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文

多位资深前官员获提名,拜登政府是否会变成奥巴马3.0?


  在经过美国总统特朗普奉行“美国优先”政策四年后,候任总统拜登正在努力向美国和世界传达一个信息,人们以前熟悉的美国要“回来”了。

  自负责协调权力交接的美国总务管理局(GSA)11月23日通知拜登可以开展交接工作以来,拜登团队已经敲定一连串内阁人选。他们中多人有过在奥巴马政府内任职的经历,美国媒体将拜登的选人标准总结为“专业”与“经验”,与特朗普形成鲜明的对比。

  但同时也有声音质疑,拜登是在组建“第三届奥巴马政府”。对此,拜登12月1日向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予以明确否认。他说:“因为现在的美国和奥巴马时期完全不同,特朗普总统改变了整个局面,‘美国优先’也意味着美国孤立。”

  拜登称,他挑选内阁人选的关键考量是能够全面代表全体美国人民,同时全面代表整个民主党。在美国社会严重撕裂、政治极化深入两党内部的今天,要组建一个具有代表性的美国政府实属不易。对于有着八年副总统经历和几十年从政经验的拜登来说,他的政治资历可能是加分项,也可能恰恰相反。

  美国罗格斯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前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办公室驻地学者罗斯·贝克(Ross Baker)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两届民主党政府仅相隔四年,新一届政府从上一届同党派政府中汲取人才是完全正常的。奥巴马时代的官员对他们将领导的政府机构十分熟悉,这是政府连续性的健康标志。

  


  当地时间2020年11月24日,美国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美国“当选总统”拜登与他提名及任命的六大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团队公开亮相并发表讲话。 人民视觉 图

  希望向全世界表明“美国回来了”

  当地时间11月24日,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发布会上,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当选副总统哈里斯与下届政府多名关键内阁人选同台亮相。拜登表示,希望向全世界表明“美国回来了”,“我的施政计划雄心勃勃且非常进步(progressive)”。

  目前,拜登团队已公布的关键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部门的人事任命包括国务卿(布林肯)、国土安全部部长(马约卡斯)、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等高层职位。

  其中, 构成拜登未来“外交核心”的国务卿、国家安全顾问、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三大职位人选均来自奥巴马政府。布林肯曾在奥巴马时执政时期担任副国务卿,沙利文在奥巴马第二任期内当过国家安全顾问,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则担任过奥巴马政府的非洲事务助理国务卿。

  


  布林肯将担任国务卿。

  布林肯被分析人士称为外交政策上的“中间派”,比如他既对美军在海外的军事行动持谨慎立场,又多次支持一些被进步派人士称为“干涉主义”的海外军事行动;既承认多边国际组织的不足,又认为美国发挥自身效力的最佳途径就是借助这些多边组织。英国广播公司(BBC)分析称,布林肯多年来一直重视美国与盟友的关系,他将会带领美国重建与传统盟友以及国际组织的关系,美国会在国际舞台重新担当一个“传统的角色”。

  沙利文是伊朗核问题专家,担任过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部门主任,亦是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幕僚。他在2015年的伊朗核协议中担任重要角色。拜登担任副总统时,沙利文曾做过其国家安全顾问。

  托马斯-格林菲尔德从事非洲事务多年,是备受瞩目的黑人女性外交官之一。2013至2017年期间,她曾出任主管非洲地区事务的副国务卿。

  此外,曾在奥巴马执政期间担任国务卿的克里被提名为气候问题特使。克里除了担任过国务卿之外,还曾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一职。他不仅具有丰富的外交经验,也是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的拥护者。

  BBC报道称,过去4年中,在国务卿蒂勒森和蓬佩奥领导的国务院,大批外交官心灰意冷提早退休。据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CFR)高级研究员库普昌(Charles Kupchan)评价,托马斯-格林菲尔德这类专业外交官正是特朗普所轻蔑的所谓“深层政府”(编注:Deep State,即质疑在民选政权之外另有实际统治者,由军队、官僚、财团、政治团体等组成的秘密集团控制着国家的观点)的代表,是特朗普急切想打倒的“自由国际主义步兵”。

  在 拜登组建的国家安全团队中,拜登提名为国家情报总监的海恩斯曾担任中央情报局前副局长。现年51岁的海恩斯曾在奥巴马执政期间担任国家安全副顾问一职,她也将成为美国史上首位女性国家情报总监。

  


  海恩斯将担任国家情报总监。人民视觉 图

  律师出身的古巴裔美国人马约卡斯被选中担任国土安全部部长,他曾在奥巴马任内任该部门副部长。作为美国第一位担任国土安全部部长的拉丁裔,同时也是第一位担任此职的非美国本土出生的初代移民,马约卡斯被认为将推翻特朗普时期严厉的移民政策。

  拜登公布的内阁组合向外界释放了明确的信号,即他将扭转特朗普时期的一系列内外政策,包括用宽松的移民改革议案取代特朗普时期的各项禁令、让美国重新加入《巴黎协定》、留在世界卫生组织、寻求修改伊朗核协议、加强与北约的关系等。

  抗疫和恢复经济仍是拜登内阁的首要任务

  在拜登为接管权力做准备之际,美国尚未复苏的经济又因为新冠疫情的卷土重来再次受到冲击。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美国目前仍是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确诊病例数已超过1410万。当地时间12月3日,美国新增死亡病例数逾2800例,创下疫情暴发以来的新高。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12月3日发布的整体预测显示,到12月26日,美国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将达到30.3万人至32.9万人。

