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文

“安全港”期限将至,遍地打官司的特朗普还有机会吗?

  1876年美国大选期间,加利福尼亚等三州对普选结果出现严重分歧。分歧无解后,在选举人投票中,每个州派出了两个选举人团,投出了截然相反的选举人票。

  为避免引发第二次内战,国会专门成立跨党派委员会处理选举人投票乱局。最终,共和党人海斯被判定以一票之差在选举人投票中胜出,当选总统。

  有了这次前车之鉴,美国国会在1887年通过《选举统计法》,制定了“安全港截止日期”,以督促各州在安全港期限之前自行解决计票争端。

  对各州而言,安全港期限的好处在于,一旦在期限内解决计票分歧、确定了投票结果,则国会将接受该州结果,不得质疑该州的选举人团。如果过了期限,各州依然存在分歧,则一旦出现选举人团问题,将由国会决定哪个选举人团合法。

  今年的安全港期限为当地时间12月8日。拒绝承认败选的特朗普团队就计票问题已在全美各州提起了近50起诉讼,截至目前,只有一起胜诉。

  


  虽然特朗普通过诉讼翻盘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但诉讼本身已经取得了政治成效:88%的特朗普支持者认为拜登是非法上位,国会中只有不到30名共和党议员承认拜登赢得大选。

  安全港

  根据美国联邦法律规定,在选举人投票前六天,如果任何州完成了重新计票、认证了计票结果、解决了与选举有关的法律争端,则该州的决定为“最终决定”,享受法律保护,国会也将自动接受该州确认的结果。这个时间点被称为安全港截止日期。

  通常情况下,各州州长需要在安全港截止日期之前准备好确认证明。证明上有该州的选举人团名单、认证的计票结果和州长签字。在选举人投票日之前,州长必须把确认证明交给美国国家档案管理员和该州的选举人团。今年的选举人投票为12月14日。

  在美国大选中,国家档案管理员扮演了辅助角色。正式大选投票之前,国家档案管理员负责向州长致信,通知各州组建选举人团。

  虽然法律对安全港截止日期做出了规定,但并不意味着各州必须在此期限前解决所有计票争端,这个期限仅是对各州认证的选举结果提供法律保护。

  如果各州在安全港期限之后依然存在分歧,一旦某州出现多个选举人团参加选举人投票,将由国会决定接受哪个选举人团。

  在国会决定时,众议院和参议院必须达成一致。如果两院无法达成一致,则一开始得到该州州长认证的结果为最终结果。根据美国媒体预测,在新一届国会中,民主党依然掌控众议院,共和党则以微弱优势掌控参议院。

  一个州出现多个选举人团,最终由国会拍板的情况在美国大选中有先例。

  1960年大选时,国会曾收到过来自夏威夷的三份确认证明。当年的竞选对手为肯尼迪和尼克松,两人在夏威夷的得票非常接近。尼克松在第一次计票中获胜,肯尼迪团队随即要求重新计票。

  由于双方的拉锯,到安全港期限和选举人投票日之时,重新计票还没有完成。于是在选举人投票当天,夏威夷共和党人派出选举人团,把该州的三张选举人票投给尼克松;同时,民主党也派出自己的选举人团,把票投给了肯尼迪。

  而夏威夷的重新计票结果显示肯尼迪获胜,于是州长对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选举人团都签署了确认证明。国家档案管理员也因此收到了夏威夷的两份确认证明,在两者中,管理员最终确认了夏威夷民主党人的选举人团。

  在对选举人投票计票当天,国会需要决定夏威夷的两份确认函和国家档案管理员确认函中到底哪份有效。在时任副总统尼克松本人的主持下,国会承认了民主党的选举人团投票。

  特朗普的诉讼

  根据美国政治百科全书Ballotpedia统计,截至12月2日,全美有37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认证了大选投票结果。到5日加州认证投票结果后,拜登正式获得279张选举人票,超过获胜所需的270张。加州有55张选举人票。

