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文

“狗哨”吹响,美国右翼“民兵”组织浮出水面


  10月4日,42岁的美国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镇白人男子詹姆斯·戴尔·里德(James Dale Reed)偷偷潜入一处住宅,在其门阶上留下了一张手写字条,上面充斥着针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和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及其支持者的各种威胁言论:里德称自己及同伙持有枪支,此外他们还手握一份拜登与哈里斯支持者的名单,而他做出此举动的动机是“对最近的政治局势感到不安”。

  由于房屋门铃录像记录下了里德的行为,里德随后被捕,并被控威胁主要总统候选人,假使罪名成立,他最高可被判处5年监禁。此外,他还面临威胁使用大规模暴力和恐吓选民等指控。

  值得注意的是,这只是近期众多引起美国民众恐慌的事件之一。随着大选临近,越来越多暴力事件在全美各地发生,民众对选后暴力的担忧也日益增加,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表示要响应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号召,荷枪实弹监察投票站的一些右翼“民兵组织”。

  《金融时报》10月14日援引为这些“民兵组织”提供网络平台的乔希·埃利斯(Josh Ellis)的话报道称,事态升级的原因是“一些左派人士携带了武器”,而右派人士预计特朗普会“压倒性”地获胜。然而,假使特朗普真的输掉大选,并指控选举中出现舞弊行为的话,根据宪美国法,作为总司令特朗普可以号召民兵“采取行动”。

  11月1日,美国太平洋大学传播系研究生院主任、终身教授董庆文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现在人们普遍认为,不管11月3日谁赢得总统大选,全美都可能会出现暴乱。为防备大选后社会出现不安因素,各方已在警备和社会治安方面进行了部署。

  多位美国著名政治学家也曾在10月初联名发表文章,披露他们关于选后暴力的最新研究成果,学者们表示,他们越来越担心这个国家“正走向一个半世纪以来最严重的选举后危机”。

  


  “民兵组织第一次在白宫有他们完全支持的人”

  实际上,美国民间对于暴力事件的担忧早有端倪,今年由于新冠疫情持续以及民权运动引发的争论,右翼组织过去半年多的时间内在美国许多城市活动愈发猖獗。

  如在10月初,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挫败了一起由“民兵组织”“金刚狼守望者”(Wolverine Watchmen)策划的暴力阴谋,该组织计划包括绑架在疫情中实施严格抗疫措施的密歇根州长、民主党人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惠特默在之后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采访时表示,正是白宫乃至整个共和党领导层的言论给了这些“国内恐怖分子”安慰和支持。

  而这起事件也让民兵组织逐渐成为本次大选中的一个焦点。其实在美国,民兵是指一群经过武装和军事训练的公民,但他们不属于正规的联邦武装力量。美国内战结束后,志愿民兵演变成了“国民警卫队”(National Guard)。二十世纪初,国民警卫队转由联邦政府管辖,用于应付国内紧急情况。目前,国民警卫队受各州政府直接领导。

  此外,《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了各州组建民兵的权利,其中还指出:“一支得到有效控制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的,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

  然而,在过去数十年间,美国出现了越来越多以“民兵”自居的右翼组织,其中不少组织成了1990年代初开始在美国发展的“民兵运动”(The Militia Movement)的一部分。这些“民兵组织”传统上是反政府的,成员们认为宪法赋予他们合法权利,可视情况采取措施推翻政府。

  数据显示,“民兵组织”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发展得最快,小布什主政的8年是“民兵运动”相对收敛的一段时期,奥巴马上台后,“民兵组织”再次迅猛抬头,这与奥巴马政府试图控枪以及推行宽松移民政策有很大关系。

  这些“民兵组织”基本都有着过度的拥枪尚武情结和白人至上主义,而特朗普的理念及他对联邦政府表现出的不屑,则让他获得了众多“民兵组织”的拥护。2016年,特朗普得到佐治亚州民兵组织“百分之三安全部队”(Security Force III%)的支持,该组织在当年大选结果出炉前放话称“无法接受特朗普落选,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当选,那么他们将进军华盛顿特区,并向任何企图阻止他们的人开火”。

  “这是第一次像这样的激进组织在白宫有他们完全支持的人。”《大西洋月刊》专栏作家迈克·吉利奥(Mike Giglio)在10月28日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时说道。吉利奥曾报道过叙利亚、乌克兰和伊拉克的内战,并亲眼目睹了这些战争造成的苦难,他还写了一本关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的书,名叫《粉碎国家》(Shatter The Nations)。

  虽然彼时特朗普的当选无疑避免了这场冲突的发生,但据追踪极右翼的犹太非政府组织“反诽谤联盟”(ADL)报道,在特朗普任期内,近年来“百分之三”等“民兵组织”在反联邦政府方面已经不再那么积极,转而将自己的怒火烧向了其他“敌对对象”,包括左派、穆斯林和移民。

