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文

俄罗斯被禁赛两年,不得参加东京奥运会!



  

  据人民日报客户端消息,北京时间12月17日晚11时,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宣布,认定俄罗斯反兴奋剂中心违规,并对俄罗斯反兴奋剂中心(RUSADA)处以为期两年的一系列处罚。2020年12月17日至2022年12月16日的两年间,俄罗斯将不得参加包括东京奥运会及各项目世界锦标赛在内的重大国际体育赛事。

  能够证明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可以以中立运动员的身份参赛,但不得穿着、佩戴任何有俄罗斯字样的服饰,俄罗斯国歌也不得在以上任何比赛场所播放。

  公开资料显示,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俄罗斯获得了19枚金牌,位列奖牌榜第四名。

  


  2017年12月5日,瑞士洛桑,女子举俄罗斯旗在国际奥委会标志前(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网易体育,在上个月的仲裁法庭的上诉听证会上,俄罗斯方面动用了大量法律方面的武器,组织了一大批世界顶尖的体育律师,一再表明俄罗斯推翻禁令的决心,并得到了一些包括世界冰球联合会等体育机构的协助。

  最终经过旷日持久的上诉,瑞士体育仲裁法庭还是宣判将俄罗斯的四年全球禁赛处罚减少到两年,这一决定也几乎肯定是俄罗斯兴奋剂违规事件的最终判决,即便俄罗斯方面继续申诉,也只是程序流程上的认定而已。

  国际奥委会一直不太愿意采取涉及范围更大的行动,主席巴赫曾经多次表示,他反对对俄罗斯运动员进行集体处罚。

  围绕俄罗斯的兴奋剂争议,源于两份报告

  据央视新闻此前报道,围绕俄罗斯的兴奋剂争议,主要源于两份报告——《施密德报告》和《麦克拉伦报告》。

  在2017年国际奥委会发布的《施密德报告》中,“详述了俄罗斯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帮助其运动员掩盖使用违禁药物的行为,包括更换尿样和修改药物检测结果”。

  在《施密德报告》之前,《麦克拉伦报告》也直指索契冬奥会的禁药问题。

  2016年7月18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就曾发布由该机构独立委员会成员、加拿大律师理查德·麦克拉伦所完成的“独立调查报告”,其中包括俄罗斯体育部门参与操纵2014年索契冬奥会,以及俄罗斯方面如何“更换尿样”等细节。这一报告直接促成国际奥委会出台针对俄罗斯体育的临时制裁措施,俄罗斯田径也受此影响最后无缘里约奥运会。

  2016年12月9日,麦克拉伦“独立调查报告”第二部分发布,其中涉及了1166例尿样,时间囊括了2011至2015年。据称,报告披露的俄罗斯禁药问题涉及30个夏季冬季奥运会项目。

  另据《今日美国》报道,报告涉及的大赛包括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3年大运会和莫斯科田径世锦赛,以及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此份报告提出了俄罗斯运动员尿样被调换的证据,并且指出,俄罗斯方面用事先提取的队员尿样加入盐类等物质冒充实际检查尿样。

  俄罗斯官方对调查表示质疑

  据英国BBC报道,俄罗斯官方在改组反兴奋剂机构的同时,也成立了专门的调查部门。

  调查部门公布的一项结果显示,索契冬奥会兴奋剂事件的“告密者”——前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负责人罗琴科夫曾通过私人途径向运动员提供兴奋剂,他的举报实际是为了掩盖自己才是“兴奋剂元凶”的真相。

  俄罗斯调查委员会在声明中提到:“有证据表明,罗琴科夫曾亲自为运动员和教练提供药物,运动员和教练员并不清楚这些药物的用途,然而后来这些药物被确定为提高成绩的兴奋剂。”

  同时俄罗斯官方也再次强调,“罗琴科夫摧毁了运动员的样本,然后指责俄罗斯实施国家兴奋剂计划。”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在2016年接受《莫斯科日报》采访时表示,罗琴科夫的行为是“一个声名狼藉的人对体育的干预”,并称重蹈“政治干预体育”的覆辙非常危险。

  普京还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针对全体俄罗斯运动员的决定表达了不满,“如果他们决定惩罚整个集体,那我只能推断,他们视体育运动的纯粹性于无物,不考虑体育运动本身的利益和奥利匹克运动的发展,完全只出于政治考量”。

  普京还指出,任何惩罚都应针对个人,而不应殃及到整个集体,“使那些和违纪行为完全不沾边的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全俄游泳联合会主席弗拉基米尔·萨尔尼科夫认为,对于参赛历史“清白”的运动员来说,错过奥运会将是一场悲剧,任何人都无权剥夺他们的运动梦想。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