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文

外媒发布纳瓦利内疑似中毒事件调查报告,称与俄安全机构有关


  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利内疑似中毒一事已经过去了近4个月,俄罗斯与西方国家仍因此事争执不休。多个西方国家称纳瓦利内中了神经毒剂“诺维乔克”,谴责俄罗斯制造了这一事件,并对俄罗斯官员实施制裁,而俄政府则多次否认与该事件有关联。

  当地时间12月14日,英国民间调查新闻网站Bellingcat联合几家媒体发布了对纳瓦利内事件的调查报告。该报告称,调查者分析了俄罗斯情报机构联邦安全局(FSB)一个专门研究毒素和神经毒剂的小组成员的电话数据及飞行记录等信息,并称这些信息有力证明了俄罗斯政府与纳瓦利内事件有关。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批评认为,这一报告在此时发布另有政治目的。

  


  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利内。视觉中国 图

  遭俄特工跟踪?

  据美国《纽约时报》14日报道,此次调查由Bellingcat与俄罗斯媒体《内幕》(The Insider)、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以及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联合进行。调查报告称,纳瓦利内今年8月前往西伯利亚与支持者会面、为地方选举做准备时,他遭到三名俄联邦安全局特工的跟踪。

  Bellingcat报告称,与纳瓦利内事件有关的特工小组属于俄联邦安全局。据CNN14日报道,该小组专门研究毒素和神经毒剂,由6到10名特工组成,其中包括医生、毒物学家和其他医务人员。

  这篇调查分析了电话数据和飞行记录,并称俄联邦安全局多年来一直在监视纳瓦利内及其团队。《纽约时报》报道称,今年7月,纳瓦利内的妻子尤利娅(Yuliya)在与丈夫在加里宁格勒州度假期间突然病倒,并出现了与后来纳瓦利内中毒后类似的症状。报告称,当时有至少三名“毒素小组”成员与纳瓦利内夫妇同时去往加里宁格勒。调查还显示,在此之前,该小组的直接指挥者斯坦尼斯拉夫·马克沙科夫(Stanislav Makshakov)和联邦安全局高级官员弗拉基米尔·波格丹诺夫(Vladimir Bogdanov)就开始与研究神经毒剂的专家进行定期沟通,后者还于7月2日联系了克里姆林宫一名高级官员,CNN称这名官员也是普京的亲信。

  调查报告称,8月12日,三名联邦安全局“毒素小组”的特工购买了飞往西伯利亚城市新西伯利亚的机票,其中一名特工登记住在和与纳瓦利内同一栋酒店楼里。几天后,纳瓦利内团队从新西伯利亚驱车前往托木斯克会见反对派活动人士。据手机数据显示,当地时间20日凌晨0时58分,其中一名特工阿列克谢·亚历山德罗夫(Alexey Alexandrov)短暂地打开了自己的手机,显示他当时在纳瓦利内在托木斯克所住的Xander酒店附近的几个街区。

  众说纷纭

  目前多数西方媒体均称纳瓦利内遭到下毒。纳瓦利内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疑似中毒事件前晚11时左右,他在酒店的酒吧尝了一口鸡尾酒,“味道非常糟糕。我喝了几口,就把酒放在桌子上然后回房间去了。”

  CNN称,毒剂有可能被投入酒中,也可能被投在纳瓦利内在酒店洗过的衣物上、酒店的毛巾或枕套上,或被注射在洗发液瓶中。神经毒剂专家表示,袭击者使用了一种以前从未使用过的诺维乔克的新变种,可能为A242或A262。它可以固体形式传播,具有很高的毒性。毒理学专家表示,根据剂量和使用方式的不同,诺维乔克可能最多需要12个小时才能对神经系统产生影响。

  当地时间20日早晨,纳瓦利内乘飞机离开托木斯克前往莫斯科,飞机起飞后不久他便感到不适。飞机紧急降落在西伯利亚地区的鄂木斯克市,纳瓦利内被送往医院救治,两天后乘飞机转至德国首都柏林治疗。报道称,与此同时手机数据显示,俄联邦安全局官员之间的通话频率突增。

