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热文

​钢琴家傅聪因新冠肺炎在英国去世 系傅雷之子

  

  当地时间28日,据奥地利音乐频道消息,钢琴家傅聪因感染新冠病毒于当日在英国逝世,享年86岁。

  27日,傅聪被媒体报道确诊新冠肺炎。他的学生、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教授孔嘉宁发文透露,“傅先生已经住院两周,希望他能挺过来。”

  据悉,傅聪是著名钢琴家,有“钢琴诗人”美誉,为钢琴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其父亲是著名翻译家傅雷。

  (总台记者 梁弢)

  相关新闻:

  


  凌晨传来消息,著名钢琴家傅聪先生因为新冠肺炎并发症在英国去世,终年86岁。

  


  前天我们刚报道了他不幸确诊住院的消息,虽然没有上呼吸机,但情况一直不容乐观。没想到仅仅两天后就撒手人寰。这是钢琴世界、音乐世界的一大损失,我们谨表示最诚挚的哀悼!

  音乐是一种宗教

  在信仰的家书中寻找人生的归途

  


  傅聪,被美国《时代周刊》誉为,中国最伟大的音乐家。

  1934年3月10日生于上海,8岁半开始学习钢琴,9岁师从意大利钢琴家梅百器。1954年赴波兰留学。1955年3月获“第五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三名和“玛祖卡”最优奖。从此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异彩,被称为“钢琴诗人”。

  


  


  


  


  他不是那种3、4岁就坐在琴凳上的天才宝宝,也不是手速快到可以燃到烟的那种。21岁参加肖赛的时候,论技术也几乎是垫底的。但在波兰,却被称为比波兰人更懂肖邦。傅聪琴键下的肖邦音乐,宛若气韵生动的水墨画,还带着“横看成岭侧成峰”的诗意。

  谈谈傅聪,不得不提他的父亲,傅雷。且不说傅雷给我国文坛留下了许许多多的翻译著作,我们打开《傅雷家书》,感受着字里行间里,无不透出的伟大人格和坚韧脊梁。在傅雷给傅聪的封封家书中,写着关于如何做人、做艺术的感悟。我想,正是在这样的土壤下,孕育了一位伟大的音乐家、艺术家——傅聪。

  


  我很想摘录一些话,分享给当下的我们:关于民族、关于为人、关于音与乐、关于情与爱……。

  Loaded: 9.01%Picture-in-PicturePauseCurrent Time 0:15/Duration 11:30FullscreenMute自动播放

  赤子之心

  


  


  2013年10月27日,傅雷和朱梅馥的骨灰合葬于上海浦东的海港陵园,傅聪和傅敏请人在墓碑上刻下了这句话:“赤子孤独了,会创造一个世界。”这是傅雷家书中的原话,他还说过:“所谓赤子之心,不但指纯洁无瑕、清新,而且还指爱。”

  “永远保持赤子之心,到老了也不会落伍,永远能够与普天下的赤子之心相接相契相抱!艺术表现的动人,一定是从心灵的纯洁来的!不是纯洁到像明镜一般,怎能体会到前人的心灵?怎能打动听众的心灵?”

  ——傅雷,1955年1月26日

  就像傅聪说的,没有一分钟我是虚度了的,没有一分温暖——无论是阳光带来的,还是街上天真无邪的儿童的笑容带来的,不在我心里引起回响。

  那就来听一听,纯洁的音乐吧,不辜负阳光的暖意和天真无邪的笑容!

  


  与小提琴大师梅纽因

  


  与梅纽因的女儿弥拉结婚

  


  民族情怀、东方气质

  傅聪说:我的东方人的根真是深,好像越是对西方文化钻得深,越发现蕴藏在我内心里的东方气质。东方自有一种和谐,人和人的和谐,人和大自然的和谐。东方的艺术是要化的,因为化了所以能忘我。忘我所以能合一,和音乐合一,音乐、音乐家、听众都合一。

  肖赛获得第三名之后,傅聪在写给父亲的家书中提到:中国人诗词中含蓄的、浪漫的家国情怀像极了肖邦的内心。也许从小浸染在诗词歌赋之下的傅聪,将琴谱中的音变成了最美、最贴于作曲家内心的画面。

  “我爱你们

  也因为爱你们而更爱我的祖国

  也因为更爱祖国而更爱你们”

  ——傅聪

  


  


  热爱与真诚

  只有真诚,才会热爱;更真诚,更热爱。对待人也好、艺术也好,当你敞开心扉去接纳Ta,才会更爱Ta。而Ta带给你的感动,又驱使着你越来越执着于、迷恋着Ta。

  “真诚是需要长时期从小培养的。社会上,家庭里,太多的教训使我们不敢真诚,真诚是需要很大的勇气作后盾的。所以做艺术家先要学做人。艺术家一定要比别人更真诚、更敏感、更虚心、更勇敢、更坚忍。总而言之,要比任何人都less imperfect(较少不完美之处)!”

  ——傅雷,1956年2月29日夜

  “我最近最喜欢的第一是巴赫,巴赫太伟大了,他是一片海洋,他也是无边无际的天空,他的力量是大自然的力量,是一个有灵魂的大自然,是一个活的上帝。巴赫使我的心平静。”

  “舒伯特,我仍然迷恋他,他是一个被遗忘了的世界,我最近弹的《a小调钢琴奏鸣曲》,既李赫特在上海弹过的,自己弹了才越来越觉得它的伟大、深刻和朴素。”

  ——傅聪,1958年1月8日

  


  


  


  理智与情感

  情感好比是一个人的血肉,理智就好比是骨骼。傅雷评论儿子,傅聪的音乐:你除了热情澎湃以外,更有个钢铁般的骨骼,使人觉得又热烈又庄严,又有感情又有理智,给人家的力量更深更强。

  做到理智与情感的平衡,也如同艺术中,我们常常讲的“收放自如”。少一分是亏,多一分是盈。音乐里,保持平衡是一种修养,也是修炼的结果。做人亦如此。

  


  “为了艺术的修养,在heart(感情)过多的人还需要尽量自制。中国哲学的理想,佛教的理想,都是要能控制感情,而不是让感情控制。假如你能掀动听众的感情,使他们如痴如醉,哭笑无常,而你自己屹如泰山,像调度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样不动声色,才是到了艺术与人生的最高境界。”

  ——傅雷,1954年11月23日夜

  


  最后,附上一段我很喜欢的,傅雷的教育理念。

  第一,我认为教育当以人格为主,知识其次。孩子品德高尚,为人正直;学问欠缺一些没有关系。

  第二,民族观念是立身处世的根本。

  第三,求学的目的应该是“化”,而不是死吞知识。

  第四,在具体的学习方面,我一向不大重视学校的分数,分数同真正的成绩往往不一致。

  世界上最高的、最纯洁的欢乐,莫过于欣赏艺术。当音乐成为宗教,我们信仰着美丽的音乐,在心里盛放爱。

  


  一路走好

  去另一个世界与肖邦相会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