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社会趣闻

济南七旬老翁16年负债种树80多万棵 女儿却因非法占林被拘捕?

  从2003年开始,在济南玉龙山,李福深带着女儿种树。李福深说,这些年自己为了种树“散尽家财”,投入了三千万,种了80万棵树,现在荒山变绿洲,女儿却面临牢狱之灾,自己也被取保候审。

  李福深不解:15年前,自己和女儿作为“济南首次出现的个人大面积荒山治理”的先进代表,登上了《济南日报》,现在,“造林者”怎么会犯了“毁林罪”?荒山垦绿怎么会“非法占用林地”?针对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采访。

  停掉生意出资3600万种树 荒山变成森林公园核心区

  “我是济南最早的一批‘万元户’,为了种树,我停掉生意。前前后后花了3600多万,现在负债累累。我怎么可能会亲手毁掉自己种下的大树?”8月27日,74岁的听力残疾老人李福深情绪颇为激动地说。

  


  《济南日报》、《巾帼创业足迹》等刊物公开报道显示,李福深承包的玉龙山原名西凤凰山,曾经是一个乱石遍地、土壤贫瘠、山体多处乱挖乱采、千疮百孔、破损不堪的秃山。2003年10月,李福深成为济南签订“四荒”合同的第一人,承包期限为50年。2004年开始,他陆续停掉自己开的大学食堂、网吧、酒店,把全部精力投在玉龙山治理。

  据李福深家人介绍,一开始家属也并不支持他的这一做法。“但他总是说‘我想干个好事,想干个子孙忘不了的好事。’他说服了我们全家人,(说)这是一个不但能造福自己,还能造福社会的事。”

  根据李福深的家人回忆,“在没有路、没有水、没有电,仅有的半间房子还没有顶的恶劣条件下,他发动全家开始荒山绿化、植树造林。他先后个人出资3600余万元。到2019年的时候,已经是负债累累。”

  李福深告诉记者,凭着一份执念,自己和家人,从2003年开始,在玉龙山种了16年的树。“一共种了80多万棵。”

  根据济南市园林和林业绿化局的官网介绍资料显示,李福深曾经承包的荒山,现在已经是玉龙山森林公园的核心区域。绿化局官网显示:玉龙山森林公园有乔、灌木品种200多个,中心区域森林覆盖率达到90%以上,辐射区域80%以上,完成了优质绿化,生态环境优良……玉龙山森林公园内景物众多,在当地知名度很高……每年吸引过万人来园观光休闲,多家电视台、电台、报刊、网站都对此进行了宣传。

  


  买了15年土,唯一一年不要钱的黄土却成了隐患

  据李福深回忆,因为没有经验,最早在荒山上栽的3000棵板栗和3000棵侧柏陆续枯死,最后只剩下了3棵。“当时急得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就是想不明白。后来在别人的指导下找到了林业专家,才知道这种山和南部山区的山不一样,山上没有土而且还不存水,活一棵树要挖一个石头坑,担两麻袋土,填埋进去,才可以扎根,锁住水分,保证成活率,还有侧柏的土质不适合,才会大量死亡。受此教训,我们为保证树苗成活率,耗费巨资,大量购买种植土,花钱雇人,走六里路回老家拉水,靠肩扛手提运土上山,挖坑、填土、栽树、浇水……”

  据李福深家人介绍,2019年之前,家里一直都是买土种树,人工背上山,其中仅2003年,买土就花了二三十万。

  


  (2003年的荒山)

  庭审笔录显示,李福深李成燕等人称买土,在2019年之前,一车需要花费四五十元,每年需要六七十万。2019年时,通过朋友介绍等方式,他们得知有人可以送种植土,并且不仅不要钱,而且每车给他们100元左右。

  “十几年,我们都是买土种树,但是2019年前后,有不少车拉着黄土过来,我们问他们多少钱一车土,他们说不要钱,并且一车还给我80—100元。种了一辈子树,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好事。”

  李福深家人告诉记者,在玉龙山种树需要垫起厚厚的土层方可种树。2019年拉运过来的,也是放在需要回填和无成活植被的专门区域,拉土车不可以在园区随意倾倒。土运过来后,家人会随平随种。

