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文

多家互联网巨头杀入社区团购,传统便利店饭碗不保?


  “投入不设上限,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在11月3日上午举行的滴滴内部全员会上,滴滴出行董事长兼CEO程维,首次公开提及橙心优选(滴滴旗下社区团购平台)时喊出了这样的目标。

  这让历经井喷、洗牌、沉寂之后的社区团购,再次复活。而在此之前,包括美团、阿里、拼多多、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也已纷纷对“社区团购”这块蛋糕摩拳擦掌。

  为什么如此多的互联网巨头“杀入”社区团购,他们正在如何攻城略地呢?红星资本局在几天的采访中发现,多数社区团购项目主要将其目光瞄准到了传统的诸如红旗、舞东风等便利店身上。“针对他们的客户,通过价格战等方式抢占市场。”在一些从业者看来,随着社区团购的发展,传统便利店终将有一日不再存在。不过,也有不少业内专家对此并不看好。

  为何入局? 滴滴、美团回复称“市场潜力大”

  社交团购,是一种依托社区的区域化、小众化、本地化的团购形式。

  从程维内部的讲话内容来看,可见滴滴对社区团购市场的看好。那么,滴滴为何会那么有信心“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呢?11月6日,滴滴就此接受了红星资本局的书面采访。

  从回复红星资本局的书面内容来看,早在今年5月,滴滴就组建了橙心优选。“疫情期间,市场出现大量的非接触性社区购物需求,既要便捷方便,又要便宜有品质。”为此,滴滴面对市场环境和市场需求,孵化出了新业务——橙心优选。

  不过,这个市场的需求到底有多大,滴滴并未给予一个具体的数据,只是提供了一组发展数据从侧面给予了回应。据透露,目前,橙心优选已经在四川、重庆、陕西、山东、广西、贵州、云南、河南、江西、福建、浙江等多个省份开城。根据橙心优选官方披露的信息,其上线100天时,全国日单量就突破了280万单。另外,从事社区团购的员工规模目前已经突破1000人。

  在滴滴看来,由于其在出行业务中积累了丰富的C端用户运营经验和B端渠道开发经验,他们一定会在社区团购这一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与此同时,美团在接受红星资本局的书面采访中也称“社区团购市场潜力巨大。”据介绍,今年7月,美团就成立了优选事业部,由美团高级副总裁、S-team成员陈亮负责。“事业部重点针对下沉市场,采取‘预购+自提’的模式,为社区家庭用户精选高性价比的蔬果、肉禽蛋、乳制品、酒水饮料、家居厨卫等品类商品。”

  在美团向红星资本局提供的数据中显示:美团优选在8天内连开6省,集中“点亮”陕西、河南、江苏、浙江、河北、福建的省会城市,加速推进“千城计划”。其中,郑州上线仅5天,日销售量已超过10万件。短短3个月,美团优选已覆盖华东、华中、华南、西南、西北、华北地区的12个重点省份。“此前定下的20省目标已完成过半,接下来会进一步加快速度。” 美团在书面回复中称。

  针对社区团购这一块蛋糕,红星资本局查阅发现,根据凯度中国发布的《2020社区团购白皮书》显示,2020年,社区团购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890亿元。目前,包括十荟团、兴盛优选、同程生活等头部平台分别拿到了上亿美元的融资。与此同时,除了滴滴、美团之外,包括阿里、腾讯、拼多多等互联网巨头也纷纷投资入局。

  有何杀招?砸钱惊人令“94后”月挣2万左右

  如何快速的抢占市场,从短期来看,或许砸钱是一种最直接而有效的方式。

  那么,上述互联网企业“杀入”社区团购市场后,到底投了多少钱?又是怎么砸钱的?对于这一问题,滴滴和美团在接受红星资本局书面采访时,均未给予正面回复。不过,连日来,红星资本局从一些从业者处得到了答案。