  但俄方一直否认纳瓦利内遭到投毒。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8月底报道,鄂木斯克当地医生称未在纳瓦利内体内发现毒药痕迹,并表示纳瓦利内此次晕倒可能是因低血糖引起的代谢功能障碍。俄内务部交通局西伯利亚办事处11月表示,纳瓦利内的妻子尤利娅告诉俄罗斯医生,纳瓦利内为了减肥连续三至五天节食,饭后不舒服,并且吃饭不规律;她暗示,节食可能导致纳瓦利内感觉不适。该机构说,俄方医生确诊纳瓦利内碳水化合物代谢失调、处于慢性胰腺炎急性期,没有发现他中毒。

  对于纳瓦利内前往德国接受治疗一事,也一直存在不同说法。俄罗斯总统普京今年10月曾表示,自己曾亲自指示俄总检察长办公室允许纳瓦利内飞往德国接受治疗。普京称,如果俄罗斯政府想下毒杀害纳瓦利内,无论如何是不会允许他到德国接受治疗的。CNN称,一些专家认为,俄罗斯当局推迟批准纳瓦利内前往德国治疗是想等诺维乔克在纳瓦利内体内的残留可能会消失。但专家也表示,用来识别诺维乔克的蛋白质会在纳瓦利内体内存留数周。

  此外,Xander酒店的一些物品也与纳瓦利内一同被送往德国。CNN称,其中至少有两件物品事后的诺维乔克检测呈阳性,包括酒店房间里的一个水瓶。

  


  纳瓦利内与妻子尤利娅在德国柏林沙里泰医院的合影。视觉中国 图

  外交纷争

  各方对纳瓦利内事件仍旧众说纷纭,而且这一事件的影响已经蔓延到了外交领域。

  据《纽约时报》报道,一名对纳瓦利内事件知情的德国高级官员证实了Bellingcat报告中细节的准确性,并表示德国政府几个月前就确切知道谁参与了纳瓦利内事件。

  9月2日,在纳瓦利内于柏林治疗且仍处于昏迷时,德国政府表示,德方经检测发现纳瓦利内遭到下毒,毒剂为“诺维乔克”。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表示,这起事件是“使用神经毒剂的未遂谋杀”。

  俄欧关系随即陷入紧张。欧盟10月宣布对包括俄联邦安全局局长亚历山大·博尔特尼科夫(Aleksandr Bortnikov)在内的几名俄罗斯高级官员实施了制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11月表示,俄罗斯将对德国和法国实施对等制裁。他还称,纳瓦利内中毒的地点可能在德国或前往德国的飞机上。

  纳瓦利内已于9月22日出院。他表示自己计划尽快回到俄罗斯。他也表示,希望Bellingcat调查报告能促使美国对普京身边的官员实施严厉制裁。

  而白俄罗斯国家电视台9月播放了一段录音,以显示德国就纳瓦利内事件发布了假消息,是在“构陷”俄罗斯。这段录音称是一名德国官员与一名波兰官员之间的对话,一名德国官员说,纳瓦利内“中毒”的相关材料已经准备就绪,将呈交给德国政府,等候默克尔发表声明。波方官员问下毒是否属实,对方回答称:“在这件事里,那不重要。这是一场战争。战争要不择手段。”

  克里姆林宫和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尚未对Bellingcat的报告发表评论。此前,俄政府多次否认与纳瓦利内中毒事件有关。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曾表示,俄方愿与德国进行全面协作,调查纳瓦利内事件。普京也曾表示,他已要求检察官就纳瓦利内案件展开调查,并派遣俄罗斯专家前往法国、德国、荷兰会见毒剂专家。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4日报道援引各方观点称,Bellingcat报告的发布时间正好在美国大选选举人团投票前,而且其真正目的可能是为了服务美国国内政治,以及破坏俄罗斯向德国等国出口天然气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