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文

借土耳其抗俄,中亚国家不愿再被吞并,末代可汗头颅被制成烟灰缸

  如果说在叙利亚和利比亚等地的利益冲突还可以忍让的话,那土耳其在高加索和中亚地区的渗透,毫无疑问已经触碰了俄罗斯的核心利益,尤其是在纳卡冲突爆发后,俄罗斯观察家们很敏锐的意识到,是土耳其在全力支持阿塞拜疆,借此向高加索地区加强渗透,以至于喊出了“土耳其威胁论”,宣称土耳其已取代美国成为俄罗斯的最大威胁,俄罗斯的最大威胁来自南方(土耳其和伊朗),俄土未来必有一战,更有俄罗斯右翼分子叫嚣要让土耳其人学会说俄语。

  


  自冷战结束后,土耳其就一直向高加索和中亚地区渗透,同时高举民族和宗教两面大旗,尤其是在相关地区打造所谓“泛突厥主义”民族认同感,对于土耳其和俄罗斯的这些明争暗斗,地区外势力基本都采取旁观态度。

  


  虽然土耳其近年来经济状况也不佳,但俄罗斯经济衰退的更厉害,放松了对其传统势力的控制,土耳其方面趁机加紧渗透,就在纳卡冲突刚结束不久,土耳其防长胡鲁西·阿卡尔率团访问中亚国家,获得热烈欢迎,各方均以突厥后裔自居,大有联合之势,在访问中,土耳其方面与乌兹别克斯坦签署了《军事金融合作协定》、《实施货币援助的议定书》,与哈萨克斯坦则签署了《长期军事合作协定》。

  


  中亚国家多是在沙俄时代被武力吞并,尽管在沙俄和苏联时代,莫斯科对中亚地区采取了多种手段,包括迁移大量俄罗斯族人来试图改变民族比例构成,加强对中亚地区的控制力,但效果有限,并未改变中亚国家对莫斯科的仇视,诸如哈萨克斯坦,其末代可汗柯涅萨热的头颅被沙皇制成了烟灰缸,至今还陈列在俄罗斯国家博物馆作为武功炫耀,被哈萨克斯坦人视为国耻。

  


  为了抗衡土耳其对自家后院的渗透,近日,受普京所托,俄联邦副总理德米特里·科扎克作为总统特使,访问了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尽管这次访问与集体安全组织安全委员会会议有所重合,但并未达成土耳其那样的重要协定,而且,俄罗斯副总理德米特里·科扎克的访问,还引发了中亚国家的警惕,担心俄罗斯方面会拉拢反对派,尽管这些反对派上台后很可能也会高举反俄大旗来获得民众支持。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