  早上8点下货并在群里下发到货通知、分货;9点至11点为客户取货并部分送货上门;下午3点为下班的客户上门送货;期间时而在微信群里发布几则打折广告……作为滴滴旗下橙心优选的从业者,出生于1994年的陈峰(化名), 每天都重复着这些工作流程。由于创造了“加入程心优选3天,完成从0至1000单突破”的业绩,他如今已是头部团长,属于其最高级别,团队有2名专职、3名兼职,月挣2万元左右。

  


  准备送货上门

  陈峰告诉红星资本局,1000多人每天通过他所在的平台销售的各类商品约800多件,销售额每天约在3000元至5000元左右。“我们的销量与节假日有关。”在陈峰看来,如果遇到周末或者节日,很多人都喜欢外出购物,销量会有所下降;而一旦在工作日期间,销量一般都会比较好。

  由于业绩突出,目前他还是橙心优选橙心课堂的讲师,“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差,给当地的从业者讲讲心得体会及一些技巧方法。”另外,所在小区的社区也给予了场地等支持,使他直接开起了一家名为“果蔬自由”的自提点——所有货物都在该点位实现存货、分装和取走等。

  


  姜锋的社区团购自提点

  在陈峰看来,自己以前主要从事电商平台,“天生”适合做社区团购。去年,他来到成都,并在武侯区的某小区租赁了房子。“当时我发现,小区有3000多住户,而且周边2公里内很难买菜、购物等。于是,我就有了做社区团购的想法。”今年他加入到了橙心优选。“刚开始开发市场的时候,确实比较难。”但在姜峰看来,只要杀招有效,开发市场就会容易得多。

  在陈峰和多名从业者看来,最简单有效的方式就是向用户和从业者砸钱:

  第一、大打“价格战”,利用优惠的价格,吸引住户购物。“在平台购物,一般会比传统的便利店便宜很多。平台通过大力度的补贴式,吸引住了很多住户来此购物消费。”与此同时,为了吸引更多客户,平台还会不定期开展“购物赠送”活动。“比如你购买一袋盐,可能会得到一份水果等。”逐渐的,陈峰通过这种方式打开市场。目前,陈峰的手机里,所在小区住户分成4个微信群,共有1000多人,他们每天都通过平台下单。

  第二、业绩与工资待遇挂钩。“我们的工资待遇就是按照业绩来提单的。”据透露,通过平台每销售100元,从业者一般会得到10%至30%的提成奖励。与此同时,平台还制定了一些奖励政策:比如每天达到100单的奖励68元、每天达到或者超过1000单的给予1000元奖励等。

  或许正是凭借简单粗暴的的砸钱方式,社区团购才会这么快的“复活”。

  对手是谁?抢占传统便利店市场

  红星资本局在采访中发现,这场社区团购中,多数平台及背后的投资商,将目光瞄上了传统的便利店市场。

  “与红旗、舞东风等传统便利店相比,我们的价格更优惠。”本月初刚加入到美团优选的李云(化名),是成都市和平街菜鸟驿站的负责人,他还是美团优选和平街的团长。“刚开始向我推销的时候,因为不了解是拒绝的。不过,通过购买才发现,价格确实比传统的便利店便宜很多。”为此,他兼职成为其中一员,准备开发周边2000多户住户,“现在开发的不多,可能就10多户,一个月收入就几百块钱。”他认为,只要价格合适,肯定会有更多人通过该平台购物。

  


  团长展示美团优选的优惠活动

  那么,价格为何会便宜那么多?难道全由平台买单么?“我觉得平台应该会买一部分单。”李云向红星资本局分析称,社区团购的渠道很简单,产品基地——物流运输——自提点——消费者。“与传统的购物环境相比,减少了传统便利店或者菜市场这一流通环节。”在李云看来,这就相当于将省掉的流通环节的盈利收入全都节约出来了,而这部分钱就可用于平台的补贴之中。“平台给我们算了一笔账,从产品基地到消费者手中,一般情况有30%的盈利,而传统便利店的盈利约有10%左右。也就是说,这10%的盈利通过社区团购,可以节约下来用于他用。”