  渗透军警

  10月29日,与“百分之三”拥有同样影响力的另一右翼“民兵组织”——“誓言守卫者”(Oath Keepers)创始人斯图尔特·罗兹(Stewart Rhodes)抨击民主党“偷走了选举”,他表示,该组织“久经沙场的老兵”要在选举日“保护选民”免受反特朗普势力的影响,并警告民众要为内战做好准备。此言一出,吉利奥尤为不安。

  为了解这个组织的动机以及他们将仇恨言论付诸实践的程度,吉利奥花了几个月时间调查采访了该组织的现任及前任成员,以及斯图尔特·罗兹本人。这篇调查报道近日刚在11月的《大西洋月刊》上刊发。

  

民兵组织“誓言守卫者”。


  民兵组织“誓言守卫者”。

  据报道,在“誓言守卫者”的观念中,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近乎专制,而政府对于新冠疫情的处理无疑强化了他们的这种看法。此外,今年夏天发生在美国的抗议和骚乱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让这些民兵组织确信,一场动乱即将来临,政治左派、“反法西斯主义运动”煽动者(Antifa,特朗普曾将其定性为“恐怖组织”)以及左派煽动者将发起内战,而他们只是处于“防御”的一方。

  最让人担心的是,这个组织中有相当大比例的现任及前任警察和军队人员。其实,据美国海军陆战队消息,在密谋绑架惠特默的13名犯罪嫌疑人中,也有2人曾是海军陆战队队员。

  《纽约时报》刊文称,有专家估计,如今退伍老兵和现役军人已至少占到“民兵组织”成员总数的25%。吉利奥获取的一份“誓言守卫者”从创建之初(2009年)到2015年的成员资料显示,名单上有将近2.5万人,其中大约三分之二的人有军队或警察背景,现役军人占到约10% 。

  吉利奥告诉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誓言守卫者”在最初招募成员时就明确关注有军事和警察经验的人,“这也是我决定关注他们的原因。我认为他们的创始人做的非常成功的事情就是将该组织与反警察、反军事的政治左派运动联系起来,并将自己的这种激进运动描述成一种爱国形式,让这里成为特朗普支持者、枪支权利倡导者、军事和警察专业人士以及全心全意支持他们的人的地方。他称之为战士培训班(warrior class)。”

  该组织创始人斯图尔特·罗兹也在今年2月第一次与吉利奥交谈时承认了这一点:他通过将左翼妖魔化来扩大该组织的影响力。此外,罗兹在招募成员时还有一套话术,该组织“发誓履行所有军人和警察的誓言,以‘捍卫宪法,反对所有国内外的敌人’为己任”,现实中他们宣称将以此为原则在发生骚乱的城市维持秩序。罗兹还让该组织有别于其他极端激进组织,转而采用更加中立的语言来宣传自己。

  吉利奥在与罗兹及该组织成员的交谈中还发现,他们不希望“誓言守卫者”被称作“民兵组织”,也拒绝被贴上“白人至上主义”和“种族主义”的标签。

  而罗兹及其成员确实相信,他们的存在是为了公共利益。吉利奥在采访了十几个成员之后得出的结论是:特朗普所说的话对该组织及一些右翼激进组织来说,意义重大。“他们真的在密切注意总统说的话,他们相信4年前民主党有选举欺诈行为,这4年来特朗普一直这么说,他们也就对此深信不疑。而当今年特朗普再次提及可能的选举舞弊行为时,他们也在仔细倾听。”

  毫无疑问的是,该组织正在为可能到来的“内战”做准备。让吉利奥印象深刻的是罗兹的演讲,“他将一些我们通常用于对外战争的框架,作为我们现在国内政治对话的一部分。”吉利奥在对该组织的最终报道中提到,他在田纳西州参加罗兹主持的一个会议时发现,罗兹正试图把不同社群体的人聚集在一起,包括“百分之三”等其他民兵组织,“他想发起一场新的组织活动,把所有人团结起来”。

  虽然在与一些离开“誓言守卫者”的前组织成员的交谈中,吉利奥发现该组织内部也存在各种意识分歧,真正活跃的成员也远少于2.5万人。然而,让他略为担忧的是,“这些人不是在树林里某个地方发疯的民兵,这些人每天都去上班,这些人是现任或前任警察、有固定工作的人、社区成员”。

  吉利奥强调,这么多来自“正常社会”(regular society)的人至少考虑过走上“民兵组织”这条路,这种想法非常“不和谐”(jarring),并且也反映了全美社会目前存在的焦虑,“美国政治的两极分化和分裂程度日益严重,位于政治光谱的两端的人甚至都想要互相摧毁对方。”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的竞选活动乃至首场辩论中,特朗普和拜登也都分别表达了他们对政治暴力的担忧,不过一个担忧的是左翼政治暴力,另一个担忧的是右翼政治暴力。