  


  (2019年的青山)

  也正是2019年免费的种植土,成了李成燕被拘捕的关键。

  济南市市中区综合行政执法局调查笔录显示,2019年4月4日,李福深被执法局调查问询。过程中,执法局工作人员告诉李福深,依据《济南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第三十四条第三款,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置建筑垃圾消纳场。在执法人员看来,李福深、李成燕属于违规私设建筑垃圾消纳场。

  随后不久,李福深、李成燕父女二人被拘捕,济南市森林公安局直属分局的拘留通知书显示,两人因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刑事拘留,其中李成燕羁押在济南市第五看守所。而李福深因身体原因被取保候审。2019年10月23日,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检察院认为李成燕、李福深“非法占用林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林地大量毁坏……应当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追究刑事责任。”提起公诉。

  李福深称相关部门花31万种树,因不用黄土全死了

  对于所拉的“土”的类型描述,当地执法局与公安部门有不同的描述。在执法局的问讯笔录中,拉到玉龙山的土被形容为“建筑垃圾”。在警方的说法中,所拉的土被形容为“渣土”。

  


  对此说法,李福深的辩护人提出了异议,他认为本案是山上倒渣土是否影响树木生长,但是公安机关取证时,并没有对渣土的性质与其是否影响玉龙山树木生长,搜集资料。辩护人称,渣土就是弃土,是一个比较笼统的概念,包括种植土、生活垃圾、有毒有害物质等,仅仅以渣土暗示不适用树木生长是不科学的。

  那么当时所拉的土实际是否是种植土呢?

  记者注意到,据李成燕的辩护人、北京富力律师事务所主任殷清利律师梳理,侦察机关对渣土车车主、司机的调查笔录中,王某、杨某等9个司机均证明,自己所拉的土为“种植土”或是“好土”,不是建筑垃圾类的渣土。其中还有一人提到,“现场有个指挥员,建筑垃圾他们这里坚决不要的。”

  记者询问当时2019年所拉的“渣土”的去向问题,李福深家属告诉记者,已经被有关部门清理走了。不过,从李成燕辩护人、北京富力律师事务所主任殷清利律师提供的照片显示,清运现场遗留的渣土看着与普通的黄土差别并不大。

  记者留意到,在李成燕、李福深被当地公安机关拘捕后的6月份,由济南市市中区农业农村局发包,某公司承包,花费了约31万在玉龙山“生态提质”种植苗木。李福深告诉记者,“他们种树没有按我的办法拉土用土,而是直接种植,结果树几乎全死了。我委托第三方公司调查了一下,一共死了2827株苗木。”

  针对这一问题,记者拨通了知情人士提供的济南市中区农发局林业站姜富林站长的电话,想就这一问题进行采访。“是姜站长吗?”“嗯。”随后,在记者通报过身份之后,“姜站长”称“打错了”。“请问是中区农发局林业站姜富林站长的电话吗?”记者再次询问,电话那头默数秒后,挂断了电话……

  辩护律师:李成燕家人行为有益于林地保护,办案法官:案件庭审不会直播

  殷清利律师认为,本案中李成燕家人对涉案荒山享有开发及承包权利,并未约定属于保护的林地,当然其有权对于经济林、果树等进行相应的移栽、更替等处理;并且,李成燕家人移栽树木、增加土层并种植其他大型、贵重树木,完全符合植树造林之客观规律,属于有益于林地保护行为,不存在社会危害性,公诉机关指控李成燕等人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不能成立。

  9月3日上午,殷清利告诉记者,李成燕案件,之前已经提交了庭审直播申请,上一周法官助理亲自回复“本周五通过中国庭审公开网直播,还要求辩护律师必须着律师袍”。“但是刚刚办案法官给我打电话说:‘本案公诉人认为本案直播范围过大,影响下一步取证决定不予庭审直播’。”

  9月3日下午,记者与济南市中区法院郭法官取得了联系,她告诉记者,这场庭审不会进行直播,其他问题,要联系宣传部门。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