过韩裔小姐选美的名次,离异带一个儿子。公开的资料上显示,她从事心理咨询方面的工作,热衷做公益,属于岁月静好那个方向的人物,博客时期曾是韩国有名的网红。

  


  据韩媒报道,两人2003年认识,2006年左右生下女儿,男方在首尔的富人区汉南洞为她买下豪宅一起居住,因此Chloe也被坊间称为“汉南洞夫人”。

  


  搞这么大,想必崔泰源早就做好了要和卢素英撕破脸也要离的准备。事实上,媒体后来曝出,崔泰源本来2013年就打算提起离婚诉讼,但因为坐牢的原因被搁置。

  被丈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棒打下来,卢素英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她立刻在自己的脸书上,以退为进回应:“我经常在想,人生的重担,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无论你是财阀还是总统的女儿。没人能否认人生的复杂和混乱,每个人都要经历。”

  


  有理有节站到道德制高点上,卢素英在舆论中拔得头筹。但也许是利益分割还没想好,为了让三个孩子获得最大利益,也或许是她还想修复婚姻,卢素英最开始的想法是不离婚,原谅丈夫的错误,接受私生女。

  


  然而,汉南洞夫人可不是啥省油的灯。崔泰源出狱后,不仅写公开信要求离婚,还被Chloe拉着,公开成立一个名叫T&C,两人名字缩写的公益基金,摆明要两个人带着私生女单独过。

  


  


  (该基金目前已经向130个救助机构捐款1300万美元)

  2015年这场公开狗血洒开后,卢素英采取了敌不动我不动的策略,而另一边,崔泰源已经和情妇公开住到了一起。到了2017年,40亿美元身价的崔泰源憋不住了,首先提交了离婚申请,但被卢素英拒绝。

  两人的离婚,一直耗到了2019年。

  


  2019年5月,崔泰源在一个公益活动发表演讲的时候说:“我以前是个残酷无情的商人,任何事都是生意,人也是生意。但我遇见了一个和我完全相反的人,对钱毫无兴趣,只关心人的人。”

  


  有媒体解读,崔泰源的言下之意,是情妇不爱钱,而老婆要他财产的意思。果然,沉寂两年,卢素英后来跟上,学着丈夫一样,聘请了律师团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去年12月,她果断向首尔家庭法院提交离婚申请,要求分割崔泰源在SK集团42.3%的股份。

  


  崔泰源的42.3%算下来是多少?至少16亿美元。如果卢素英最终胜诉,这场离婚,将是韩国史上最大规模的天价离婚诉讼。

  这位拥有多个硕士学位的高知女性,提交离婚申请后又在脸书上留言:“这么多年我一直寄希望于修复婚姻,但现在我看不到希望了。现在觉得是时候让丈夫去寻找他那么想要的幸福。至于我,我会用一生的时间回报社会。”

  


  总统之女,什么时候都维持着自己的得体和尊严。今年4月,两人离婚诉讼开庭,但仅过了十分钟就宣布休庭。这场被韩国民众称为世纪离婚的结局会是怎样?拭目以待。

  第四代

  财阀之子与总统之女的政治联姻,加上一位汉南洞夫人插足生私生女的狗血剧情,最大的受害者,当然还是孩子。作为SK集团的四代,崔泰源和卢素英的三个孩子,不可避免地成为公众讨论的话题。

  


  (崔泰源与Chloe Kim)

  幸运的是,虽然人生如卢素英所说,财阀和总统之女也躲不过苦难,但她和前夫生的三个孩子,出落得都挺优秀,非常争气。

  大女儿崔允珍(音译),1989年出生,在父母的母校芝加哥大学拿到生物学学位后,2017年开始在SK的生物工程部工作,去年收到斯坦福大学的硕士通知书后前往美国继续深造。

  


  (2017年崔允珍和一位首尔大学毕业,非财阀出生的高材生成婚,得到父亲的全力支持和祝福。)

  小女儿崔敏静(音译),1991年出生,北京大学毕业,创立了某中韩电商平台,也是韩国第一个当兵成为海军军官的财阀后代,退役后在SK的国际贸易部门工作。

  


  (崔敏静还曾经是韩国驻亚丁湾护航舰队的成员,在也门和索马里海岸服役了6个月。)

  最小的儿子崔尹进(音译),1995年出生,布朗大学物理系毕业,加入了SK清洁能源部门。

  


  卢素英将三个孩子全部培养成对SK集团至关重要的管理继承人,并让他们早早进入集团摸清业务,可以说完成了一个财阀夫人力所能及的一切任务。

  


  这场举世瞩目的政商联姻,铸就了韩国的第三财团,却也因总统落马与会长反复入狱,以及后来的情妇狗血,和现在的离婚大战,让其成为韩国民众不断窥探的八卦风暴点。

  但无论如何,这些恩怨情仇,比起财阀们动则动韩国的无敌势力来说,从来只是韩国财阀故事的边角料。

  


  (韩国各大财阀集团第三、四代掌门人)

  第四代财阀继承人们已经开始进入集团,或掌管业务,或开始联姻,他们的故事,这才刚刚开始。

  


  (三星集团李富真、SK集团长女崔允珍、爱茉莉太平洋集团长女徐敏珍)

  Source:

  https://www.cfr.org/backgrounder/south-koreas-chaebol-challenge

  https://www.huffingtonpost.kr/entry/amore-pacific-corporation_kr_5f8e201fc5b6dc2d17f9a672

  http://www.theinvestor.co.kr/view.php?ud=20170202000982

  http://www.koreaherald.com/view.php?ud=20170904000738

  https://m.pulsenews.co.kr/view.php?year=2020&no=652434

  https://en.yna.co.kr/view/AEN20201026005453320

  https://www.donga.com/en/article/all/20151230/411969/1/SK-Chairman-Chey-Tae-won%C2%92s-confession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