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千世界 » 社会趣闻

男子抵押房子,给163个工友垫工资,5年后他满头白发:求求还我钱吧,我愿磕头感谢

  5年前,张春喜带着160多名农民工,在建筑工地上干活。2018年项目竣工时,建筑商却没有按时付劳务费。无奈之下,张春喜以抵押房产和民间借贷的方式,筹集400余万元,垫付了160多名农民工的工资。但甲方(河南九冶)却一直拖欠着劳务费,导致张春喜举步维艰。对此,张春喜向河南九冶的负责人讨要劳务费,对方现在不接电话,门卫也不让进公司的大门。劳动监察大队称,农民工工资已经结过,这不属于农民工工资纠纷,属于讨要工程款,需要走法律途径。

  


  投诉:抵押借贷垫付农民工工资,却遭拖欠劳务费274.9万元

  “我每天都在偿还借贷利息,我依然不后悔背债支付工人的血汗钱。但希望河南九冶的负责人也能有正直善良的心,尽早支付拖欠的劳务费。”9月3日,张春喜说起自己的辛酸事,悲愤难抑。35岁的他,因为心力交瘁,已是满头白发。

  张春喜说,2015年5月1日,他带领163名农民工兄弟进入河南九冶西京花园工地务工,在建筑工地上埋头苦干了1275个日夜,2018年11月底,房屋竣工。但河南九冶却一直拖欠着劳务费,张春喜无法给农民工发工资。无奈之下,2018年该项目竣工时,他以抵押房产和民间借贷等形式筹集资金400余万元,第一时间垫付发放了163名农民工兄弟的全部工资。

  张春喜说,时至今日,河南九冶拖欠他劳务费274.9万元,我向河南九冶总经理胡某多次恳求支付劳务费,但对方以各种借口拒绝付款。

  


  河南九冶:大门不让进,电话无人接

  张春喜说,他多次找到河南九冶,但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最近,河南九冶的负责人不再接他的电话,而且他去讨要劳务费,连大门都不让进。

  9月3日上午,记者与张春喜来到河南九冶大门口。保安称,任何人都不能入内,记者也不行。保安声称帮忙联系领导。但一直过了中午12时,也没见到领导。保安称,领导不在,无法联系上。

  张春喜现场打通了河南九冶一名姓任的负责人的电话。电话中,这名负责人声称,这件事不归他管了,让张春喜去找其他领导。

  张春喜拨打河南九冶总经理胡某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9月3日下午,记者多次拨打胡总电话,同样无人接听。

  


  劳动监察:不归我们管,建议走法律途径

  9月3日上午,张春喜现场拨打郑州市高新区劳动监察大队的电话。工作人员听完情况反映后表示,农民工工资已经结清了,这不属于拖欠农民工工资,不归他们管。

  “这应该是工程款,建议你法律途径。”工作人员说。

  律师说法:有权直接起诉到法院

  河南春屹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少春律师分析认为,从法律角度来看,张春喜作为工程承包方和实际施工方,在履行劳务合同约定的义务后,河南九冶应当及时支付工程款,否则即构成违约,守约方有权直接起诉至法院,要求其支付全部应付款及违约金。

  此外,张律师认为,涉案款项既属于张春喜作为包工头或者劳务公司负责人讨要的工程款,同时也是农民工工资性质,由于张已经垫付了全部工资,目前只能通过诉讼来维权。收藏

  张春喜说,时至今日,河南九冶拖欠他劳务费274.9万元,我向河南九冶总经理胡某多次恳求支付劳务费,但对方以各种借口拒绝付款。

  河南九冶:大门不让进,电话无人接

  张春喜说,他多次找到河南九冶,但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最近,河南九冶的负责人不再接他的电话,而且他去讨要劳务费,连大门都不让进。

  9月3日上午,记者与张春喜来到河南九冶大门口。保安称,任何人都不能入内,记者也不行。保安声称帮忙联系领导。但一直过了中午12时,也没见到领导。保安称,领导不在,无法联系上。

  张春喜现场打通了河南九冶一名姓任的负责人的电话。电话中,这名负责人声称,这件事不归他管了,让张春喜去找其他领导。

  张春喜拨打河南九冶总经理胡某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9月3日下午,记者多次拨打胡总电话,同样无人接听。

  劳动监察:不归我们管,建议走法律途径

  9月3日上午,张春喜现场拨打郑州市高新区劳动监察大队的电话。工作人员听完情况反映后表示,农民工工资已经结清了,这不属于拖欠农民工工资,不归他们管。

  “这应该是工程款,建议你法律途径。”工作人员说。

  律师说法:有权直接起诉到法院

  河南春屹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少春律师分析认为,从法律角度来看,张春喜作为工程承包方和实际施工方,在履行劳务合同约定的义务后,河南九冶应当及时支付工程款,否则即构成违约,守约方有权直接起诉至法院,要求其支付全部应付款及违约金。

  此外,张律师认为,涉案款项既属于张春喜作为包工头或者劳务公司负责人讨要的工程款,同时也是农民工工资性质,由于张已经垫付了全部工资,目前只能通过诉讼来维权。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
微信