  在美国国会,民主党和共和两党就最新一轮经济纾困计划僵持数月,难以取得共识,而此前通过的一系列援助救济措施即将在12月31日到期。如果这一次国会不能出台新版纾困法案,数百万美国人的生计可能受到影响,令美国经济陷入新的衰退。

  据彭博社等多家媒体3日消息,国会两党领袖日前表示,他们认为有希望就新一轮9080亿美元纾困计划达成妥协,这一法案再次看到曙光。

  明年1月20日拜登正式就职后, 不容乐观的疫情和经济形势将由新一届政府负责应对。拜登11月7日在其胜选演讲中强调,在进入白宫之后,他的首要工作就是控制新冠疫情,因为疫情影响了美国经济。

  12月3日,拜登发布消息称,已与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谈话,邀请他在新政府担任首席医疗顾问和新冠应对小组成员。他同时宣布了一项“100天口罩”计划,承诺自上任首日开始,将敦促所有美国人佩戴口罩,持续时间100天。

  早些时候,拜登于11月30日公布了下届政府经济团队人选。路透社称,拜登经济团队的构成进一步强化了他此前公开表达的观点:有必要针对疫情采取更加积极的措施。他挑选的候选人均支持政府采取刺激措施以实现就业最大化,减少经济不平等现象,并帮助在经济下滑中受创更大的女性和少数族裔。

  


  当地时间2020年12月1日,美国特拉华州,珍妮特·耶伦发言。当日,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特拉华州召开发布会,携其经济团队的主要成员亮相。 人民视觉 图

  2014年至2018年担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的珍妮特·耶伦被拜登提名为财政部长,她也是美联储首名女性掌门人;非裔沃利·阿德耶莫将担任耶伦的副手,他曾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是贝拉克·奥巴马基金会现任主席。

  此外,拜登打算任命塞西莉娅·劳斯为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她在1998年至1999年期间曾是克林顿政府国家经济委员会成员,又于2009年至2011年担任奥巴马政府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成员。

  自由派智库“美国进步研究中心”负责人妮拉·坦登被提名为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长。她在2008年和2016年两次担任希拉里的竞选顾问,也曾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担任卫生部部长高级顾问,参与了“奥巴马医保法案”的制定。

  据美国媒体总结, 拜登经济团队包括多名女性和少数族裔,人员构成更具多样性,且大多是有着多年政府任职和政策制定经验的“老手”,是“相当传统的自由派经济学家和专家”,他们将聚焦复苏遭疫情重创的美国经济。

  拜登能否走出奥巴马和特朗普的双重阴影?

  作为典型的“奥巴马式的民主党人”,自参选以来,“温和”“保守”一直是拜登的主要标签。为拉拢温和派选民、提升支持率,拜登的竞选策略也一直力图走中间路线。

  美国主流媒体11月7日宣布拜登已经跨过270张选举人票的当选门槛后,拜登也再次祭出“中间派”牌,承诺他会成为寻求团结而不是分裂的美国总统,表示现在是让美国“愈合”的时候。

  但一个温和的“中间派”往往要面临来自两头的指摘。在宣布起用多位奥巴马时期的官员后,有批评称,拜登政府看起来将成为奥巴马任期的延续。

  一方面,认可特朗普的人认为,特朗普2016年能够意外当选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有大批美国人认为奥巴马推行的外交政策是失败的,并且奥巴马政府一直被批评称为美国劳动阶层做得太少。特朗普4年前向美国工人许下了不可思议的诺言:让制造业的就业岗位回归美国。尽管外界对此褒贬不一,但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和他“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都受到了劳动阶层的欢迎。拜登现在必须要能够证明,他也能为美国民众创造就业机会。

  另一方面,民主党内进步人士希望这一届政府能做更多。比如拜登考虑重新起用奥巴马时代官员、曾支持削减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的布鲁斯·里德,就引发众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奥马尔等民主党内进步派联名签署了一项请愿书。他们在请愿书中称,希望“拜登不要重复奥巴马的错误”。

  


  拜登与奥巴马 人民视觉 资料图

  拜登在接受NBC采访时回应质疑说,他的任期不会是奥巴马的延续。他的理由是,在经过4年的特朗普“动荡时期”后,世界的格局已经出现重大变化。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让美国此前经营的联盟处于破裂状态,与奥巴马-拜登政府时期完全不同。

  贝克向澎湃新闻指出,拜登的上述表态不无道理。就算拜登努力扭转特朗普此前造成的外交局面,这也将是美国过去四年中外交政策的第二次大转弯,造成的负面影响难以消除。“ 特朗普政府与以往的任何现代政府都大相径庭,他做出了许多重大改变,拜登必须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来消除特朗普造成的破坏。”贝克说。

  贝克进一步解释称,拜登首先需要做的是实现“逆转”,这包括在移民等问题上的政策逆转,以及实现一些结构性逆转,比如重建美国公务员的士气。此前,特朗普宣扬的“深层政府”阴谋论暗示已严重打击了美国公务员群体。这意味着,拜登在采取新措施之前,需要先进行大量的“清扫维修”工作。

  另一件值得拜登警惕的事件是,特朗普正在不断巩固其政治遗产。选举诉讼不顺、寻求留任无门的特朗普似乎正在转变策略,由法律挑战转为考虑更为长远的“政治赌博”。近几个月来,通过不断暗示、控诉大选舞弊,特朗普成功让他的7000多万支持者对美国大选结果合法性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在政治极化和社会裂痕不断加重的美国,特朗普一路迎合自己的保守派阵营,找到了让国家持续撕裂的种族和文化热点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是他承认了这些问题的存在,但也助长人们在这些问题上的恐惧。《金融时报》撰文称,特朗普主义深刻地改变和撕裂了美国,并将成为一种政治遗产继续存在。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