  而据美联社和NBC新闻统计,自大选投票以来,特朗普团队发起了45到46起诉讼。在美联社统计的45起诉讼中,有36起被撤回或者遭法院拒绝,仅有一起获胜。

  


  图片来源:美联社

  获胜的是特朗普团队于11月5日提交到宾夕法尼亚州法院针对宾州州务卿博克瓦尔(Kathy Boockvar)的诉讼。特朗普团队指控博克瓦尔非法将邮寄投票截止日期从11月9日延长到12日,而部分邮寄投票选民缺少身份信息。

  宾州法院法官裁决要求宾州州务院把9日后收到、没有选民身份信息的邮寄投票与其他邮寄选票区分。

  此后,上诉法院法官裁定博克瓦尔没有授权更改投票截止期,要求宾州选举官员不得统计被区分出来的邮寄选票。该判决没有影响宾州的计票结果,拜登依然被认证为胜者。

  但宾州目前一起由共和党议员针对大选计票发起的诉讼,因为联邦最高法院的介入而引发了关注。

  共和党议员凯利(Mike Kelly)最初在宾州州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宾州的邮寄投票违背州宪法,要求将该州所有邮寄投票视作废票。凯利认为宾州议员去年在决定扩大邮寄选票范围时,仅在州议会进行投票,没有经过州宪法修正程序进行全州问询,属于违宪。

  如果按凯利所要求的,将宾州的250多万张邮寄投票视为废票,特朗普将在宾州获胜。

  诉讼遭宾州最高法院驳回后,凯利团队把官司打到了联邦最高法院。联邦最高法院法官、小布什时期任命的阿利托(Samuel Alito)一开始要求宾州在12月9日,也就是安全港截止期后一天,对凯利的诉讼做出回应。

  这一决定也被视为联邦高法不愿意介入宾州的计票争端。

  但6日,阿利托收回前言,要求宾州在8日的安全港截止期上午9点前对凯利的诉讼做出响应。凯利的律师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阿利托态度的变化说明联邦最高法院在认真考虑为此案提供“临时救济”。

  根据法律,联邦最高法院可以在安全港截止期当天要求宾州暂停认证该州民主党选举人团,也就是让宾州不享受安全港保护。

  但法律专家认为,最高法院让凯利胜诉、将数百万张选票判为废票的可能性极低。而就算丢掉宾州的20张选举人票,根据美国媒体的统计,拜登依然在大选中获胜。

  除宾州之外,上周五,特朗普团队继续在佐治亚州提起新诉讼,指控该州统计非法投票。由于拜登和特朗普的得票接近,佐治亚州已经进行了两次重新计票,第一次重新计票为人工手动统计,显示拜登获胜。

  佐治亚州务卿办公室数据显示,在第二次机器重新计票中,拜登依然以1万多票的优势击败特朗普。该州官员透露,当局将在当地时间7日下午重新认证计票结果。

  虽然特朗普团队通过法律诉讼翻盘的机会正在不断缩小,但大规模诉讼已经在特朗普支持者中起到了更大的作用:让支持者进一步相信,拜登在大选中舞弊。

  


  图片来源:YouGov

  《经济学人》和YouGov的最新民调显示,88%的特朗普支持者认为拜登是非法当选。高达91%的特朗普支持者认为邮寄选票中存在舞弊,帮助拜登上位;还有89%认为非法移民试图伪造邮寄投票。

  在这些投票给特朗普的选民中,有81%认为重新计票很重要,因为重新计票后将改变选举结果;80%的特朗普支持者还认为,美国可能永远都无法知道本次大选的真正结果。

  与此同时,根据《华盛顿邮报》对249名共和党国会议员的民调,截至上周,仅有27人承认拜登胜选。如果拜登在选举人投票中获胜,只有32名议员愿意承认拜登为美国合法当选总统。

  如民调所显示的,大规模诉讼后,美国国会两党和民间的分歧将继续加深;随着怀疑的种子种下,部分选民将永远拒绝承认拜登为合法总统。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