  多位美国政治学者在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发表的相关研究结果也显示,在过去几个月里,越来越多的美国人都表示,假使自己所支持的一方在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中失利,那么采取暴力行为将是正当合理的。

  学者们指出,这种对暴力行为的接受度的日益加深是一场无关党派的运动,这代表着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愿意将暴力作为实现政治目标的一种方式,“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种可能的情况,都有可能引发前所未有的选举后危机。”

  “狗哨”吹响

  《华盛顿邮报》刊文指出,在2020年这个充斥焦虑和愤怒的夏天,美国各地的保守派武装平民迅速进入公众视野,他们向州议会进发、挑战“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追逐网络谣言。西雅图一家研究极右团体的机构负责人也表示,“我们现在目睹的是‘民兵团体’在经过多年组织后发起外在表现的活动,他们已经从边远地区流于形式的培训转向走上街头发起激进主义活动”。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10月22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今年美国国内三分之二的恐怖袭击事件都是极右翼分子策划的。国土安全部最近的威胁评估也警告称,白人至上主义极端分子是“美国本土最持久而且最致命的威胁”。

  对一些极右翼激进组织来说,选举日不仅仅代表着美国选择下一任总统的时刻,而且也代表着一个“战斗时刻”——让他们为即将到来的内战做准备。

  乔治城大学法律中心宪法倡导和保护研究所的法务总监玛丽·麦科德(Mary McCord)向《金融时报》指出,特朗普此前发出的有关他只有在选举舞弊的情况下才会输掉大选的警告,实质上是对这些自封的“民兵”吹响的“狗哨”,号召他们采取行动。特朗普的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也在社交媒体上呼吁“所有身体健全的男人和女人都加入到特朗普选举安保行动的大军中去”。

  Politico 11月1日报道称,美国非政府组织“武装冲突地点与事件数据库项目”(ACLED)最近和“民兵观察”( MilitiaWatch)发布的一份联合报告指出,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民兵”和街头帮派组织进行了大量的招募和训练活动。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和俄勒冈州在大选前后都有“民兵”活动增加的高度风险。“百分之三”、“骄傲男孩”(Proud Boys,一个歧视女性的白人至上主义组织)以及“誓言守卫者”都在选举前后可能采取行动的“最活跃”的9个“民兵组织”之列。

  为此,美国多地的警察部门都在为11月3日美国大选投票日做好准备:纽约市警察局局长特伦斯·莫纳汉宣布,选举日当天纽约市将派驻警察到该市的1200多个投票站维护安全与秩序;华盛顿特区大都会警察局早于6月份便购置包括催泪瓦斯在内总价超过10万美元的防暴武器,用于为抗议和选举前后可能发生的暴力示威做准备;密歇根州当地选举官员也宣布,选举日当天将禁止公民在该州的投票站附近区域公开携带枪支;印第安纳州和佛罗里达州的执法机构已经建立了紧急指挥中心,以应对选举中出现的任何干扰选举的行为;凤凰城警察局也已对警员在选举前一周内请假的行为做出了限制。

  鉴于社交网站是“民兵组织”交流的主要平台,今年8月,脸书宣布删除在其平台上主办“潜在暴力讨论”的团体,包括涉嫌“使用隐晦的语言和符号”讨论相关主题的团体。自此以后,脸书删除了至少6500个页面和与300多个美国“民兵组织”有关的群组。经澎湃新闻查阅,乔希·埃利斯经营的“民兵组织”网站的脸书和推特账号均已被冻结。

  有研究人员指出,面对各方的“严阵以待”,上述“民兵组织”围绕大选摆出的姿态很有可能不会导致实际的示威或暴力活动。不过,只要保守派的言论仍然集中于渲染左翼暴力,就会助长“民兵文化”的延续。

  “占领华尔街”运动创始人麦卡·怀特(Micah White)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表示,极右翼民兵组织对美国的威胁可能被夸大了,真正危险的是白人至上主义在警察中的渗透。

  值得警惕的是,玛丽·麦科德告诉《金融时报》,尽管一群武装人员以执法为名把自己组织为“民兵”是非法的,但在美国一些地区,当地警方的反应却是“默许、鼓励甚至开展实际合作”。

  报道指出,密歇根州一位当地县警长曾称赞“金刚狼守望者”,并与他们一起站在一个公共讲台上。而联邦调查局和该州警方却经调查发现,“金刚狼守望者”进行了爆炸物试验、武器训练,并监视了惠特默的家,上述行为均被作为证据,以指控他们策划绑架阴谋。然而,这位警长却为该组织辩护称,他们可能在筹划一场“公民逮捕”,而不是绑架。

  拜登曾明确表示:“我们不需要武装民兵在美国街头游荡,我们也不应该容忍威胁我们社区的极端白人至上主义团体。”

  然而,当面对“是否会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民兵组织”的问题时,特朗普在今年美国大选总统候选人首场辩论会上却回答说:“骄傲男孩,退后一步,做好准备。”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