  这也意味着,社区团购的攻城略地,已从抢占传统便利店开始。

  “传统便利店由于受固定的点位限制,在产品数量、服务等方面也比不上社区团购。”陈峰认为,从目前来看,仅自己的点位,每天销售的产品品种在300多种、顾客如果不方便还可直接送货上门,“这些都极大方便了消费者。”另外,根据规划,平台的销售产品种类还在增加,“以后可能会增加到1000至2000多种,普通市民的日常生活用品基本都能满足。”而这些在一个传统便利店看来,在短时间内是无法实现的。

  不过,简单粗暴的砸钱方式始终不是长久之计。

  多位从业者向红星资本局透露,为了保持自身的优势,各大平台已经牵手多家知名厂商。“像我所在点位的产品,全部都是从成都市龙泉驿的一间储存仓里直接拉运过来的,而这些产品均来自于福临门、旺旺、中粮等合作商。”

  不过,这一方式真的能被居民们接受么?6日下午,红星资本局利用与陈峰一起送货上门的时候,随机进行了一个小调查。受访者中,多数在感叹“购物方便、价格便宜”时,也有部分业主提出了一些质疑。一位业主告诉红星资本局,在几个平台上购物环节还是遇到一些普遍的问题,比如购物比较繁琐。“我到超市去购物,挑中后给钱就取走。而在平台购物要挑选、下单、给钱、收取验证码、提供提货码等,如果遇上不会使用手机的老年人就比较困难了。”另外,产品的质量一旦出现了问题该咋办?“我有几次买的菜很不新鲜,甚至都烂了,我只有扔掉。”

  对此,陈峰认为,未来一定会逐步完善的,同时通过直播等方式,将逐步抢占传统便利店的市场。

  传统便利店真的会消失吗?

  在社区团购的攻城略地之中,传统便利店会受到致命一击甚至逐步消失吗?

  物业和社区经济分析师黄昇向红星资本局分析称,“社区团购想完全取代传统的便利店,未来3年内还是有相当难度的。”他认为,从目前来看,社区团购基本上是采用巨额资金补贴消费者,短时间内可能会赢得市场,但要完全取代传统便利店则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

  “抢占市场并不意味着会取代。”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在接受红星资本局的采访时认为,相反的,两者可能会成为相互依存的一个零售网。

  在伍岱麒看来,社区团购链接的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庞大群体,并且一旦人们成为用户并养成一定习惯,会有很强的粘性,可以渗透家庭各种场景提供产品和服务。不过,各大平台如何结合线下商店,进而打开市场是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我认为社区团购会是新零售的一种形态,会非常好地实现线上线下的结合。”伍岱麒认为,社区团购如果依靠社区超市、便利店的经营者或者导购人员推广,会节省自身大量推广费用。“未来最可能形成的形态是,商家选择在互联网平台入驻,参与线上团购活动,线下做配送,线上门店是引流方式,而线下门店是执行操作层。 ”

  那么,传统便利店在这种情况下会消亡吗?“假如自己的产品和服务很好,生存是没有问题的,可能利润会降低,或者转嫁到消费者。”伍岱麒认为,如果产品、服务不行,不排除被淘汰的危险。

  另外,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认为,由于社区团购目前还处在初步的发展阶段,实际尚未有企业在此领域取得绝对的垄断地位。“入场的公司必然会面临比较大的挑战,比如说在网点的设置、在内部的深耕、服务体系的构建等方面都有着激烈的竞争。”

  附:社区团购简史

  1、2016年,社区团购前身、主打水果团购的“你我您”在长沙成立;

  2、2018年社区团购平台数量实现井喷;

  3、随后,包括供应链体系脆弱、无序竞争等一系列弊端出现,大量社区团购平台还没来得及享受红利期就迅速倒闭,其中“你我您”也在2019年被十荟团合并;

  4、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意外给了社区团购生存和发展空间……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